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上页 1 2 3 480 下页   
作者:不谷布谷 发布日期:2018-06-06 19:38:46
  我是个孤儿,没上过一天学。是师父把我养大的,他是个算命先生,从小就带着我走南闯北,四海为家。
  曾经问过师父,我爹妈是谁。他说不知道,在粪坑边上捡到我的时候,裹着我的那床旧棉袄里就只有一张小纸条,别的什么都没有。
  纸条上面写着我是六月初一生的,我爹姓赵,他便给我取了个名叫赵初一。师父还说,要我爹妈在扔下我的时候,连我生日都不说,他就给我取名叫粪坑。我问为什么,他说他老人家最烦取名字了,所以怎么简单怎么来,初一出生的就叫初一,粪坑边捡的就叫粪坑。
  师父前两年去了,把心生阁传给了我。心生阁这名字听着霸气,其实就是玄坛老街最末端的一间刮风四面漏,下雨满屋水的破房子。
  师父在世的时候,我就跟他提议过,把心生阁修缮修缮。可他说不能修,只有这样才能吸天地之灵气,萃日月之精华,我们师徒看相,才能看得准。
  这该死的天,刚才都还晴空万里的,突然就下起瓢泼大雨来了。外面下大雨,心生阁里面下小雨,我正准备去拿脸盆来接屋顶漏下来的雨水,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姑娘,全身湿漉漉地走了进来。
  “赵大师,今天总可以给我看了吧?”
  进来的这姑娘叫白楚楚,这已经是她第三天来了。师父在弥留之际,传了我一枚阴阳钱,每日卯时,我得用阴阳钱占卦。若为阴,不看女;若为阳,不算男。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6 19:39:07
  “不巧,今日不行,姑娘请回吧!”这句话,我昨天说过,前天也说过,而且都是对眼前这位被大雨淋得楚楚可怜的白楚楚说的。
  白楚楚这样漂亮的女孩子,谁都是不忍拒绝的,我自然也是不忍。但谁叫我连续三天,用阴阳钱卜出来的卦,都是阴卦啊?
  阴卦不看女,这可是师父临终时的嘱托,我哪里敢违反?
  白楚楚用上齿轻轻地咬住了下唇,眼睛微微地泛起了一些红,她的眼角,还挂上了泪花。
  “那就不打搅了。”白楚楚转身便出了门。
  我赶紧从柜子里拿了一把雨伞出来,追到了门口,对着白楚楚喊道:“姑娘,拿把雨伞走吧!这么大的雨,一会儿淋感冒了。”
  怜香惜玉之心,我也是有的。连着三天来找我看相,我一次都不给人看,还害得人家姑娘淋雨,要真给白楚楚淋生病了,我这心里,肯定是会不安的。
  “不用。”白楚楚这两个字,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
  在看相这方面,我精通的是相脸,相手次之,相音我只是粗通。
  音散破,命将绝。
  白楚楚方才的那一声哭腔,是从舌端发出来的。丹田无声,音出舌端,垂死之兆。我很想喊住白楚楚,但碍于阴卦不看女的规矩,终究还是作了罢。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6 19:39:46
  我回了心生阁,坐了不到五分钟,门外便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
  有一辆Z4停在了店门口,一个身穿包臀连衣裙,身材火辣,烫着大波浪的女人走了下来。
  “你就是那给脸不要脸的赵大师?”那女人指着我的鼻子问道。
  “有什么事吗?”我问。
  “凭什么不给我家楚楚看相?人家都连续来找你三天了,今天全身都淋湿了,你居然还忍心拒绝她?”
  这女人一进门就气势汹汹的,一看就是来找茬的。我之前还在想,自己没得罪谁啊?原来这女人,是为了白楚楚来的啊!
  “不是我不愿意给她看,而是不能看!”我说。
  “是吗?”那女人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朝着我走了过来,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那把老旧的太师椅上。
  “你要干吗?”我胆战心惊地问。
  “把你的手机给我,我记个电话号码,免得我家楚楚每天都白跑,下次来之前,我先给你个打电话问一问。”
  这要求倒也比较合理,我毫无防备地把手机摸了出来,递给了她。那女人一拿过手机,直接就把摄像头放到了她那包臀裙的正下方,然后“咔嚓咔嚓”地照了起来。
  “你这是要干吗啊?”我一脸懵逼地看着那女人。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6 19:40:03
  “赶紧给我家楚楚看相,你要是敢不看,我这就打电话报警,说你用手机偷拍我的裙底,看警察不把你当流氓抓起来!”那女人对着我威胁道。
  “作为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你像这样,真的好吗?”我无语了。
  “你这门口那牌匾上写的三个字念什么?”那女人问我。
  “心生阁。”我回道。
  “有心无相,相逐心生;有相无心,相逐心灭。心生阁这名字,是这么来的吧?”从她说的这话来看,这女人对我这心生阁的底,摸得挺透的啊!
  “是又怎么样?”我问。
  “作为心生阁的传人,你不可能看不出,我家楚楚等不到明日,就得香消玉损。你既然已经看出我家楚楚有性命之灾了,还恪守着那阴卦不看女的死规矩,见死不救,对得起你心生阁的招牌吗?”那女人这话说得,让我竟有些无言以对。
  “行!”我咬了咬牙,将心一横,然后说道:“看我可以看,但能不能化解得了,我可不敢保证。”
  “你们心生阁的本事,我清楚得很。化解不了,那是你没上心。反正我家楚楚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报警让警察抓你。”那女人晃了晃我的手机,对着我威胁道。
  “我要是帮你化解了,你能再多拍几张尺度更大的,然后将手机还我吗?”这女人既然都这么不要脸了,我还跟她客气什么啊?不就是对撩吗?谁怕谁啊?
  “别说多拍几张,就是陪你睡一晚,那都是没问题的。”那女人对着我做了个飞吻,然后说道:“我叫白梦婷,以后你叫我梦婷就是了。”
  搞定了我,白梦婷便拉开了Z4的车门,将白楚楚叫进了心生阁。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6 19:40:17
  因为是白色,又有些薄,还给打湿了,白楚楚那连衣裙显得特别的透。我又不是柳下惠,自然没有那坐怀不乱的定力啊!所以难免就多看了那么两眼。
  “看什么看?”白梦婷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看相的时候,那是不能有半点儿邪念的。哪怕只生了半分邪念,都是看不准的。这可是心生阁的师训,你该不会忘了吧?”
  “你怎么如此了解我们心生阁?”我问。
  “先看相,以后再说。”白梦婷用十分严肃的眼神看着我。
  我定了定神,压下了心中的邪念,然后一本正经地在那里给白楚楚看起了相。
  眉秀弯长尾带疏,飞翔腾达拜皇都。白楚楚这眉是轻清眉,不仅秀丽,而且又弯又长,虽眉尾稍有些稀疏,但对其飞黄腾达,一生富贵之相,是造不成多大影响的啊!
  睡眼开还合,惟嫌露白睛。假饶行相善,生不保归程。
  白楚楚这眼睛看着不对,半睁半闭的,看上去就像是没睡醒一样。她眼里的白睛,已经有些微露了,一旦露完,她这性命,估计就保不住了。
  “是阴宅出了问题。”我看向了白梦婷,对着她说道:“你得带我去你们白家的阴宅看看。”
  “不愧是心生阁的传人,这么快就看出问题的所在了。”白梦婷回了我一句,然后说:“我先把楚楚送回去,一会儿来接你。”
  为白楚楚看相,我并不是因为受了白梦婷的威胁,而是动了恻隐之心。
  阴卦不看女,阳卦不看男。这是师父的遗言,是师训,更是上天给我们相人的戒律。是绝不能违背的,一旦违背了,就会招来天谴,惹上杀身之祸!
作者:烟台老三 回复时间:2018-06-06 20:15:48
  楼主速度更年期
作者:归海帝熙 回复时间:2018-06-06 23:16:19
  http://bbs.tianya.cn/post-16-1711553-2.shtml#125_36223016_2138841 互顶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0:00:29
  大约一个小时后,那辆宝马Z4重新开了回来。
  “上车!”白梦婷用她那芊芊玉指,轻轻地勾了勾耳发,妩媚地对着我喊道。
  美!白梦婷真美。穿着性感的女人我也是见过一些的,但能性感出她这种味道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白梦婷,若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尤物。
  “看什么呢?”见我看得有些入神,半天没迈一步,白梦婷便问了我一句。
  “十指纤长,性慈好施。”我接过了话,故作高深地说道:“跟着你走之前,我得先看看你这人怎么样,要你是个坏人,把我忽悠去卖了,心生阁可就没有传人了。我这小命事小,心生阁没有了传人,辜负了师命,那事儿可就大了。”
  “你们看相的男人,是不是都挺会哄女人的啊?”白梦婷十分嫌弃地瞪了我一眼,而后道:“尤其是你们心生阁的男人,最会骗女人了。”
  打我记事起,心生阁一共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师父,另一个是我。难道白梦婷说的那男人,是我师父?她对心生阁这么了解,我师父的八卦,她应该也是知道一些的。
  师父在世的时候,他的那些私事,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我跟师父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在此期间,从没见过他跟任何一个女人有过来往,更别说给我找个师娘什么的了。
  我们相人又不是和尚,那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啊!师父不找师娘,我一直觉得奇怪,每次问他,他都会含糊其辞地给我搪塞过去。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0:20:30

  “你是不是知道我师父的八卦事儿?”我问白梦婷。
  “想知道啊?”白梦婷很得意地对着我摇了摇头,说:“不告诉你。”
  白家在咱们封阳县,那是很有影响力的,不仅人多,背景也很深。像这样的大家族,祖坟的阴宅一般都修得很考究。白家的祖坟,师父曾跟我提过,在封阳县城东边十多公里处的武清山上。
  Z4是跑车,只有两个坐,因此我只能坐副驾驶。
  坐上去之前我没想到,这一坐上去,我整个人顿时就觉得十分的不好了。
  白梦婷穿的是包臀裙,那裙子原本就很短,现在她这么一坐着,那裙子自然就变得更加的短了啊!加上她那脚,一会儿踩油门,一会儿踩刹车,在那里动来动去的,那原本就已经短得让我脸红心跳的包臀裙,还在一点一点地往上缩。
  “吱……”
  突然一个急刹车,因为我没有系安全带,身体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冲了出去,脑袋狠狠地撞在了挡风玻璃上。
  “你会不会开车啊?”我往前面看了一眼,并没有任何的状况,完全犯不着来这么个急刹啊!我以为是白梦婷手生,毕竟她是个女司机嘛,所以就抱怨了这么一句。
  “故意的。”白梦婷用那燃着怒火的眼神瞪着我,问:“你刚才在看什么?”
  “看你的腿啊!”我老老实实地答道。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0:40:30

  “流氓!你要再敢乱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抠出来!”白梦婷凶巴巴地用她的手指头,做了一个扣眼的动作。
  要我只是个普通的人,最多也就只能用一句什么穿成这样就是让人看的来反驳,但我是相人啊!用这种话语来反驳,不仅很没力道,而且还显不出我的本事。
  “净而筋不露,其白如玉,其直如干。”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给伸了过去,装模作样地用手在白梦婷的大腿上轻轻摸了两下,然后补充道:“其滑如苔,其软如绵,确实是富贵之命。”
  “你这是在给我看相,还是在占我便宜啊?”白梦婷冷着脸问我。
  “心生邪念相不准,一片冰心在玉壶。”我十分高冷地对着白梦婷吟了这么一句。
  “跟你师父当真是一模一样的,打着看相的旗子耍流氓。”
  白梦婷显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我都演得这么好了,但还是被她给看穿了。不过这白梦婷的语气里,虽然透着那么一股子凶,但她并没有半点儿的恼。
  跟着师父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察言观色我还是有些水准的。从我的感觉来看,白梦婷似乎并不会因为我用这种方式占她便宜而生气,换句话说,她应该是很愿意让我撩的。
  “这坟一年前是不是动过?”我指了指眼前的白家祖坟,对着白梦婷问道。
  “你怎么知道?”白梦婷一脸吃惊地看向了我,说:“这祖坟确实动过,不过去年的那一次动坟,就算是咱们白家,都没几个人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要没点儿真本事,你能生拉硬拽地把我请到这里来吗?”我叹了口气,装腔作势道:“太岁一星,五般会煞!”
  “你能说人话不?”白梦婷凶了我一句。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1:00:30

  “太岁就是木星,木星每十二个月运行一次,十二个月就是一年,这个你总该知道吧?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太岁运行一次,五煞之局便开始逞威了。”我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你还懂阴阳之术?”白梦婷问我。
  “略懂。”我点了点头。
  “梦婷,这人是谁啊?你怎么把他带到这里来了呢?武清山这里,可是咱们白家的阴宅私地,非白家子孙,是不能进入的。”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人,突然从那边走了过来。
  “他是我二伯,叫白永海,有点儿凶,还死板。”白梦婷把嘴附到了我的耳边,很小声地跟我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对白永海说道:“楚楚的事,二伯你也知道。这位是心生阁的传人,赵初一赵大师,我把他请来,是想让他给楚楚看看的。”
  “毛都没长齐,能有什么本事,还赵大师?”白永海这是因为我的年龄,所以没把我当回事吗?
  “财帛宫中正不偏,财运滔滔。你这财帛宫,本是中正之势,今日却微偏于右,是为破财之兆。男左女右,你这财,还是因女而破,准确些说,是因女色而破。”
  我这番话一说,方才还有些看轻我的白永海,赶紧就握住了我的手。
  “赵大师,你可得帮帮我。”白永海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
  “泪堂深陷,为男女无缘。你这泪堂,虽有些微凹,但离深陷尚远,暂不会到无缘之境。泪堂需要泪养,能不能让微凹处充盈,得看你那悔过之泪,够还是不够?”我说。
  “别说得这么玄乎行不行?”白梦婷大概是没太听懂我说的是什么,所以来了这么一句。
  “我倒也想说得直白些,但你二伯不想啊!”我笑呵呵地看向了白永海,对着他问道:“是吧?”
  “看相算命,说穿了就不灵了,自己知道就好。”白永海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我这毛都没长齐,哪有什么本事啊?刚才说的那些,全都是瞎扯的,当不得真。”虽然我不是个小气之人,但白永海刚才说的那话,我可还没有忘记。
  “是我狗眼看人低,小瞧赵大师了,我这就给你赔不是。”白永海一脸不好意思地在那里跟我道起了歉。
  “泪堂!泪堂!”我往白永海眼睛正下方指了指,然后说道:“赶紧去充盈你的泪堂。”
  “谢谢赵大师,我就不打搅了,你们继续。”
  在白永海走远之后,白楚楚把嘴凑到了我的耳边,悄悄地问:“二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跟我说说?”
  “想知道啊?”我学着白梦婷之前对我的那副样子,很得意地对着她摇了摇头,道:“不告诉你。”。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1:20:45
  “我只擅长看相,这五煞之局,我解不了。”在围着白家那转了一圈之后,我跟白梦婷说道:“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们白家祖坟的这一局,是谁做的,你们还得找谁去。”
  “楚楚怎么办?”白梦婷问。
  “在五煞之局解开之前,多给你们白家的老祖宗们上上香吧!白楚楚毕竟是白家的子孙,你们家的老祖宗,应该是能保她几日的。”我说。
  “能保几日?”白梦婷一脸着急地问我。
  “短则三天,长不过七日。”我接过了话,跟白梦婷解释道:“白楚楚的疾厄宫纹痕虽已低陷,但其光彩并未全失,尚存回光返照之可能。若能在回光之前解了这五煞之局,白楚楚便能活。若是解不了,在回光返照之后,必是一泻千里,无力回天。”
  “初一,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我就楚楚这么一个妹妹,她可不能死!”白梦婷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对着我央求了起来。
  “能做出这五煞之局的人,要想害白楚楚的性命,哪用得着还给你们留三天的机会。他留这三天,必是有目的的。其目的是什么,我一个外人,哪里知道?不过你们白家人里面,肯定有知道的。所以白楚楚的性命,与其说是在那人的手里,不如说是在你们白家人的一念之间。”
  我这话一说,白梦婷立马就愣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了声谢谢。
  “能做的我都替你做了,我那手机,你是不是应该还给我了啊?”我问白梦婷。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1:40:44

  “嗯!”白梦婷应了一声,然后从挎包里把我那手机拿了出来,咔咔地在那里删起了照片。
  “你在删什么啊?”其实我知道白梦婷是在删什么,但为了凑过去看两眼,我便在那里装起了蒜。
  “滚过去!”白梦婷背过了身,不让我看,在把她照的照片都删完了之后,才把手机还给了我。
  “你怎么删了啊?有本事就留着啊?留着我晚上寂寞无聊的时候,还可以那什么一下嘛!”我撩了白梦婷一句。
  “流氓!”白梦婷凶巴巴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的手机号我已经存了,有什么事,我直接给你打电话,就不一趟一趟地往你心生阁跑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直接打电话,我们心生阁看相,那是需要用请的。一个电话就去了,让心生阁颜面何存?九泉之下的师父要是知道了,准得从棺材板里跳起来抽我。”我说。
  “打电话你要是敢不来,我就去你师父坟头哪儿告诉他,说你对我耍流氓,搞大了我的肚子还不认账。钱半仙最恨的就是负心薄幸了,他要是知道了你干的这档子事,那才会从棺材板里跳起来抽你。”白梦婷对着我栽赃陷害了起来。
  师父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问他也不说,他总是说,名字这东西,别人叫什么,那就是什么。钱半仙是他的绰号,也算是江湖名号。这个名号的由来,有两部分原因。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2:00:45
  第一个原因是他爱财,第二个原因是他看相看得准,虽然称不上神仙,但叫个半仙,还是绰绰有余的。
  “都没搞过,就算肚子大了,那也不是我搞的。喜当爹这种盘,我不接。”我态度十分坚决地说。
  “你说不接就不接吗?只要钱半仙认了,那就算。”白梦婷说。
  “师父又不瞎,凭什么要认啊?”我问。
  “他不想瞎,也得装瞎,你信不信?”白梦婷这话说得很有底气,不像是在跟我吹牛。
  “师父都到九泉之下去了,你还是别去打搅他了好吗?有什么事儿,你给我打电话,我一定来,这下总行了吧?不过有件事咱们还是得先说清楚,要想让我当爹,可不能直接给我来个喜当爹啊!但你的肚子,要真让我给搞大了,我绝对是会负责的,这个你放心。”我说。
  “滚!”白梦婷骂了我一声,然后还伸出手在我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
  白梦婷开着Z4把我送回了心生阁,然后她就走了。跟她共处了几个小时,现在她走了,我这心里,居然变得有些空落落的了。
  该不会,我是喜欢上白梦婷了吧?都二十几了,还没谈过恋爱,连女孩的手都没有牵过,我这样的老处男,跟女孩共处之后有些心动,那也是正常的。只不过,我到底是喜欢上白梦婷了,还是喜欢上白梦婷呢?这个问题,我必须得先想清楚。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2:20:45

  清晨的阳光从房顶的瓦片缝隙里钻了进来,刺得我的眼睛明晃晃的。现在是六点四十,虽然起晚了一点儿,但幸好卯时没过,还可以起卦。要不然今日,就不能看相了。
  阴卦不看女,阳卦不看男。
  我一边念着,一边将阴阳钱抛向了空中。
  “哐当!”
  在空中划过一条漂亮的弧线之后,阴阳钱稳稳当当的,落进了那卦盅里面。
  千万不要是阴卦!我正在心里祈祷,没想到阴阳钱卜出来的,居然还是阴卦。连续四天都是阴卦,自从师父把心生阁交给我之后,从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所谓事不过三,之前就算出现连续的阴卦或者阳卦,那都是过不了三的。
  “兄弟,有没有业务,给我介绍一个呗,我给你提成。”一个穿着道袍,却破烂得像是叫花子一样的年轻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连续四天都是阴卦,这是个异数。我刚用阴阳钱卜完卦,这小道士便进了门来,那是缘分。小道士是男的,我今天是可以给他看相的,因此在他进门之时,我便在那里细细地打量了起来。
  口帯钟音瓮中响,齿如榴子项余皮。这个小道士,看来是即将有一笔横财要发啊!
  钱这东西,谁都是喜欢的,我自然也不能免俗。小道士让我给他介绍业务,还说给我提成,他这面相,是横财将至之兆。相人不能相己,所以我不敢看他将要发的那笔横财是不是和我有关,但人都已经进门了,跟他聊上两句,也是无伤风雅的嘛!
  “道长怎么称呼啊?”我客气了这么一句。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2:40:45

  “易八。”那小道士对着我答道。
  “你这名字,听上去倒是挺独特的啊?”我有些好奇这小道士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便说了这么一句。
  “我是师父的第八个弟子,他就给了我取了这么个名字。”易八接过了话,说:“我那七个师兄、师姐,全都死了,就留下了我一个,师父把我赶下了山,说我要是不走,下场会跟师兄、师姐们一样。”
  “你那些师兄、师姐,是真的死了吗?”我问。
  “师父说是死了,我反正没看到他们的尸体,也没再见到过他们。”易八说。
  “你在找他们?”作为相人,要连眼前的人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看不出来,那还算什么相人啊?
  “我不相信师父说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一定要把他们都找到。下山之时,我并没带多少钱财,走到这里,已经山穷水尽了。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给我介绍些业务,让我赚点路费。”易八答道。
  “为什么找我?”我问。
  “因为你是相人,每天见的人多,还会忽悠,资源肯定不少。跟阴事有关的业务,你可以介绍给我,我最擅长的,就是这方面的。”
  易八这话一说,我心中顿时大喜。我倒不是想给他介绍业务赚钱,而是白家那五煞之局,本就是阴事。易八到底有多少本事,我没见过。从面相看,他是个仁善之人,介绍他去看看,应该是没什么坏处的。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3:00:45
  我给白梦婷打了个电话,她有些谨慎,让我一个人去她家里见面详谈。易八这人,我也只是初次见面,白梦婷谨小慎微一些,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有个阴事的业务,我需要去谈谈。要是谈成了,我就联系你。”我说。
  “那就多谢了。”易八对我拱了拱手,然后说道:“我暂时在县城东边那安清观落脚,你去那里找我便是。”
  安清观不就是那荒废了好些年,房子比我这心生阁还要破烂的废弃道观吗?不过那地方虽然破败了一些,但还是勉强能遮个风,挡个雨什么的。
  白梦婷的家在国际花园,那是封阳县最早的一个高档小区。从心生阁走路过去,大概要半个小时。
  本来我是可以打出租车的,但自从师父走了之后,心生阁的生意一直不太好,在接白楚楚这一单之前,我已经有大半年没开单了,银行卡里面,只剩下了两千多块。抱着能省一点儿算一点儿的心态,我选择了走路。
  国际花园是个高档小区,门禁自然也是很森严的。不过我运气不错,走到大门那里,正好有个业主开门出来。在门即将关上的时候,我果断地伸出了手,把门挡了一下,然后侧身就要挤进去。
  “干吗的?”站在门口的保安一把拉住了我。
  “进去找朋友。”我说。
  “没有业主卡,不能进。”保安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对着我说道。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3:20:45

  “她就住在C栋28-1。”我说。
  “你以为随便报个门牌号就能进了吗?贼眉鼠眼的,谁知道你溜进去是想要干什么呢?”
  面白身黑者,性易而贱。用直白一点儿的话来说,这就是个贱相。此种相貌的人,一旦手里有点儿权势,就会以公事公办的由头,对他人进行各种刁难,以获得自尊。
  “我给那朋友打个电话,你接一下不就知道我是不是进去找人了吗?”我说。
  “谁知道你打给谁的,再说你拿什么证明,接你电话的那人就是这里的业主?”之前还觉得,自己就大致看了一眼,便贸然给这保安下定论,有些太随意了。他这话一说,倒是用事实证明了,看一眼就下结论,也不一定是错的。
  “你直接说,我怎么才能进去?”我问那保安。
  “让她来接你。”保安用完全没得商量的语气,对着我回道。
  我给白梦婷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你们这小区太高档了,你男人我被挡在了大门外面,进不去,快出来接我!”
  “没用的东西。”白梦婷这话是在骂我,还是在骂那拦我的保安呢?我正准备问清楚,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白梦婷来了,她穿着一条黑色连衣裙,很修身的那种,还是超短的。那双白嫩嫩的大长腿,给黑丝裹着,比我第一次见的时候,多了好几分惹火。
  保安一看到白梦婷,眼睛就瞪直了。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3:40:45

  “看什么看?我女朋友,是你能随便看的吗?”我白了那保安一眼。
  “怎么回事?”踩着高跟鞋的白梦婷,将脚轻轻地那么一跺,对着保安质问道。
  “他说是你男朋友,我就想,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有钱,怎么可能找个这种贼眉鼠眼的呢?”保安一脸害怕地解释道。
  “敢说我男人贼眉鼠眼,信不信我投诉你?”白梦婷一把挽住了我的胳膊,道:“走!”
  我就这么被白梦婷挽着,在那保安不可思议的眼神地目送之下,进了国际花园的大门。从大门到C栋,差不多有五六十米远,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
  一进楼栋,门口的保安就看不到我们了,白梦婷立刻将手给缩了回去。
  “你为什么会买C栋啊?难道因为你是C?”
  刚才白梦婷挽着我走路的时候,那地方时不时的会跟我的胳膊亲密接触一下。除了感觉软之外,我感觉好像还很大,所以我就好奇地问了她一句。
  “什么眼神?老娘是D!”白梦婷有些生气地说。
  是D?居然是D?没谈过恋爱的我,在这方面,还真是缺少经验啊!人家明明是D,却被我说成了C。白梦婷生气,那是应该的。
  “胸中为万事之府,待哪天我卜出了阳卦,给你免费相一下,你看如何?”为了给白梦婷消消火,我赶紧撩了她一句。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4:00:45

  “要相就今天相。”白梦婷知道我今天卜出来的是阴卦,还让我相,她这分明就是难为我啊?
  不对!现在电梯已经到28楼了,马上就可以进她家了。她跟我说今天相,该不会是在勾引我,想跟我那什么吧?
  “好啊!”我很高兴地接过了话,然后说道:“不过今天只能看,不能说。”
  “你想怎么看啊?”白梦婷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我的耳垂,轻轻地扯了一扯。
  “进屋再细说!”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难道就要毁于今日?我们相人从来都是相信缘分的,既然缘分到了,随缘就好。
  女人的屋子,不仅收拾得干净,而且还有一股子淡淡的香味。
  “说正事。”门一关,刚才还有些轻佻的白梦婷,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
  “别的女人都是在外面正经,回屋之后开始浪。你倒好,在外面撩我,一进屋就开始假装正经了。”心中的欲火刚一燃起来,就给白梦婷这一本正经的脸色给扑灭了,有些不爽,那是难免的。
  “说正事!”白梦婷去给我倒了一杯果汁,然后坐在了我对面。
  她那连衣裙,可是那种超短的款式,往下一坐,自然就更短了。最要命的是,她居然坐在了我的对面。不知道白梦婷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我那眼睛,是直勾勾地盯了过去。
  见我盯着那里在看,半天都没回话,白梦婷顺手就抓起了沙发旁边的小毯子,搭在了腿上。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4:21:00
  这样一来,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说的那易八,可靠吗?”白梦婷问我。
  “从面相上看,他是个仁善之人。人品这一块,虽然只见了一面,但我是可以保证的。至于他的本事,用看相是看不出来的。”我老老实实地回了白梦婷一句。
  “我家请了个阴阳师在处理这事,那阴阳师叫韩尚书,很有些名气,据说也很有本事。但我在见过他之后,对他有些不放心。”白梦婷说。
  “你是个什么想法?”我问。
  “今天晚上,那韩尚书会去白家阴宅做法事,要不你带上那易八,一起去看看。如果韩尚书能解决这事,你们只需要看着就是了;要是他解决不了,就让易八试试。”白梦婷说。
  “你这是要把我们当备胎吗?”我有些无语地说道。
  “不愿意吗?”白梦婷用那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我,就好像我要是胆敢不答应她,她就会把我给吃了似的。
  “我哪里敢不愿意啊?只是那易八,是走投无路了,才让我给他介绍业务的。你大晚上的,叫别人去白跑一趟,这是不是有些太不好了啊?”我说。
  “若是不需要他出手,我给他500块的跑路费,若是需要他出手,到时候再详谈,这样总可以了吧?”白梦婷问道。
  “我给白楚楚看了相,你都还没给钱呢!”我说。
  “你还好意思找我要钱?”白梦婷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自己说说,这两天占了我多少便宜,我没找你算账都算好的了,还敢找我要钱?”
  “我哪儿占你便宜了啊?”我问。
  “为了让你在那保安面前有面子,我装了一回你女朋友,这个便足以抵消你给楚楚看相的费用了。”。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4:41:15
  “你晚上去心生阁接我们吗?”想到白梦婷那Z4是单排座的,只能坐两个人,我便问了她这么一句。
  “昨晚带你去过白家阴宅,你找得到,晚上八点的时候,你自己带着易八去就是了。”白梦婷说。
  “白家阴宅在武清山,那地方离县城有十好几公里远,打车过去,得花好几十块呢?我可有大半年都没开单了,现在正穷着呢?让我自己去,你总得先把打车费给我吧?”确实是太穷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开口向白梦婷这大美女要这么几十块钱啊!
  “怪不得保安不让你进门。”白梦婷说了我一句,拿过了她的钱 方方地从里面抽了五张百元大钞出来,递给了我。
  “先把500块的跑路费给你,自己拿去和易八分吧!”白梦婷说。
  “还以为是你赏给我的呢?原来是提前预支啊?真是小气!”
  国际花园到安清观,有两三公里远,打车也就是个起步价。刚从白梦婷那里拿了500块,我要不要打车啊?在犹豫了那么几秒钟之后,我还是决定省着点儿,毕竟打一次车,都可以买好几斤米,至少可以够我吃上三四天了。
  上次路过的时候,安清观的大门只是有点儿破,现在那大门的门板,居然都已经掉到地上了。我这都不用进门,就能看清门里的情况。
  “易八!”
  见那家伙正躺在一张破草席上睡大觉,我便喊了一嗓子。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5:01:15

  “谁?”易八给吓了一跳,一个蹦跶就站了起来。
  这是硬功夫,道士都是需要练硬功夫的,从易八方才起床的那一下子来看,他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
  “晚上咱们去白家阴宅看看,他们请了个阴阳师。那阴阳师要是能搞定,就没咱们的事儿;若是搞不定,咱们再上。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白跑的,他们事先给了五百块,算是跑路费。若是到时候需要你出手,价格再谈。”我把那五张百元大钞摸了出来,递给了易八。
  “说好了一人一半的,怎么能全给我呢?”易八没接我递过去的钱。
  “500块,一人一半,那不就是二百五吗?这不好听。”我抽了两张出来,把剩下的三张递了过去,说:“你拿三百,我拿两百。”
  “听说你们这里的腊猪蹄很好吃,这都中午了,我请你吃饭。”
  封阳县的腊猪蹄,用来炖海带,那是出了名的好吃。光是想想,都让我流口水。虽然天天都在县城里,但因为囊中羞涩,我可有两三个月没吃海带炖腊猪蹄了。
  我帮易八拉了业务,他请我吃饭,这也是人之常情。加上我自己也想吃腊猪蹄,自然就却之不恭了啊!
  吃饭的时候,易八问我,白家那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对于阴事,我懂的也不太多,因此只是跟易八简单的讲了一下,可能是有人做了五煞之局。
  “五煞之局?还以为多麻烦呢?原来就这么点儿破事啊?”
  易八有些失望地看向了我,然后说道:“师父跟我说,山下的能人异士多的是,让我低调一些。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5:21:15
  五煞之局就一个小儿科的玩意儿,你说他们请的那阴阳师很有名气,还很有本事,岂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搞定了?所以我们今晚去白家阴宅,多半都是白跑一趟。不过跑一趟有五百块,够我们吃好几顿腊猪蹄,也不亏!”
  我盯着易八的鼻子看了看,然后说道:“你财帛宫准头挺直,是得外衣食之兆。也就是说,今天你应该会发笔横财。区区三百块,算不得横财。”
  “你看相准不准啊?”易八这家伙,居然跟我来了这么一句?害得我差点儿给嘴里的猪蹄子呛着了。
  “那你处理阴事到底行不行啊?”我反问了易八一句。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借你吉言。”易八说。
  “什么叫借我吉言,我是看相看出来的。”我无语了。
  “要你看相真那么准,能窘迫到这地步,从你刚才吃腊猪蹄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来看,该是有好久没吃肉了吧?”易八笑嘻嘻地问我。
  “你不懂!”我白了易八一眼,没做解释。
  我看相是看得很准,但师父给我留下的那枚阴阳钱,老是跟我作对。我要是卜出阴卦,来的全是女的;卜出阳卦,来的全是男的。本来到心生阁看相的人就不多,一月就那么两三个,而且还全都给那破规矩给拒绝了,我这能有生意吗?
  有段时间,我都想在心生阁摆两个货架开小卖部了,不过怕师父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打我,所以才作了罢。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5:41:15

  “难道是因为规矩?”易八仿佛一眼就把我给看穿了。
  “嗯!”我点了下头。
  “那么守规矩干吗?我要是听师父,墨守成规,估计没走到这里就饿死了。只要心中有正义,那些陈规陋习,不用去管它!”易八接过了话,说道:“师父不让我喝酒,不让我吃肉,说是咱们这一门的清规。但这不喝酒,不吃肉,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你说的那些,都是小规矩,我这个不一样,要是违了,会引来杀身之祸。”我说。
  “那你违过吗?”易八问我。
  “之前没有,不过这一次,违了。”我说。
  “为什么要违?”易八的脸色很是好奇。
  “救人一命。”我说。
  “违得好!”易八对着我行了个拱手礼,然后说道:“为了救人一命,而惹上杀身之祸,是条汉子。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必定舍身帮你。”
  “你就这么信我?不怀疑我说的是假话?”我问。
  “我不会看相,但并不代表我不会看人。”易八说。
  白梦婷给我约定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七点半的时候,我花了十块钱,找了辆三轮车,和易八一起去了武清山。
  “不是有出租车吗?为什么坐这破三轮啊?”易八问。
  去武清山有好几公里的路是机耕道,三轮车在上面开着,是有些颠簸。颠得我这胃里翻江倒海的,确实有些不舒服。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6:01:15

  “出租车要三四十,这个只要十块钱。现在手头有些紧,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我说。
  “早说我请你啊!中午吃了腊猪蹄,我还剩了一百多块呢!你不是都算出我今晚会发笔横财吗?还在乎这三四十块?”易八说。
  “看相是窥天机,天机变化无常,看走眼是常有的事。”我解释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这么不自信啊?怪不得大半年没生意?”易八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有就用,没有就不用,完全没必要看得那么紧嘛!你我都是凭本事吃饭的人,以你我的本事,就算是没钱的时候,随随便便出下手,也够活好些天了啊!”
  “怪不得你的道袍烂成了这样子,脏兮兮的像个叫花子,原来你下山之后,就是这样过日子的啊?”我问。
  “我是运气背,下山之后一单活儿都没接到,就把师父给的盘缠花光了,所以才如此窘迫的。今天晚上这一单,只要做成了,我定保你日后吃香的,喝辣的,不缺钱花。”易八大大咧咧地对着我说道。
  “你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啊?”我问。
  “下山已经好几个月了,师姐、师兄的音讯,那是一点儿都没有。道家讲究个缘分,强求是求不来的。遇上你,也是缘分。你看相,我处理阴事,咱们相互合作,把封阳县的生意全都给它垄断了,还用愁没钱花吗?”易八说。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6:21:15
  在我们到白家阴宅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那里等着了。在封阳县混了二十多年,白家的人,我虽然不能挨个叫出名字,但脸貌还是挂得住的。
  “你不是说请了个叫韩尚书的阴阳师吗?人呢?”我走到了白梦婷身边,很小声地问她。
  “约的是八点,这都八点一刻了,还没到,真是不守时!”白梦婷有些生气地埋怨道。
  “不守时便是不守信,不守信之人,不可靠。”易八接过了话,然后跟白梦婷毛遂自荐道:“既然那阴阳师没来,这活儿要不我来接吧!”
  “请问高人尊姓大名?”白梦婷她爹白永长面带微笑地对着易八问道。
  白永长虽然是老三,但却是白家的一家之主。上面有老大和老二,都能做白家这种大家族的主,足可见此人,是不简单的。
  今日卜的是阴卦,我当然是可以给男人看相的啊!不管是为了今晚这业务,还是为了日后我跟白梦婷之间的发展,白永长的相,我都必须得悄悄看上一看。
  天地之大,托日月以为光,日月为万物之鉴,眼乃为人一身之日月也。初识之人,一般的相人会看其脸,而有水准的相人,都会选择看其眼。
  相术之中,眼最难看,但却可窥眼观心。
  含神不露,灼然而有光。除了富贵之外,白永长还是个城府极深之人。
  刚才易八接的那句话,甚是唐突。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6:41:15
  白永长非但不恼,反而还面露微笑待之,并称一副叫花子模样的他为高人,足可印证我之判断。
  “安清观主持易八。”
  这易八,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怎么的?他就说叫易八也好啊?还加个安清观主持,封阳县的人,谁不知道安清观是个废弃道观,连路过的野狗都不往里面看一眼的啊?
  “安清观好啊!那可是个百年老观,是咱们封阳县的镇县之宝。只可惜这几十年来,一直没有道家高人入主,所以才落魄至此。易主持选择入主,定能将百废待兴的安清观重振,开观之日,若能有幸,我白永长定会去上炷头香。”
  白永长这话一说,我顿时就在心里写了一个大大的服字。白家是做生意的,就刚才的这番话,白永长还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啊!
  在易八落魄之时,跟他说这么暖心的话,日后他发达了,白永长要有什么相求,他好意思不帮忙吗?就算易八不能成事,一直像这般落魄,白永长也就只是说了几句口水话而已,并没什么损失。
  “待我将安清观修缮好了之后,定当登门邀请白老板做我开观之嘉宾,头香一定给白老板你留着。”易八就像是遇到了财神爷一样,赶紧给白老板拱了拱手。
  “我们白家是做生意的,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在易主持之前,我们邀请了韩大师来处理此事,所以请易主持见谅。”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7:01:15
  白永长露出了一副有些为难的样子,对着易八说道。
  “没事儿,就让那韩大师先来吧!他要是能处理,那是最好不过的,我在一边看热闹就是了。他要是处理不了,我再来。”易八说。
  “多谢易主持体谅!”做生意的人就是这样,每句话都客客气气的,听得我鸡皮子疙瘩都起来了。
  有一个穿着白色长衫,手拿羽扇,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从那边走了过来。来的这位,自然就是那韩尚书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韩尚书问。
  “迟到了也不道个歉,脸皮还真是厚得可以的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行是冤家,易八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
  “我让你们八点到,没说我八点到。”韩尚书将易八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问道:“你是哪家道观的?”
  “安清观。”易八不卑不吭地答道。
  “原来是那个破得风都挡不住,雨都遮不了,连野猫野狗都不正眼瞧一眼的破道观的啊!这也难怪,那破道观没人去,没有香火,你穷迫成这样,连身能遮体的道袍都没有,也不算奇怪。”
  韩尚书用手中的羽扇轻轻地扇了扇,然后对着易八说道:“你们道家不行了,要不改行投我门下吧!给我打打杂,要能让我看上眼,我也是可以收你为弟子的。别的不说,至少让你穿件不破洞的衣服,吃顿饱饭,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7:21:15

  “这道袍虽然有些破,但却是师父传给我的。师传之衣,就算是再破,那也是丢不得的。若是丢了,就成了欺师灭祖,背信弃义之徒了。”易八回道。
  “韩大师,时辰也差不多了,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见韩尚书和易八吵了起来,白永长赶紧来了这么一句,打断了二人。
  “白家这阴宅有问题。”韩尚书用左右捋了捋他的山羊胡子,故作高深地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易八白了韩尚书一眼,然后问:“你倒是说说,这问题出在哪儿啊?”
  “阴宅为阴事,既是阴事,那便是不可为外人道的。”韩尚书说完,用他的羽扇,轻轻地扇了那么两下,然后道:“羽扇轻扇,便有阴风四起,你们白家这祖坟,一年前没包好啊!”
  一年前白家包过坟,白梦婷跟我讲过,他们去请韩尚书,绝对是跟他讲过的。因此韩尚书此时说的这话,从表面上听去,确实像是有点儿水平。但仔细一分析,他也就是换了个故弄玄虚的方式,把大家都知道的事儿说出来了而已。
  唇者,为口之城郭,舌之门户。韩尚书这唇,若只是上唇偏薄,最多算个狡诈之徒,但他下唇也薄,那就不仅是狡诈,而且还是个妄语不实之辈了。
  妄语不实,那便是说,其言多半是信不得的。
  “还请韩大师赶紧出手,把这事儿给解决了。”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7 17:41:15
  白永长陪笑道。
  “我既然来了,就是来帮你们解决这事的,不过事先我就说好了,一步一步的,都得按照规矩来。”韩尚书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把手给伸了出去。
  白永长见状,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红包拿了出来,递给了韩尚书。这红包还真是红包,是用红纸包的。从厚度来看,少说也有好几千块。
  韩尚书接过了红包,用手掂了掂,揣进了他带来的那布包里,并从里面拿了三支香出来。
  “香炉摆上!”韩尚书这话是对着白梦婷说的。
  白梦婷本就不太信任这韩尚书,现在被他这么指使,自然让她有些不快啊!白永长看了白梦婷一眼,她便只能乖乖地把那事先准备好的香炉,摆在了韩尚书指的那个位置。
  “这香名叫请鬼香,是我独家秘制的。这阴宅里住着的白家先人,已经故去了十多年,早就成鬼魂了。先人本不应该被打搅,但白家最近发生的这些事,若不把先人请出来,是解决不了的。”韩尚书又往着白梦婷那边看了过去,并把那三支请鬼香递给了她,说道:“你是白家子孙,这香得由你来上。上香得跪着,还得磕三头。”
  白梦婷接过了香,走到了香炉前的蒲团那里。这时候,韩尚书悄悄地往右边移了两步,站在了白梦婷的身后。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白梦婷今晚穿的是黑色连衣裙,还是超短的。她跪下倒是没事,但要磕头,裙子必然会往上滑,那样不就走光了吗?韩尚书之前明明是在边上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走到了白梦婷身后,该不是想趁机占她的便宜吧?。
  6
作者:勇敢的小祖宗 回复时间:2018-06-07 20:38:13
  太瘦了,养肥再看,红玛丽玛丽红。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08:27:45
  白梦婷的便宜,只能我占,别人哪里能占啊?我赶紧把外套脱了下来,在她往蒲团上跪之前,递给了她。
  “你这裙子太短了,要就这么磕头,走了光,让不怀好心的人占了便宜,你家祖先会生气的。”
  “谢谢!”回过神来的白梦婷,十分感激地跟我道了声谢,然后说:“我手上拿着请鬼香,不太方便,你给我系上吧!”
  这样的任务,我是很乐意接受的。在我正准备把外套给白梦婷系上的时候,韩尚书用那恨不得将我抽筋剥皮了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慢着!”韩尚书打断了我,然后对着白梦婷说道:“请先人,那是不能沾上异味的。你这身上要是系了他的外套,外人之气是会惊着白家先人的魂的。所以这外套,你不能系。还有就是,既然你们请了我,那就得按照我的规矩行事,哪能随随便便被打搅?给先人上香,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要是出了岔子,事情搞砸了,可怪不得我。至于你这裙子,是你自己穿这么短的,又不是我要求的。你若是觉得,让你给祖先跪着上柱香,磕三头,是因为我想占你便宜,那这活儿,我还不接了。”
  这韩尚书,在替自己开脱这事儿上,还是有些水平的嘛!他这番话一说,搞得好像还是我和白梦婷不对了似的。
  “把那破香还给他!”易八站了出来,道:“事儿都没办,就开始收红包,一收就是那么多。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08:47:45
  收了红包也不办事,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想占我嫂子便宜。不就是个五煞之局吗?我分分钟就给解了,只收666块,图个吉利。”
  “谁是你嫂子?”白梦婷问。
  “初一哥不是说已经把你追到手了吗?”我喜欢白梦婷的事儿,中午吃饭的时候,跟易八说过,但我绝对没说过已经把她追到手了啊!
  “你还会吹牛了你?”白梦婷假装很生气地瞪向了我。
  “咱们先搞事儿,先把你家阴宅的事儿搞定了,再说其他的行不?”机智的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爸,要不让易八来试试吧?咱们家做生意,赚的一分一厘都不容易。易八只要666块就能解决这事,咱们何必去花大价钱呢?”白永长才是白家的一家之主,因此这个主,只能由他来做。
  “韩大师,我是相信你的本事的。只不过我女儿说得也对,易主持666块就能解决问题,你的要价,相比较起来,实在是有些太高了点儿。”白永长一脸不好意思地看向了韩尚书。
  “请谁是你们的自由,便宜无好货,白老板你可得擦亮眼睛看清楚啊!要为了节约点儿小钱,而惹上了大事,可就不划算了。”韩尚书摇了摇他手中的羽扇,然后说道:“我这人大度,害我白跑了一趟,我就不做计较了,刚才给我的那红包,就当我来回的车费。”
  “你坐的什么车啊?一个来回要好几千块!就那些钱,你坐直升飞机都够了吧?”易八呛了那韩尚书一句。
作者:传说中的虾7812 回复时间:2018-06-08 09:05:32
  好看 坐等更新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09:07:45

  “让韩大师白跑了一趟,那点儿钱不多。”白永长赶紧在那里打起了圆场。
  “初一哥,我是看在这是嫂子的事儿上才免费帮忙的,那666块就是为了图个吉利,因为替人解阴事,不收钱那是要担因果的。要我事儿办成了,最后你没把嫂子追到手,这钱你可得给我补上。那韩尚书屁事没做,就收了好几千。我这个,你少说也得给我两三万。”易八这家伙,在那里开起了我的玩笑。
  “就算把我那心生阁卖了,也没有两三万啊?”我说。
  “嫂子听到没有,要是追不到你,初一哥可就得把他师父留下的心生阁给卖了。到时候他没处落脚,你要是不收留他,那他可就得冻死街头了啊!”易八这家伙,还真是够兄弟,在那里帮我追起了白梦婷。
  “办正事!”白梦婷叉着腰,对着易八吼道。
  “遵命,嫂子!”
  易八拱手对白梦婷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初一哥看得没错,白家这阴宅,确实是被人设了五煞之局。所谓的五煞之局,其实就是那设局之人,把孤魂野鬼给招了过来,对白家先祖进行骚扰,坏白家的运道。运道一旦坏到一定程度,那是会家破人亡的。”
  “那人怎么布的局啊?”为了凸显出易八的本事,我配合着问了起来。
  “冤有头债有主,纵然是孤魂野鬼,也不会因闲得蛋疼,逮谁家就害谁家的。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09:27:45
  刚才那韩尚书有一点说得没错,白家阴宅这里,是有些外来的阴风。这些阴风,就是那些孤魂野鬼带来的。他们跑到这里来骚扰白家先人,自然是有其原因的。”
  易八拿了道符出来,贴到了他自己的额头上,还让白永长拿来了白纸和笔墨。
  “你们都退到三丈之外,我要请魂上身,问问这些孤魂野鬼,前来捣乱,到底是因为何?”易八说。
  待我们都按照要求,退到三丈以外之后,易八盘腿坐在了地上,将白纸铺在了身前,手执毛笔,在那里念了起来。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身!”
  只见易八身子一抖,顿时就有冷风呼呼吹来。
  “阴魂易误撞女弱之身,嫂子你最好抱着初一哥,这样能借他一点儿阳气护身。”易八居然还能说话?而且还来了这么一句。
  那冷风呼呼的吹着,我都觉得冷。白梦婷就穿了那么一条单薄的连衣裙,还那么短,里面就一条黑丝,自然更冷啊!
  易八说的这话,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白梦婷确实是靠了过来,躲在了我的怀里。我用外套,裹住了她的身子,这样多少可以让她稍微暖和一些。
  突然,易八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就像是死人的眼睛一样。然后他那拿着毛笔的手,在白纸上沙沙画了起来。
  “哐!”
  只画了几笔,那毛笔就从易八的手上掉落了下来,同时易八那家伙,也“咚”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09:47:45

  阴风没了,我们赶紧跑了过去。
  “易八!易八!”我一边掐易八的人中,一边在那里喊他。
  “快给他做人工呼吸啊!”白梦婷对着我喊道。
  做人工呼吸?那不得嘴对嘴吗?虽然我跟易八是兄弟,但我不搞基啊?易八出现这种情况,是被阴魂上了身所致,给他做人工呼吸,往他体内输口阳气,确实是个办法。
  我咬了咬牙,然后把嘴给凑了过去。
  “你干吗?”
  易八突然睁开了眼,然后一把推开了我,说道:“我可不好这口,别乱来啊!我的初吻,是留给我未来的媳妇的。”
  “你以为我好这一口啊?要不是看你快嗝儿屁了,才强忍着恶心,准备给你输口阳气试一下,看能不能把你救回来。”我说。
  “我办事,有分寸。刚才要不是为了给你和嫂子创造个机会,我也不会误吸那口阴气。不过现在没事儿了,你们不用担心。”易八把地上的那张白纸拿了起来。
  那上面写着一个字,是易八被阴魂上身的时候写下的,不过那字歪歪扭扭的,就像是狗爬的一样,根本就认不出来是个什么字。
  “尸,这是尸字。”易八说。
  “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一个尸字的?”我问。
  “我自己写的,我还不认识吗?”易八接过了话,解释道:“我们道士写的字,就跟医生写的一样,除了自己,谁都认不出来。”。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0:07:45
  “白家阴宅的问题,应该是出在尸骨上。”易八指了指坟头,说:“去年在包坟的时候,定是有人动了手脚,把那些孤魂野鬼的尸骨,混进了你家祖先的尸骨里。”
  “那怎么办?”白永长有些着急地问。
  “开坟,分尸。”易八的这个回答,听上去让人的背脊有些发凉啊!他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干吗把话说得这般惊悚啊?
  “现在开吗?”白永长问。
  “多拖一刻,就多一分麻烦。”易八接过了话,然后说道:“将坟里埋着的这位白家祖先的性命以及生辰八字给我。”
  “坟里埋着的是我爷爷,叫白德禄,庚子年五月初六未时三刻生。”白永长答道。
  易八掐着手指头算了算,说:“白德禄是你爷爷,按其年纪算,庚子年应当是1900年,是鼠年。鼠避龙蛇,属蛇、属龙之人需回避。五月初六,为辛巳月丙午日。天干之辛属阴之金,地支之巳属阴之火,天干之丙属阳之火,地支之午属阳之火。开坟一共需要四人,分别是五行主金之女,五行主火之女,以及两位五行主火之男。此外,未时三刻乃羊外出吃草之时,故驱羊之虎亦需回避。”
  易八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白永才仍旧是一脸懵逼的。
  “要不我让在场的人,都把姓名和生辰八字报给你,你来选人。属龙、属蛇这个我倒是能整明白,但五行主金,五行主火什么的,我确实搞不太清楚。”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0:27:45
  白永长很不好意思地对着易八说道。
  “行!”易八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以防在场的这几个人里面选不出来,最好多叫一些你们白家的子孙过来,开坟分尸,在场的子孙越多越好。还有就是,一个一个地问效率太低,到时候白老板你得让白家子孙把自己的名字和出生日期写给我,这样筛选起来会快一些。”
  “你刚才扯那一大堆,是不是为了装逼?”在白永长正忙着安排的时候,我拉过了易八,悄悄问了他一句。
  “白家可是封阳县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我要重振安清观,必须得借着这个机会,让白家的人,见识见识我的本事啊!要是白家都认可了我,县城里的人,还能不去我安清观上香吗?”易八在我面前,是不会有所保留的。
  一个道观,兴盛与否,主要就是看香火。一般来说,达官显贵去得多的道观,普通人自然也会跟着去。所以易八的这个策略,对于重振安清观来说,是对的。
  易八这家伙,还真是个有谋略之人。
  白家是封阳县的大家族,三亲六戚的加起来有上百号人。白永才作为白家的一家之主,在号召力这方面,自然是没问题的啊!他一发出通知,只要是人在封阳县的白家子孙,全都来了。
  易八从白家子孙中挑出了两男两女,让他们拿上了锄头、铲子什么的,然后开始挖坟。
作者:素影寒 回复时间:2018-06-08 10:28:20
  草,就没了?我追一个通宵,居然就没了?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0:47:45

  白德禄这坟虽然包过,但是用泥巴包的,就是一个大土堆。这样的坟挖起来,那是相当容易的。
  在易八的指挥下,那四个白家子孙,很快便把白德禄的棺材挖了出来。
  那棺材看上去,有些新。白永长说,去年在包坟的时候,因为里面的棺材已经朽烂了,所以就换了一口新的。白德禄的尸骨,是用红布裹着,放在这口新棺材里面的。
  “白德禄的尸骨,是你亲手装的吗?”易八问。
  “不是。”白永才摇了摇头,说:“是当时那先生装的。”
  “那先生叫什么?”我问。
  “他不让说他的名讳。”白永才有些为难地回道。
  “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里,不过那先生既然不让你说他的名讳,你最好还是听他的话。能做出这五煞之局的人,那是有让你们白家在一夜之间就家破人亡的能力的。在把事儿搞清楚之前,能不冒犯他,尽量还是不要去冒犯。”易八说。
  棺材已经被抬出来了,不过在棺材盖和棺材身的缝隙处,贴了一道符。
  “这符是那先生贴的?”易八问。
  “嗯!”白永长点了下头。
  “棺材上面贴引魂符,这不是故意在招孤魂野鬼吗?”易八看向了白永长,然后说道:“如果你没有说谎,接近那位先生,对你们白家是不利的。”
  白永长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吃惊之色。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1:07:45
  从他那眼神来看,对于易八说的这话,他似乎不太相信。
  “你们白家能有今日,是不是跟那先生有关?”我问。
  白家是在最近这十多年,才顺风顺水,有了这么大家业的。在那之前,白家就只是租了一个小门面,做点儿小生意,日子勉强能过下去。我在封阳县生活了二十多年,这些事还是知道的。
  “是有些关系。”白永才的这个回答,有些含糊其辞,像是在回避什么。
  易八拿起了毛笔,用笔尖沾了一些朱砂,在那符上画了起来。在他画了那么几笔之后,那道符慢慢地变黑了,还冒起了青烟,最后燃了起来。
  “符已破,可以开棺了。”易八说。
  那四个白家子孙,分别站在了棺材的四个角上,一起用力一抬,便把那棺材盖给抬了起来。
  棺材里面铺着一层金箔,上面还撒了一些纸钱,另外还贴着几道符。在正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块裹着的红布,那里面装的,就是白德禄的尸骨。
  “别的都不动,把那红布打开,将白德禄的尸骨分离出来,重新放回棺材里。至于别的那些尸骨,需要再做处置。”易八指挥着白家子孙,把那红布给打开了。
  红布里面包着的,全都是白骨,有不少都已经碎了。这些白骨看上去,那是差不多的,这怎么分辨得出来啊?
  “易主持,这怎么分啊?”白永才在看到那一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都分不清谁是谁的尸骨之后,一脸茫然地看向了易八。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1:27:45

  “白德禄的骨头,没有缺吧?”易八问。
  “应该没有。”白永才这个回答,有些不确定。
  “人一共有204块骨头,把白德禄的204块给找出来,事情差不多就成了。”易八说。
  “这怎么找啊?”白永才问。
  易八去取了一张黑布过来,铺在了地上,然后对着棺材边站着的那四个白家子孙说道:“我指哪一块,你们就捡哪一块,捡起来之后按照我说的地方摆好。”
  在易八的指挥下,那四个白家子孙,一块一块地从红布里把尸骨捡了起来,摆在了那张黑布上。
  易八还真是有本事,在他的指挥下,原本是乱成一团的散骨头,居然在那块黑布上摆成了一个人形。
  差一块盆骨!黑布上摆着的骨头差一块盆骨,红布里面还剩着一些小骨头,但并没有盆骨。
  “连这么小的趾骨都没缺,盆骨这么大一块,在捡的时候,不可能丢。现在盆骨丢了,多半是有人做了手脚。”易八说。
  “现在怎么办啊?”白永长有些着急地问。
  “先找个地方,把剩下的这些尸骨给埋了,至于丢失的盆骨,必须得找到。盆骨是连接上半身和下半身的纽带,若是没了盆骨,尸骨便上下不能连,跟尸首异处没什么两样。”易八答道。
  “楚楚怎么办?”白梦婷问。
  “是因为有孤魂野鬼骚扰你家阴宅,所以白楚楚才有事的。处理了这些外来的尸骨,那孤魂野鬼自然是不会再来了。白楚楚那身子,只需调养调养,便能恢复。”易八顿了顿,说:“白德禄的盆骨若是找不回来,短期内只会影响一下白家的运势,往长远了看,会发生些什么,我也说不准。”。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1:47:45
  “我爷爷盆骨之事,还得劳烦易主持啊!”白永长说。
  “阴事我能做,但找东西这种事,找我是没多大用的。尸骨这东西,贼偷去没用,还晦气。白德禄的盆骨,是被谁给拿了,我相信白老板你的心里,应该是有些眉目的。”易八说。
  虽然缺了盆骨,但白德禄的尸骨,还是得葬下去。在将白德禄重新入葬之后,易八去另一个山头上找了个地方,让白永长安排人将那些剩下的,分不清谁是谁的尸骨给埋了。
  “未来的七天,每天都得安排人来这里上香烧纸钱,孤魂野鬼也是有良心的,你以礼相待,对其好,其自然不会再为难你们白家。”在所有事都处理好了之后,易八跟白永长嘱咐了这么一句。
  “可以白天来吗?要是晚上来,就算那些孤魂野鬼不会现身,光是想想,也挺吓人的。”白永长说。
  “什么时候入的葬,就什么时候来上坟。时辰要是对不上,孤魂野鬼怎么知道是你们白家帮的他们?”易八顿了顿,然后说道:“还有就是,来上坟的,必须是你们白家的子孙,最好是跟白楚楚最亲的人。”
  白家的子孙,还得是白楚楚最亲的人,我怎么感觉,易八说的那人是白梦婷啊?
  “我来吧!”白梦婷站了出来,然后用命令的语气对着我说道:“不过你得陪我。”
  在白梦婷说这话的时候,易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2:07:45
  这家伙,就像是诡计得逞了似的。
  “行,我陪你。”白梦婷的这个要求,我能不答应吗?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要真一个人跑到这鬼地方来上坟,我还不放心呢!
  回去的路上,我问易八。
  “上坟是真的必须得在晚上吗?”
  “不啊!”易八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道:“其实那坟白天去上也是可以的,而且谁去都一样。我是为了给你创造机会,才故意多加了这么两个条件。”
  “我只会看相,要真遇到了孤魂野鬼,哪里搞得定啊?”我说。
  “葬那尸骨的地方,是一个天煞之地,孤魂野鬼哪里敢靠近?”易八回道。
  “真的不会出事吗?”我还是有些担心。
  “你要是怕的话,可以跟白梦婷实话实说,就说随便找个人去都可以,不用她亲自去。”易八满脸坏笑地看着我,明知故问道:“你舍得这样干吗?”
  感情这玩意儿,那都是接触多了,才慢慢培养起来的。现在易八给我创造了一个这样好的机会,我要都浪费了,岂不是太辜负他这一片心意了啊?
  “我看你用的符挺好使的,要不给我来上那么一两道,让我防身用?”我说。
  “就算拿给你也不会用,还不是浪费了。”易八从他的脖子上,把那块戴着的玉佩取了下来,递给了我,然后说道:“这是平安玉,师父传给我的,只要戴在脖子上,孤魂野鬼感受到其气场,得主动绕着走,不敢接近你。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2:27:45
  只要你让白梦婷和你保持在一尺的距离之内,就算是碰到了孤魂野鬼,也不会有事的。”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送给我?我有些受之不起啊!”我推辞道。
  “谁说送给你啊?我这是借给你泡妞的。七天之后,妞泡完了,你得赶紧还给我。要你敢给我搞掉了,我就把你那心生阁给拆了。”易八说。
  “白德禄盆骨那事儿怎么办?你真不管了吗?”我问。
  “盆骨之事明摆着跟那先生有关,那先生到底是谁我都不知道,怎么管?”易八叹了口气,说道:“白家是有秘密的,而且那秘密,他们并不想让我们知道。”
  十来年的时间,从一个做小生意的,变成封阳县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还是县里的首富,白家要没点儿秘密,怎么可能成这么大的事儿?
  那些尸骨是在头天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下的葬,所以在十点钟的时候,白梦婷便开着她的那辆Z4到了心生阁的门口。
  “还以为你会让我自己打车去呢?让你这个大美女,大老远的来接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我感慨了一句。
  “再贫嘴就自己去打车。”白梦婷剜了我一眼。
  “别啊!你反正都要开车去,我再去打车的话,多不划算啊!”我赶紧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你的每条裙子,都是这么的短吗?”
  白梦婷今天穿的是一条红色的连衣裙,也是那种紧身的,长度跟昨晚那条差不多。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2:47:45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白梦婷白了我一眼。
  “穿成这样去山上上坟,荒山野岭的,咱们又是孤男寡女,你就不怕会发生点儿什么吗?”我问。
  “你想发生什么?”白梦婷将那几根散落到她脸上的头发,用手指轻轻地勾到了耳后。
  “当然是想发生点儿让大家都舒服的事啊!”既然白梦婷已经主动给我撩她的机会了,我必须得撩一下啊!
  “好啊!”白梦婷把手伸了过来,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耳朵,然后用那能酥死人的声音对着我说道:“一会儿我一定让你舒服个够,不过在这之前,咱们得先把正事办了。”
  让我舒服个够?白梦婷这是答应我了吗?易八那家伙给我争取了七个晚上的时间,这才第一晚,我就能把白梦婷给拿下?要真是这样的话,之后的六天,完全就没必要再去上坟了嘛!
  那些尸骨是葬在武清山附近的一座小山头上的,所以在出了县城之后,白梦婷是往东边开的。
  Z4刚一停下,便有一个老汉朝着我们走了过来。那老汉的手臂上,带着一个红袖标,上面写着“护林员”三个字。
  封阳县地处群山之中,四面八方都是山,山林里植被很茂盛。火葬的政策虽然已经在封阳县推行好几年了,但大多数的人,还是会依照传统,偷偷的选择土葬。这些土葬的坟头,大多都在山里。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3:07:45
  上坟的时候烧纸焚香,很容易引发山火。
  在清明和春节期间,封阳县附近的这些山上,都有护林员巡逻,阻止大家上坟的时候烧纸焚香。但在平时,一般是见不到护林员的。
  “大晚上的,你们俩跑到这里来是要干吗啊?”那护林员对着车里的我和白梦婷问道。
  “不干什么啊!”白梦婷盯着那护林员的红袖标看了一眼,淡淡地回道。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把这么好的车开到这里来,你们俩是不是想做那羞人的事儿?”护林员打量了白梦婷一番,在看到她的裙子很短之后,来了这么一句。
  “我们在这里干什么,碍着你什么事儿了?”白梦婷毕竟是个女孩子,护林员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她必须得生气啊!
  “武清山附近,这段时间可不太平。你们要干什么,我确实管不着。你们年轻人思想开放,喜欢刺激,我可以理解。但我还是好心提醒你们一句,最好换个地方,离武清山越远越好。要不然,刺激过了头,整出点儿什么事来,疯了傻了事小,要连小命都丢了,那可就不划算了。”
  今天用阴阳钱卜的还是阴卦,所以我是可以给男人看相的。
  眉是人伦紫气星,棱高疏淡秀兼清。一生名誉居人上,食禄荣家有政声。
  护林员的眉棱不仅高,而且还疏淡清秀。这样的人,可谓是人中翘楚,必然家中昌隆,且名声极好。就算不是大贵,那也该是大富啊?怎么会是一个小小的护林员呢?。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3:27:45
  这个护林员,该不会是一个有身份的,隐居的高人吧?
  我不是那种攀权附贵之人,不过多结交几个厉害的人,总归是有好处的。人在走霉运的时候,总是需要贵人相助的嘛!
  “请问先生如何称呼啊?”我问那护林员。
  “我就一糟老头,哪里称得上先生二字?你叫我孔老汉就是了。”护林员嘿嘿笑着回道。
  “你说武清山这段时间不太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能简单跟我们说说吗?”我问。
  “没什么好说的,你们赶紧离开就对了。”孔老汉很直接地拒绝了我。
  我给白梦婷递了个眼神,她立马就会了我的意,然后踩下了油门,开着Z4往前去了。拐过一个弯之后,见孔老汉已经从视线里彻底消失了,白梦婷便把车给停了下来。
  从这里去昨晚埋的那坟那里,虽然比刚才那里要远一些,但也到得了。跟白梦婷一起,多走一会儿路,我是很乐意的。
  “把香烛纸钱拿上。”白梦婷给我下起了命令。
  “是我陪你去上坟,这些东西,理应该你拿啊!”我说。
  “你到底拿不拿?”白梦婷用那凶巴巴的眼神瞪着我。
  “看在事成之后,你要让我好好舒服一下的份儿上,我拿!”
  虽然白梦婷之前已经答应了我,但我还是有必要再强化强化,不然她一会儿不认账,我不就什么都搞不成了吗?
  “你这脑子里,一天都想些什么啊?”白梦婷用她的手指头,在我的脑门上狠狠地戳了一下。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3:47:45

  “想你啊!”我理所当然地答道。
  白梦婷没有被我这句肺腑之言给感动,在我说完了这话之后,她直接回了我一个十分不屑的白眼,连话都懒得跟我多说一句。
  “山路不好走,要不要我牵着你啊!”作为男人,在这种事上,需要主动一些。我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就把手给伸了过去。
  哪知道,我这手还没碰到她的指尖,白梦婷便“啪”的一下给我打了过来。
  “咸猪手拿回去!”
  只顾着凶我的白梦婷,踩到了一块活动的石头上,那石头一滑,白梦婷顺势就要往地上摔。
  “哎哟!”
  在白梦婷发出这叫声的时候,我赶紧伸出了手,一把抱住了她的腰。这小蛮腰抱着,软绵绵的,很舒服。
  “都怪你!害我脚崴了,好痛。”白梦婷在我胸口上捶了好几拳,然后说道:“走不动了。”
  “没事儿,我背你。”
  刚才的那一下,白梦婷的脚,确实是被崴了的。但要说因此就走不动了,确实有些太过夸张。直觉告诉我,白梦婷是故意那么说的,她这是故意在给我占她便宜的机会。
  女孩子嘛,就算是想浪,那也得用含蓄的方式进行表达啊!这个我懂。
  白梦婷没有回话,既不拒绝,也不同意,这算是默认吗?
  我将身子半蹲了下来,扭过了头,对着她说道:“上来吧!”
  “手老实点儿啊!”白梦婷像看色狼一样看着我,说道:“你要是胆敢借机占我的便宜,我就把钱半仙从坟里挖出来,跟他告你的状。”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4:08:00

  白梦婷趴到了我的背上,我虽然早就起了贼心,但在背起白梦婷之后,我一下子就没了贼胆。难道,我是真的喜欢上白梦婷了,并不只是喜欢上她?
  真正的喜欢,虽然到最后也会上,但那上是在水到渠成之后的事儿,而不是像约那什么那样,逮着机会就开上。
  “还以为你会不老实呢?原来你还是挺老实的一个人啊!”趴在我背上的白梦婷,笑呵呵地说:“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嘴巴不老实的人,要真让你用实际行动,你就老实了。”
  “你算是在引诱我,还是在威逼我?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把你那什么了?我好歹也是个带把的,把你那什么了,我又不吃亏。”说这句话的时候,为了给白梦婷一点儿颜色瞧瞧,我拍了她屁股一下。
  “流氓!”白梦婷骂了我一句,然后用手在我的背上猛捶了起来。
  跟白梦婷打情骂俏的,山路走起来倒也轻松,不知不觉的,我们便来到了昨晚埋的那坟那里。
  我把白梦婷放了下来,对着她说道:“上香烧纸钱这事儿,我可帮不了你,得你自己来。”
  “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白梦婷直愣愣地看着我,说。
  “你要干吗?”我是真没看懂白梦婷要干吗,所以赶紧将双手抱在了胸前,就好像她会非礼我一样。
  “地上这么脏,不用你那外套垫着,我怎么磕头上香啊?”白梦婷说。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4:28:15

  “你要给这些孤魂野鬼磕头?”我有些吃惊的问。
  昨晚易八在交待的时候,只说烧纸焚香就够了,根本就没有提要磕头这事儿。
  “心诚一些,楚楚才能快些好。磕几个头又不是什么大事,又不会损失什么。”说这话的时候,白梦婷已经把手给伸了过来,强行将我的外套扒了,然后铺在了地上。
  “这可是我唯一一件穿得出门的外套。”我说。
  “回头给你买新的,真是小气。”
  白梦婷点了一炷香,然后虔诚地跪在了我那外套上面。
  磕头了,白梦婷真的开始磕头了。她穿的连衣裙那么短,一磕头,裙子自然就开始往上缩了啊!
  作为男人,在这样的美景面前,怎么能眨眼啊?站在白梦婷身后的我,眼睛都瞪直了。就在我以为那惹火的美景即将破裙而出的时候,我看到了安全裤。
  谁发明的安全裤啊?这玩意儿简直是阻挡人类文明的绊脚石。期待的美景,变成了一条安全裤,这玩意儿,说有多煞风景,就有多煞风景。
  白梦婷也是,穿这么短的裙子,不就是为了引人想入非非吗?穿条安全裤在里面,还有啥想头啊?
  “你怎么了?看上去是一副好失望的样子?”磕完了头,上完了香,烧完了纸钱的白梦婷,笑吟吟地问我。
  我敢肯定,她绝对知道我在笑什么。甚至我都怀疑,她刚才是故意的,故意勾引我,然后用安全裤这盆冷水给我泼下来,把我那欲火扑灭,让我憋着难受。
  “没啊!我哪有好失望,我很开心啊!”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说:“刚才你磕头的时候,眼见就要走光了,我想提醒你来的,但又怕惊扰了孤魂野鬼,所以没敢开口。不过还好,你里面穿了一条安全裤,那玩意儿比短裤还要严实,我也就不再担心你会走光了。”
  “臭流氓!你个臭流氓,你居然是这样的臭流氓!”白梦婷故作生气地跺了跺脚,然后说道:“我要去钱半仙那里告你,说你对我耍流氓。”
  起风了,突然有一股子阴风吹了起来,把白梦婷刚烧出来的那堆纸钱灰,呼啦呼啦的全都吹散了。搞得整个空中,到处都是灰。
  这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啊!该不会是那些孤魂野鬼来了吧?
  为了稳妥起见,我赶紧一把拉过了白梦婷,搂住了她的腰。易八说过,我戴着那块平安玉,只要白梦婷跟我保持在一尺的距离之内,就不会有事儿。
  “干吗啊?又占我便宜。”白梦婷说了我一句,不过并没有从我的手里挣脱出去。
  “易八给了我一个护身的东西,孤魂野鬼近不了身,不过你得挨着我才行。要不然,那孤魂野鬼把你的魂给勾了去,我可没办法处理。”
  我一边解释着,一边搂着白梦婷的腰,往回走了起来。
  不对!刚才我们不是走过这里吗?怎么又走回来了啊?。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4:48:30
  “我们该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白梦婷问我。
  “有点儿像。”我说。
  “易八给你那护身的东西,能帮我们走出去吗?”白梦婷有些着急地问。
  “那是一块平安玉,只能保证孤魂野鬼近不了我们的身,并不能用来破鬼打墙。”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最坏的打算,就是咱们在这里待一晚。等到天亮,那些孤魂野鬼自然会散,这鬼打墙也就不攻自破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白梦婷就像是看穿了我一样,对着我问道。
  “故意什么?”我有点儿懵,没太听懂白梦婷这话的意思。
  “你是不是有办法破了这鬼打墙,故意不破,就是为了把我困在这里,然后好趁机占我便宜?”白梦婷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吗?
  “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无语了。
  “是!”白梦婷十分肯定地对着我回道,然后说:“赶紧带我出去,要不然我就跟你绝交!”
  “你对心生阁这么了解,那你应该清楚,我们心生阁就只会看相算卦啊!破这鬼打墙,根本就不在我们的业务范围之内嘛!”我说。
  “易八把平安玉都借给你了,自然也是舍得把破鬼打墙的方法告诉你的啊!他那么厉害,这坟地又是他亲自选的,咱们晚上来上坟,会遇到鬼打墙的事儿他能预料不到?借你平安玉,让孤魂野鬼近不了我们的身,又不给破鬼打墙的方法,把我俩困在这树林子里,是不是你们两个商量好的?”
  白梦婷的这个分析,是不无道理的,不过这事儿跟我,真的没关系。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5:08:45
  就算这是套路,那也是易八设的套路。不过易八这人,还真是够兄弟,为了帮我追白梦婷,他考虑得还真是周到啊!
  “易八这人我了解,他是有本事,不过神经有点大条,考虑事情不周全,那是很正常的。他应该是真没有想到,我们会遇到鬼打墙,所以就没跟我提这茬。”我赶紧帮易八辩解了一下。
  “我不管,我要回去,我才不要在这里待一整晚呢!待在这里,就算不被孤魂野鬼吓死,也得冷死!”白梦婷说。
  大晚上的,在这树林子里面是有些冷。更何况白梦婷身上穿的,就那么一条超短的连衣裙。她那双白嫩嫩的大腿,在阴风呼啦呼啦的摧残下,已经开始打哆嗦了。
  我赶紧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白梦婷的身上。
  “在地上铺了的,好意思拿给我。”白梦婷一脸嫌弃地说。
  “不要算了,我还冷呢!”我回了她一句。
  “给都给了,你好意思收回去啊?”也不知道女人是不是都像白梦婷这样,老是口是心非,说话总让人摸不着头脑。
  虽然有平安玉护着,孤魂野鬼近不了身,但在这树林子里待一夜,终归不是个好办法啊!
  “咱们试着走走吧!万一运气好,走出去了呢?”我说。
  “嗯!”白梦婷点了点头,然后主动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带着白梦婷走了好半天,原本以为没有再走回头路了,咱们应该是离开那鬼打墙了。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5:29:00
  哪知道,在往前又走了几步之后,那坟头再一次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白梦婷烧的那些纸钱灰,在阴风的作用下,在空中呼啦呼啦地打着转。
  “不是说了武清山不太平,叫你们离远一点儿的吗?”孔老汉从树林子里走了出来,很生气地对着我们吼了一嗓子。
  “我们是来上坟的。”孔老汉这人,应该是可以信的,而且他能走进来,便代表他肯定是有能力带我们出去的,所以我赶紧把实话跟他说了。
  “这坟是你们埋的?”孔老汉问。
  “嗯!”我点了点头。
  “天煞之地困野鬼。”孔老汉一脸严肃地看向了我,问:“这穴是你点的?”
  “我要是有这本事,能被困在这鬼打墙里出不去吗?”我摊了摊手,说:“是安清观的新主持点的。”
  “安清观?新主持?能点出这天煞之地,还敢当安清观的主持?此人的胆子,不小啊!不过他的本事,撑不撑得住他这熊心豹子胆,还得再看看。”
  孔老汉这话说得有些云里雾里的,让我有些没太听明白。
  “安清观有什么问题吗?”安清观那地方,师父在世的时候,也没给我讲太多。除了知道那是个荒废了的百年老观之外,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带你们出去吧!以后这坟,别再来上了。”孔老汉说。
  “要连上七天才行,这才第一天。”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5:49:15
  白梦婷说。
  “剩下的六天,你们每天晚上,把东西放在马路边就是了,我帮你们拿到这里来烧了便是。”孔老汉说。
  “这样可以吗?易八说必须我亲自来的。”白梦婷问。
  “你问他。”孔老汉是个高人,需不需要白梦婷亲自来,他自然是清楚的。
  “由高人代劳,是可以的。”我赶紧找了台阶下。
  “哪需要什么高人?谁来都可以。”孔老汉这话说得,不存心在拆我的台吗?
  “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易八那家伙和你商量好了,故意叫我来上坟,让你占我便宜?”白梦婷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我这都还没招,她就猜出来了。
  “人家那也是好心。”我说。
  “好心个屁?对你是好心,对我是坏心,是大大的没良心。把我骗到这里来,害我吃了这么多亏,掐死你个大骗子,大色狼。”白梦婷手脚并用的,一边在那儿踢我,一边在那儿掐我。
  孔老头那拆我台的家伙,则偷偷在那里哈哈地笑。
  “够了!够了!你也别打他了。你既然愿意带着他来,定然是心甘情愿的。只不过,他骗你这个,确实应该教训教训。男子汉大丈夫,是不能随便骗人的,尤其是女人,更不能骗。”孔老头借着话茬子,在那里教育起了我。
  “错了没?”白梦婷问我。
  “错了。”我低下了脑袋,就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答道。
作者:不谷布谷 回复时间:2018-06-08 16:09:15

  “下次还骗不骗我?”白梦婷问。
  “不骗了。”我说。
  “这还差不多。”白梦婷用她的粉拳轻轻捶了我一下,然后说道:“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你骗我,知道吗?”
  “那占你便宜呢?”我问。
  “滚!”白梦婷干脆利落地回了我这么一个字。
  从她“滚”字出口的时候,那娇怒的语气来看。占她便宜,她应该是不反对的。也就是说以后,我是可以占她便宜的,不过千万不能骗她。
  阴风突然间变大了,那些原本是在空中打着转的纸钱灰,朝着我和白梦婷这边扑了过来!
  “老实点儿!否则老汉我对你们可就不客气了!”
  孔老汉发出了一声断喝,阴风立马就小了下去,那些扑向我们的纸钱灰,自然也慢慢地落到了地上。
  “冤有头债有主,迁怒于无辜之人,我是不会袖手旁观的!话我今天撩在这儿了,从此以后,你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训完了那些阴魂野鬼,孔老汉看向了我和白梦婷,告诫道:“你们两个,从此以后,不许再来此地。若是再来,就算是把魂丢了这里,我也不会再管。阴魂不犯你们,你们也别来惹他们。”
  “我们知道了。”我赶紧点了点头,对着孔老汉答道。
  阴魂老实了,孔老汉便带着我和白梦婷,回到了马路边上。就在正准备跟孔老汉告辞离开的时候,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些异样。
  “心生阁的传人,不欠人情。今日你帮了我,无以为报,就送你一卦吧!”。
  11
作者:贪婪的一只猪 回复时间:2018-06-08 16:09:50
  到记时开始
作者:天官赐福2016 回复时间:2018-06-08 16:34:40
  吊胃口 看到兴头没有了
作者:skyman00 回复时间:2018-06-08 16:56:13
  写的很好,能拍成电影和你精彩
作者:马六甲01 回复时间:2018-06-08 17:23:50
  回来报到早点休息明天精神满满的一天又到中场休息享受时间满足
作者:齐鲁财神 回复时间:2018-06-08 17:34:50
  被最后一句笑死了,哈哈!
作者:weiweix 回复时间:2018-06-08 17:45:10
  越来越精彩了,感谢楼主!
作者:木之须 回复时间:2018-06-08 17:46:30
  从现在开始记录自己来多少次,②
作者:cqliao523 回复时间:2018-06-08 17:59:50
  胆小的我想看又不敢看咋整
作者:2001713 回复时间:2018-06-08 18:14:50
  打卡,签到,顶贴,加油
作者:戴上假妆面具 回复时间:2018-06-08 18:28:40
  搬个沙发慢慢看,谢谢楼主!
作者:帖合女 回复时间:2018-06-08 18:32:00
  出大事啦!楼主楼主快更!
作者:ov2 回复时间:2018-06-08 18:40:10
  刘明。手机党不容易啊!
作者:lin_02 回复时间:2018-06-08 18:54:40
  除了楼主别的帖子都不看了,快更快更,加油楼主!
作者:cqliao523 回复时间:2018-06-08 19:06:10
  记号,楼主加油
作者:Jaguarino 回复时间:2018-06-08 19:08:10
  艾特人也艾特不了,怎么回事?
作者:像猫一样懒会儿 回复时间:2018-06-08 19:10:00
  人生就像一块调色板,有明亮,也有灰暗,谁都希望五彩缤纷,有的结果并不尽然。
作者:cattttdog 回复时间:2018-06-08 19:20:00
  千呼万唤始出来,尤抱琵琶半遮面。成心吊我们胃口吧你。
作者:365iou 回复时间:2018-06-08 19:25:10
  好不容易追上来了,相信楼主说话算话,占个爪,等楼主回来更新!!!
作者:梦筱博客 回复时间:2018-06-08 19:28:07
  算
作者:小白生 回复时间:2018-06-08 19:33:23
  make
作者:寂寞的风孤独的雨 回复时间:2018-06-08 19:51:10
  更的好慢啊~是不是要多养几天在来看~~楼主加油~~
作者:追飞 回复时间:2018-06-08 19:51:20
  别太监,我收藏了
作者:待易88 回复时间:2018-06-08 19:55:30
  留个记号,看的不过瘾,哎、、、楼主多更点?
作者:越飞越高99 回复时间:2018-06-08 20:17:00
  读你的文章大开眼界!
作者:匣中三尺水 回复时间:2018-06-08 20:21:30
  很多年没看到这么精彩的故事了
作者:koala1106 回复时间:2018-06-08 20:25:30
  不夸张的说,我一天点开八回等更新。虽然我不说话,但我一直都在。
作者:ssantino 回复时间:2018-06-08 20:35:10
  知道为什么,这本书总是可以让我静下心来看下去
作者:aime_2006 回复时间:2018-06-08 20:44:20
  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看电视的时候,正看的有劲,意犹未尽的时候,明晚继续,(^<^)
作者:ov2 回复时间:2018-06-08 21:05:10
  故事很好看,一开始和大多数人写的差不多,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越来越有营养了。
作者:陆沉111 回复时间:2018-06-08 21:09:00
  更吧,万年潜水党浮出水面
作者:1988927 回复时间:2018-06-08 21:10:20
  看到今天的直播了,看太快了。以后得追贴忍受煎熬了,养肥再看这种事我从不干!
作者:灰的小白兔 回复时间:2018-06-08 21:11:40
  都是些万人敌的小说,没意思。
作者:没有用户名不行啊 回复时间:2018-06-08 21:19:10
  每次来看都能进入小说的意境里,感觉很真实很真实
作者:罗宾 回复时间:2018-06-08 21:28:50
  做个记号,改日再来,呵呵!
作者:红茶绒绒 回复时间:2018-06-08 21:31:10
  完了,我掉坑里了
作者:三手男人 回复时间:2018-06-08 21:35:30
  不错,小说名是什么?
作者:Jaguarino 回复时间:2018-06-08 21:47:30
  懂啦
作者:sunbc100 回复时间:2018-06-08 21:49:00
  更新速度是快呀,楼主加油!支持你
作者:我是迷惘1 回复时间:2018-06-08 21:50:34
  支持
作者:大涯拍拍乐 回复时间:2018-06-08 21:58:00
  还有吗,等着看,就这点不够看的
作者:594010396 回复时间:2018-06-08 22:09:30
  哎,一天更新这么少,太没劲了,漂走
上页 1 2 3 480 下页   
易读助手
Copyright 20010-2011 www.zx884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8848在线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