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男的悲哀,我爸急得都要让我结冥婚了

上页 1 2 3 下页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发布日期:2018-10-31 11:29:20
  我爹是黄岗寺这一片儿有名的神棍,据说早年在少林寺出家当和尚,半路拐了一个女人下山,就是我妈,后来就有了我。
  下山后开了一个殡仪馆,后来又用了一些手段,承包了火葬场。
  爹整天看起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好喝酒每次喝醉就会多愁善感。
  然后就摸着我的头,我的娃命苦啊,将来不好娶媳妇儿,咱们老王家将来可能要绝后。
  我就说那你先给我二百块钱,我到街东头那个发廊先把处给破了。
  然后我爹就恼了,用酒瓶子砸我脑袋,瞎说,那地方老子经常去,你再去成何体统。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29:52
  接着我爹就跟我说,老爹给你存钱,存够了老婆本儿就是买也给你买个媳妇儿。爹为了存钱,什么活儿都接,每次我问他存了多少钱,他就说快了快了,也不知道这老家伙究竟存了多少。
  本来一切如常,直到那天,我们接了一笔不义之财。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2012年传说中世界末日过后第二天晚上十二点,店里来了一个客人,是刘叔。
  这个刘叔,我爹老同学,民政局工作,我爹能承包这个火葬场也是多亏了这个人。
  刘叔喝的醉醺醺的,瞪着血红的眼珠子,脸色比屋里面的纸人儿还要白。
  老王,你得帮我这个忙,帮我烧个人。
  他害命了,爹让他去自首,可是刘叔说自首的话这辈子都完了。
  “那你自己随便挖个坑埋了,或者丢河里都行,找我干嘛,我不淌这趟浑水。”
  “那不行,挖个坑埋了,丢河里淹了,哪怕是剁成肉块,封到水泥墩子里面,迟早都会被发现,只有烧了,一了百了,什么都看不出来。”
  刘叔在说这话的时候,本来慈眉善目的脸孔看起来都扭曲到一块儿,让我心里面凉飕飕的,剁成肉块,封到水泥墩子里?这家伙心里面居然还真有这种念头。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30:23
  爹不同意怕惹麻烦,可是刘叔拿了一个手提箱,里面是一叠一叠的毛爷爷。
  刘叔说只要我们帮忙把尸体给烧了,一百万就是我们的。
  这是不义之财!
  这附近谁不知道我们爷俩是出了名的抠逼和财迷,见钱眼开,只要有钱,不管是多么晦气的活儿都接。
  果然,一看到那些钱,我爹的眼睛都亮了。
  这种事儿让我心里面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太舒服,我想提醒我爹,可是平时精明的老爹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老爹都同意了,我也没辙。老爹整理着什么东西,堂屋里面摆放的纸人,纸钱花圈之类的全都弄到了一边儿,也不知道从哪个嘎啦里面,居然拽出来了一个古旧的桌案,上面黑漆漆,油乎乎的。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31:19
  老爹让我去帮忙一起把那个尸体抬过来,我有些不大乐意,扛尸这事儿,就算是对我们这一行都有些忌讳。
  但是那刘叔明显都已经吓得胆子都破了,再加上喝了酒,走路都够呛。
  没办法,我就问他尸体在哪儿。他说在后备箱里面。
  刚打开后备箱,咕噜一下一个东西立马就滚了下来。
  一双血红血红的眼珠子立马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吓了一跳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过好歹也见识过一些尸体,总算是没趴下。
  脑袋耸拉在车子外面,那张脸很白,涂了一层厚厚的妆,画着浓重的眼影,穿着一套齐B小短裙,两条性感圆润的大腿包裹在镂空的黑丝袜下面,上半身深V类型,露出大片雪白的细腻。
  一看这个模样,我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女孩儿八成是在KTV或者是酒店里面上班的那种公主,跟这个姓刘的喝酒喝嗨了,一不小心命没了。
  脖子上面,还留着非常明显的掐痕。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39:56
  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几乎能完全看到胸前里面的一切内容。
  你妹,我恨不得给我自己一巴掌,单身二十年看个死人都眉清目秀的。
  不过这女人,长得真他喵的漂亮。
  我这个人,也算是一表人才。
  也没别的大毛病,就两点,一个是贪财,一个是好色。
  背着这个女尸在身上,我立马就能感觉到那种不同,背后两团压在我身上,那尸体还温温的没有凉掉,也还没变硬,估计刚死没多长时间。
  那规模,生平仅见!
  我之前交往过一个女朋友,虽然跟人跑了;也没发生过关系,最多就是摸一摸抓一抓,比较起来,前女友我一只手能抓俩,这个我两只手估计都抓不住一个,差距很大。
  背着女尸往屋里走,那个脑袋无力的耸拉在我的脖子旁边,眼睛悄悄瞄过去了一点儿,正好能看到那个女尸的脸,那一双血红的眼珠子又出现在我面前。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41:56
  心里面有些毛茸茸的,当下就不敢在胡思乱想了,连忙扛着这个尸体跑到了屋里面。
  老爹已经准备好了,身上换了一套道袍,手里面还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根儿桃木剑,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老爹让我把女尸放在地上,然后转身问刘叔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她的艺名,叫夏梦。”刘叔说道。
  老爹也不管那么多,转身在一张黄纸上面勾画起来,然后将那个黄纸贴在了夏梦的脑门上面,嘴巴里面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那模样,看起来跟林正英演的鬼片一样。
  “爹,你之前不是和尚吗,怎么弄得跟道士一样。”
  结果老爹瞪了我一眼,让我少说话,那样子让我更确信别人说的,这就个神棍。
  “磕头。”过了一会儿,老爹抬起头说。
  “啥,让我磕头?”我问。
  “我还没死呢,磕头个屁,你,磕头。”爹冲着刘叔说道。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42:29
  刘叔不敢忤逆爹的意思,跪下就冲我爹就磕头。
  结果爹立马就跳了起来:“跟我磕头干嘛,我又不是你爹。跟她磕。”
  “可她又不是我妈。”
  “废什么话,不是你妈是你害死的,不想她晚上去找你的话,就按我说的做。”爹恼了。
  刘叔当下就不敢吭声了。
  “用力,磕出血为止。”
  我问爹这有啥用,我爹瞥了刘叔一眼说,没啥用,就是让这他受点儿罪。
  然后爹看了一眼地上夏梦的尸体,摇了摇头,可惜了,挺漂亮的,要是能当我儿媳妇就好了。
  当时我给吓了一跳,我说你想抱孙子想疯了吧,我就算是再找不到媳妇儿,也用不着要一个死人吧?
  谁知道爹说了,死人咋了,好歹是个女的!
  一下子磕了几十个响头,那血顺着刘叔的额头滚下来,这时候我爹才让他停下来,站起来的时候,刘叔看起来都有些晕了。
  “我去准备一些东西,你们再把尸体抬到车子上。”我爹说着就自己钻进里屋了。
  都是这个夏梦给闹得,想着我就准备重新把尸体扛起来,可是我随意扫了一眼那个尸体,整个人不由得连续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43:33
  刘叔连忙问我咋了,我摇摇头说没事儿。
  但是额头上都是汗水,眼神里面有些恐惧,刚刚扫那一眼,我发现夏梦的嘴角,好像微微翘起来了,好像在笑,可是当我仔细看的时候,又啥都没有,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
  强忍着那种毛茸茸的感觉,我再次把夏梦的尸体扛起来,塞到了刘叔的后备箱里面。
  没过多长时间,我爹出来了,三个人一起开车把尸体给送到了火葬场。
  夜晚的时候,火葬场阴森森的,黑红黑红的大门看起来跟鬼脸一样吓人,门上面悬挂的那个八卦镜在月光下面好像一个鬼眼让人发毛。
  到了这里之后,老爹下车,扛着夏梦的尸体一个人走了进去,叮嘱我和刘叔留在外面。
  那火葬场白天我都不想过去,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难受。
  刘叔在旁边走来走去的,满脸的焦急,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我爹究竟烧的怎么样了。
  他走的我实在是心烦,转身就准备告诉他别走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44:05
  可是这一个转身,我正好看到刘叔的影子,在那个影子上面,我模糊看到好像有一个好像蛇一样的东西,缠绕在刘叔的脖子上,那个影子显得格外的臃肿。
  那个样子,让我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连忙抬头看向刘叔,可是在刘叔身上啥东西都没有。
  待我仔细看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哪儿是什么蛇,那明明是一双手臂,缠在刘叔的脖子上,身体悬挂在刘叔的背上。
  难不成是见鬼了?
  我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刘叔看起来还是很正常,可是那个影子……
  “你咋了,眼疼?”刘叔问我。
  我犹豫了一下,就问刘叔,有没有感觉自己背上有些什么东西,脖子不舒服?
  刘叔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扭了一下脖子:“你一说,我还真的感觉有些不太舒服,身子沉得要命,估计是喝多了。”
  “你不是喝多了,你要不看下你自己的……”
  轰!
  我刚准备让刘叔看下自己的影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间轰的一下,然后眼前一片火红。
  我傻愣愣的转过身,只看到后面的火葬场上空,一团巨大的火焰在燃烧着。
  刘叔也愣住了,嘴唇在不断的哆嗦。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0-31 11:44:36
  那翻腾起来的火焰,在半空中蠕动着,没多长时间,居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鬼脸,火焰中间两片黑乎乎的洞就好像鬼眼一样,隐隐约约当中,甚至还能听到一阵阵的咆哮。
  我被吓坏了,刘叔也被吓坏了,一声尖叫转身就跑了,甚至连自己的车子都顾不上。
  就在那火焰的映照之下,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一个身上穿着性感短裙的女孩子,正抱着刘叔的脖子,身体悬挂在刘叔的背上,双手卡在刘叔的脖子上。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那个女人的脑袋猛的扭了过来,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这一下,我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模样,夏梦,就是那个女人。
  她还在对着我笑,我的身子被吓得停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然后那个女人伸出一只手,指着我的身后。
  “草,爹啊!”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2:20
  我被吓懵了,被那个女人一指我才想起来我爹还在火葬场里面。
  转身就往火葬场里跑。
  还不等我到门口,又炸了。
  我的身体被一股热浪给冲飞了。
  就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个刹那,我看到天空中的那个巨大的鬼脸咧开了嘴巴,好像在笑。
  我是在医院里面醒的,刚醒门口俩警察就来盘问我。
  这一次的事情闹大了,火葬场自从建立起来之后,全国可能就发生过这一次爆炸事故。
  当时我在现场,那爆炸的威力,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老爹又不是神仙,肯定是没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2:41
  从他们口中我知道了这次事故的严重性。
  现场发现了十八具尸体,其中有十五个尸体是之前存放在火葬场的尸体,等着家属挑选好日子烧掉。还有两个,是火葬场员工的尸体。
  最后还有一具尸体,因为被焚毁的太严重,基本上只剩下骨头,无法辨别身份。
  火葬场里面虽然有住的地方,但是基本上没人愿意住在烧尸体的地儿,都是回家的。
  那俩人不会是刚好就那天没回去,结果就遇上事儿了?
  剩下那个烧的分不清的尸体,八成就是我爹了,除了我这个倒霉的爹之外,估计也没别人了……等一下。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
  如果那个尸体是我爹的,那……夏梦呢?
  夏梦的尸体去哪儿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3:30
  想到刘叔离开之前背上的那个女人,我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然后那俩警察就开始问话,这个时候,我要是再藏着掖着那就是傻子,我老老实实的把一切都坦白了,当然我把自己择干净了。
  只说我爹看在刘叔老交情的份儿上,帮忙烧个人,我自己啥都不知道。
  爹已经没了,我也不想自己惹上一身的官司。
  “你说民政局的刘局长?”那个女警皱起了眉头,我发现这个警察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皱着眉的时候。
  我点头。
  “他死了!”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脸色看起来非常的难看,那个女人,夏梦。
  “他怎么死的。”我都没感觉到我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尖锐。
  “留下了一封遗书,说是自己昨天喝醉,路上将一个女人拉上车想要强暴,结果失手把人给杀死了,因为心里面害怕,就割腕自杀了。”
  顿了一下,那个女警继续问道:“他让你们帮忙烧掉的尸体,是不是那个女人?”
  我点了点头。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4:04
  又问了一下,留下一个电话号码,俩人就走了。
  俩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听到那个男警察在嘀咕着,真他么的邪门,明明十九个死人,就十八个尸体,剩下的那个尸体上哪儿了,不会自己爬起来跑了吧?
  结果那个女警察训了他一句,让他别瞎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出现在刘叔背上的那个夏梦,一直到现在都萦绕在我脑海里面,始终抹不掉。
  坊间也是传闻连连,都说我爹是收了昧心钱,烧尸太多,遭了报应,我听着心里面很难受,可是又没法反驳,因为我们的确是收了不义之财。
  火葬场是没了,我的家也没了;原本我和爹相依为命,现在就剩我一人孤苦伶仃。
  更让我欲哭无泪的是,我爹没了,但是两个员工的赔偿金抚恤金我还得给。
  我哪儿有什么钱,平时钱都存在我爹那儿。可是等法院去冻结我爹账号的时候,才发现就在那天晚上夜里十二点半的时候,我爹账号上面六千万资金,全部转走,一分不剩。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4:09
  我爹难道知道自己要出事儿,提前把钱给转走了?我都不知道我爹居然这么有钱,账户上居然有六千万,这就是我爹给我存的老婆本?他想给我娶几个老婆啊,这够十个的吧?
  事故鉴定判决之类的忙活了有几个月时间。
  钱被转走了,没钱赔给人家,就把我家的房子给查了!
  老爹没了,我很伤心;知道老爹有六千万存款,而我还用着诺基亚,我就更伤心;现在老爹把钱转走,让我流落街头,我简直是非常伤心。
  还好我自己偷偷藏了两千块钱,不然的话,我就要当乞丐了。
  整理着屋里面的东西,后天这地方就不是我的了。
  其实屋子里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都是些破烂冥纸之类,送人都没人要的玩意儿,我就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准备先出去租个房子,然后再找个工作。
  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皮箱,我眼睛顿时一亮,这不是刘叔之前留下来的那个皮箱吗?
  里面可是有一百万,有了这笔钱,我就不用流落街头,盘个店面,做个生意啥的。
  一想到这里,我连忙扑过去,当我打开那个箱子,只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脚底板就钻了上来,头皮发麻。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4:42
  里面全是冥币。
  这不可能,当初刘叔打开箱子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都是毛爷爷,怎么会变成冥币了?
  心里面毛茸茸的,胳膊上面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冥币我之前经常看,可是从未有过今天这种恐惧,我颤抖着手提起那个箱子准备拿出去丢掉,然后我看到在那个箱子里面,好像有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好像一个盒子一样的玩意儿。
  明明很害怕,可是我心里面的好奇超过了恐惧,我就把那个盒子给拿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放了一张白纸,白纸下面是两个分开的隔层。
  白纸上面写满了字,那难看的字体一看就知道是我爹的手笔。
  上面写着两条:第一,如果我想弄清楚真相,包括我和你娘,那就打开左边的匣子,但是步步凶险,随时可能完儿命。
  第二,如果我想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辈子的话,就打开右边的盒子,里面有我爹存钱的银行卡和密码。
  我早就怀疑我爹的死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意外,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不成?还有我娘,不是得病死的吗?
  虽然说步步凶险,但是我心中的好奇也在步步攀升。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5:04
  我想要弄清楚真相,尤其是我娘。
  没娘的孩子,那种滋味一般人体会不了!
  再说现在孤苦伶仃一无所有,还怕玩儿命?
  深呼吸一下,我颤抖着手打开了左边的匣子。
  我以为里面会留下什么东西来着,可是里面又是一张纸。
  上面同样写着几条。
  如果想要找到真相,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第一:到火葬场去。
  我爹承包了火葬场十几年,也是在火葬场出事儿的,如果想要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去火葬场肯定是第一选择。
  第二:找到我给你买的媳妇儿,然后生个大胖小子,万一你死了也省的老王家绝后。
  不是总算说钱不够吗,啥时候给我买了媳妇儿,我咋不知道?
  第三:不要相信任何接近你的人,活下去,谨记!
  最后一条,是用红色的笔迹写的,好像血一样扭曲。
  我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在那张纸下面,还有一个手机,好像是新的,我就随手拿了起来揣兜里,估计是老爹最后留给我的礼物吧。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1 10:55:52
  然后我就把手伸到了旁边那个匣子。
  开毛的玩笑,我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啊,老爹转移的六千万赃款就在这儿,我能不要吗?
  结果我转身就把那匣子给摔了,里面是空的。
  真伤心,你人都走了,居然还摆了我一道!
  不过这么一闹,我心里面倒是没那么伤心了,要是爹还在这儿的话,估计会指着我大叫傻瓜一边哈哈笑吧。
  咚咚咚!
  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敲门上把我给惊醒了。
  不会是法院来查封了吧,可是现在是半夜吧。
  我就问,谁啊。
  结果从外面传来了一个有些沙哑虚弱的声音,小兄弟,我手腕儿弄伤了,来借个布条子包扎一下。
作者:峻瑀 回复时间:2018-11-01 13:07:45
  为什么你刚注册就上了头条,我都写了很多年了还没上过,不公平啊
作者:清风问川 回复时间:2018-11-01 13:34:50
  @第六只乌鸦ya 2018-10-31 11:41:56

  “我只知道她的艺名,叫夏梦。”刘叔说道。

  -----------------------------
  日,居然叫夏梦
作者:股海掏金咨 回复时间:2018-11-01 13:40:26
  鬼扯了
作者:ggs_2001 回复时间:2018-11-01 13:44:52
  写的不错, 有水平, 一开始就抓住人心了
作者:花匠菜农 回复时间:2018-11-01 14:00:51
  好文采
作者:奥运亚军 回复时间:2018-11-01 14:26:05
  我只知道她的艺名,叫夏梦
作者:刀锋很锋利 回复时间:2018-11-01 14:37:41
  继续写,别放弃
作者:呵呵赂 回复时间:2018-11-01 14:43:00
  想结婚了
作者:留半清醒留半醉 回复时间:2018-11-01 23:30:48
  好文笔
作者:蹲在墙角的宅棍 回复时间:2018-11-01 23:35:22
  厉害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2 08:24:30

  那个声音听起来很虚弱,进气少出气多的感觉。
  门外站着一个黑影,穿着一套黑西服,大半夜的快跟外面的夜色融合到一块儿了。
  低着头,看不到模样,只看到他左手捂着右手的手腕,一股一股黑红的血液从指缝里面涌出来,噗嗒噗嗒的掉在地上,脚下已经是一大滩的血水。
  那模样吓了我一跳,这不会是伤到了动脉了吧?这可得赶紧弄好送医院,不然会出人命的。这孬货,这么重的伤,自己身上衣服扯一块不就得了。
  我连忙把这个人叫进屋,转身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寻找能用的布条。
  这人不会是黑社会,跟人干架的时候被砍了吧。我心里面有些后悔,可是也不能把人给赶出去。
  王燚!
  我心里面正转着小心思,突然听到有人叫我,我下意识的转身,可是身后除了那个人之外,也没别人了,他咋知道我叫王燚?这破名字是我爹给取得,说我五行缺火。
  还别说,这人身上穿的这一套西装看起来还挺眼熟。
  “你咋知道我叫王……”我就问他。
  我的话还没说完,头顶突然咔嚓一声,灯泡立马就灭了,整个房间里面一片漆黑。
  嘶!
  我被吓了一跳。
  布条找到了吗?那个人又说话了,这声音也耳熟,就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
  找到了,我说。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2 09:54:44

  给我吧!
  我估摸着这个人可能快要撑不住了,虽然黑乎乎的一片,不过我还是抓着手里面的布条就递了过去。
  就这时候头顶的灯泡突然间闪烁了一下,又亮了。
  然后我只看到一张沾满了鲜血的脸庞就扑在我的面前不到一尺的距离,我甚至能清楚的嗅到从那人脸上传来的刺鼻的血腥味。
  那人的脸上全都是血,大大小小的黑血块顺着那个人的脸滚下来,突然间看到的画面,差点儿把我给吓晕过去,我的身体都僵硬了,动都动不了。
  可是,更加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那个人抬起自己不断流血的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就是这一下,在那鲜血淋漓当中,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模样。
  “刘叔!”
  我的声音都是尖锐颤栗,就好像从嗓子里面挤出来的一样。
  这个男人,是刘叔。
  那一套熟悉的西服,熟悉的声音,还有,那个女警察说的,刘叔是在自己房间里面割腕自杀的。
  刘叔已经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鬼!
  当那个字眼出现在我脑子里面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好像要炸开一样。
  就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的力气和勇气,原本僵硬的身体居然能动了,转身踉踉跄跄的就往后跑,这纯粹是本能的反应。
  可是很快我就跑不动了,我的手腕被抓住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2 11:25:00

  冰凉冰凉黏糊糊的,我知道那是那个家伙的血手,就好像爪子一样,死死的扣在我的手腕上。黏糊糊的滋味让人毛骨悚然。
  我被吓得尖叫连连,别说我不爷们儿,这时候没人能爷们的起来。
  我努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可是那家伙的手非常有力,我感觉手腕都要破皮了。
  然后那个手腕一个用力,我刚跑出去没两步的身子立马就被拉扯回去。
  紧接着我就感觉顺着那个手腕儿,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面一样,就感觉我的身子立马变得麻痹起来,一动不能动。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叔冲着我狞笑着,手腕上的血好像流不完一样哗啦啦的。
  他龇牙咧嘴的,冲着我狞笑着,一只手抓着我的手掌,另一个流血的手抓着一把锋利的刀。
  他张着嘴,好像是在对我说什么,但是我完全听不到,可是我知道他想要干嘛。
  我想说不是我们害死他的,可是我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叔抬起手,猛地在我右手手腕上一个划拉。
  噗!
  一大股血就喷了出去,一阵钻心的疼痛立马就传遍全身,可是我连惨叫都叫不出来。
  我要死了!虚弱的感觉席卷整个身子。
  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经快要完了,我眼前刘叔那个狞笑的脸看起来都有些扭曲了。
  难道,我就这么死在这儿?可惜了,我老爹交代我的事儿,一个都还没搞定呢,也不知道老爹给我买的那个媳妇儿究竟长得什么样。
作者:涨势凶猛888 回复时间:2018-11-02 11:47:45
  加油,更新太慢了!
作者:美杜莎2599 回复时间:2018-11-02 13:41:00
  ma一下
作者:深承 回复时间:2018-11-02 20:10:10
  氛围渲染很好,抓人!笔力老到!
作者:哈哈气 回复时间:2018-11-02 20:43:50
  可以,想看后面
作者:一生跟党走 回复时间:2018-11-02 22:29:54
  一条才更这么点儿啊。。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3 09:00:30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旁边一阵黑气突然间蹿了过来,直接撞在刘叔的身上,刘叔的身体立马就被砸飞出去。
  在那一片黑气当中,好像笼罩着一个人影,模糊当中,我只能看到那个身影好像非常的纤细!
  很明显那个黑影比刘叔要牛逼一点,没多长时间就把刘叔给逼到了角落里面。
  我能听到刘叔的声音很是愤怒,咆哮连连,但是对面前那个黑影却是无能为力。
  他不是那个黑影的对手,然后转身就看向我,瞅准了一个机会就扑了过来,那黑影来不及阻止。
  我脑袋一沉,就晕过去了。
  “孽障,休得伤人!急急如律令,破!”在我彻底昏过去之前,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女声。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发现自己还在房间里面,四周乱糟糟的。
  然后我就想起了昨晚上的事儿,不会是做梦吧。
  “你醒了?”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就是我昏过去听到的那最后一个声音。
  连忙转身过去,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梳着一个马尾辫,看起来好像清爽大学生的女孩子。
  柳叶眉,瓜子脸,丹凤眼,樱桃小口一点点。长得极好,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个打扮也是很惹火,上身只穿着一条还没到腰部的T恤,勉强包住鼓囊囊的胸脯,在肚脐眼上方打了一个蝴蝶结,那性感的小蛮腰全都在外面。
作者:一生跟党走 回复时间:2018-11-03 09:53:56
  早呀,楼主。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3 10:30:45
  下半身那是一条牛仔热裤,堪堪只是包住了大腿跟的位置。
  一双白大腿,让人口干舌燥。
  “白大腿……不对,美女,你是……”我差点儿说走嘴了,连忙改口。
  “我姓薄,叫薄凝儿,昨晚上我救得你;我说你怎么连那么一个不成气候的小鬼都对付不了?”美女冲着我说道,似乎对我对付不了鬼非常的奇怪。
  薄凝儿的话,让我一阵无奈,我说那可是鬼啊,我怎么对付?我现在知道,昨晚上发生的事儿都是真的,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而且还找上我了。
  能把鬼说的那么轻松的,恐怕也就这薄凝儿一个人了。
  只是薄凝儿听了我的话,好像比我更奇怪一样,满脸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我。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薄凝儿说道:“名闻天下的恶菩萨前辈的儿子,居然……怕鬼?”
  恶菩萨?这说谁呢!
  “说你爹呢。”薄凝儿一拍额头:“你不会连你爹的尊号都不知道吧?”
  还菩萨呢,你看我爹那样子,每天无肉不欢,无酒不行,穿个大裤衩,夹着个烟卷儿,哪儿像个菩萨。
  看我好像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薄凝儿有些无语:“看来父亲大人真的是什么都没跟你讲,也罢,我就跟你说一下吧……父亲大人早年在少林寺学习佛法,后来……”
  我本来听得正起劲的,耳朵里面突然听到了两个不一样的字眼。
  “等一下,你说什么,父亲大人?”我瞪大了眼睛。
  “没错,我是江南薄家第二十三代独生女,也是你的未婚妻,父亲大人不会连这一点都没告诉你吧?”
  我们俩大眼瞪小眼,我爹说给我买了一个媳妇儿,难道说就是眼前这一位?



  。
作者:飞鸟和鱼蓝天 回复时间:2018-11-03 13:08:48
  更得太慢了
作者:一生跟党走 回复时间:2018-11-03 13:22:22
  楼主的乘的蜗牛车呀,太慢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4 09:32:00

  我也是刚从那张纸上面看到我爹已经给我买了一个媳妇儿。难道说就是眼前这一位?
  我又偷偷瞄了一眼薄凝儿,那长相,那身段儿没的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不知道我爹花了多少钱,才给我买了这么一个漂亮媳妇儿。难得的,我想给我那个不知道坑了我几次的老爹说声谢谢。
  只是现在老爹都没了,人家姑娘还承不承认这门亲事?
  “对了,父亲大人呢,这里怎么变得这么乱糟糟的了?”薄凝儿皱着眉头,看着四周一片混乱的模样,似乎有些厌恶。
  我说他走了。
  薄凝儿一愣,去哪儿了?
  我说死了!
  薄凝儿脸色又变了,说这不可能,恶菩萨在这行名满天下,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死了。
  我就说是真的,在火葬场里面发生了意外,被炸死了。
  眼瞅着薄凝儿的脸色不断的变幻着,我心里面估摸着这个女孩儿可能是在考虑毁约的事儿。与其让人家毁约还不如我自己说了算了,还省的丢脸。
  “我爹已经没了,这婚约的事儿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就这么作罢算了。”我说着心都在滴血。
  这么漂亮的妹子,上哪儿找?不过我也明白,这么漂亮的妹子,那也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养得起的,现如今我身无分文,没房没车没工作,我凭啥子有这么一个漂亮的未婚妻?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薄凝儿却是摇摇头:“你放心吧,我们江南薄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却也不屑于做出毁约这种事情,婚约就是婚约,我还是你的未婚妻,但是这婚期还没定下,所以……”
  我表示理解,这妹子没当下立马转身走掉那就是很给面子了,更何况这个女孩儿还原意承认这个婚约,我心里面其实也有点小高兴。
作者:罗宾 回复时间:2018-11-04 09:41:40
  LZ,继续保持每日更新的工作量,一贯在潜水的俺会鼎力支持你的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4 11:02:15

  然后我问薄凝儿这恶菩萨是什么意思?薄凝儿就说那是我爹早年的称号。
  早些年的时候,我爹在这一行里面那是翘楚,菩萨是说他有着菩萨一样的法力,恶字是说他心狠手黑,下手毫不留情,宁杀错不放过。
  有菩萨的法力,没菩萨的慈悲,所以叫恶菩萨。
  说着,我看薄凝儿满脸的景仰:“你不知道,在我们这一行里面,父亲大人那可是很多人的偶像。”
  乖乖,没想到我那个不修边幅的老爹居然还这么有本事。
  “你现在已经惹上鬼了,迟早也要走上这一行,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的。”薄凝儿说。
  我就又问他,那个鬼是怎么回事儿。都过去半年了,怎么现在才找上门。
  我把我们烧尸体和刘叔自杀的事儿,以及火葬场爆炸的事儿简单说了一下。
  薄凝儿小手指放在嘴角,思考了一下说,人要是正常死了,生老病死之类的,多半都是直接入轮回。
  而那些枉死之人,大多都会变成鬼。一些心中有执念的人,也会变成鬼。
  薄凝儿说:“那些有怨气的人,肯定变鬼,时间不一,不过多半都会在头七之前,也有一些例外,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给阻挠了,导致过了半年才找上来。”
  我说那个他又不是我害死的,为什么会过来找我?
  薄凝儿就说,虽然不是我害死的他,但是你们收了一百万的酬金,结果他还是死了,他就认为是你们没有帮他把事情解决,收了钱不办事儿,所以他就来找你来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4 12:32:30

  你说我这冤不冤,收的钱都变成了冥币,到头来还要被一个鬼追杀,我这招谁惹谁了?
  似乎看我有些害怕,薄凝儿又安慰我说:“别担心,那个鬼的实力还很弱,他还没那个实力直接伤害你,不过是制造一些幻象吓唬吓唬你而已,你看你身上有伤吗?”
  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连忙挽起袖子,手腕上一丁点儿的伤痕都没有。
  “但是你也别大意,虽然说是幻觉,不过如果你认为你死了,那你可能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而且看样子这个鬼也是刚刚形成的,不能报仇,他的怨气肯定会越来越强。”
  我更担心了,就连忙问薄凝儿,昨天怎么没把那个鬼杀了,一了百了。
  结果薄凝儿撇了撇嘴巴说,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拿红口白牙去杀啊。
  这么一说还真是,这妹子穿的这么清凉,身上的确是没地方放那些类似桃木剑之类的东东。
  我就问她那我怎么办,如果再遇到那个鬼的话,我不是死定了,薄凝儿也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守着我。
  结果薄凝儿安慰我说:“放心吧,我看那个鬼,半月之内成不了什么气候,伤害不到你。”
  “那半月之后呢?”
  “半月之后,我的家伙都来了,还怕那个鬼做什么,我帮你收拾了他,我薄凝儿的未婚夫要是让一个小鬼给解决了,我面子上也挂不住。”
作者:tretgresg 回复时间:2018-11-04 13:47:10
  支持一下,写的有让人看下去的欲望。
作者:滹沱河 回复时间:2018-11-04 15:29:10
  等更新是多痛苦的事呀。养肥点再看。
作者:xyzv1985_11 回复时间:2018-11-04 15:42:30
  同是天涯看看客~~~深知~~~看书容易,写书难~~~~
作者:fzrfzrfzr123 回复时间:2018-11-04 15:48:26
  可怕
作者:cela12 回复时间:2018-11-04 16:42:30
  楼主出书吗?我给你出版实体书
作者:renxiaodi315 回复时间:2018-11-04 17:20:30
  啊每日必看楼主莫急作品得好好写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回复时间:2018-11-04 20:48:40
  非常好看,楼主辛苦,静等更新
作者:fdjj123456 回复时间:2018-11-05 01:54:20
  大爱楼主,专心写作,不搞别的,一路看下来,清静,过瘾
作者:乏味天空 回复时间:2018-11-05 08:48:40
  默默的顶起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5 09:26:45
  看起来薄凝儿年纪不大,二十岁的样子,可这说话的样子却是老气横秋的。
  顿了一下薄凝儿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就说,先到火葬场找个工作去,这房子马上就不归我了,火葬场那边管吃管住,就是阴森了一点儿。
  我下意识的在心里面藏了一点儿东西,没全部说出来。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点儿动静。
  我出门儿一看,结果发现是法院的人过来查封房子了。
  我跟他们说让他们再等我半天时间,我把东西收拾一下,马上滚蛋。
  可是一个工作人员满脸鄙夷的盯着我:“我们都给了你一天时间了,你都在磨蹭什么,不行,现在马上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人家死者的家属要要赔偿都闹到法院去了,快点滚。”
  妈的,两个死者加上十几个尸体,总共的赔偿款也就二百万不到,但是我们这个房子上下两层还是门面房,这片地面没个三百万根本拿不下来。
  什么要赔偿,还不是想要把我这房子拍卖了,然后快点儿分赃?
  心里面虽然生气,但是我也只能陪着笑脸,央求那些人再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收拾。
  可是那几个人根本不肯多给我一分钟时间,一人卡着我脖子拖着我就往外拉,另一个就冲进去,准备把我的东西给丢出来。
  可是那人刚进去,立马就被人一脚踹了出来,捂着肚子,半天爬不起来。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5 10:57:00

  然后就看着薄凝儿阴沉着脸色从里面走出来:“你们想干嘛,老娘的房子,我看谁敢动!”
  好家伙,这么漂亮的妹子这么彪悍。
  几个人都愣了:“这怎么成你的房子了?”
  “废话,这是我未来的老公,这房子不是我的是谁的?”薄凝儿冷哼一声说道。
  我看到那几个人的眼神儿都非常奇怪,这人什么狗屎运,居然有这么漂亮一个女朋友?
  “喂,姑娘,你可能不知道吧,你男朋友他们家犯事儿了,这个房子马上就要被查封拍卖了,谁让你男朋友给不起赔偿款呢,我看你们还是早点儿分手好了,省的把你也拖下水,随便找一个,哪一个不比这个小子强?”一个家伙笑嘻嘻的调笑着:“实在不行,你找我啊,我比他也强多了。”
  那几个人哈哈大笑,我心里面憋了一股子火气,恨不得一拳砸在他脸上。
  可没想到薄凝儿满脸的鄙视:“就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哪个地方配得上老娘?赔偿款有多少,我给了。”
  “小姑娘,别说大话闪了舌头,那可是一百五十八万。”其中一个人冷哼一声说道。
  可是薄凝儿根本不在乎,问几个人要了法院的账号之后,拿出自己的手机,随便拨弄了两下。
  然后没过多长时间,那几个人就接到了电话。
  房子不用查封了,赔偿款已经付清了!
  我爹给我找的这是一个什么媳妇儿啊?
  长得漂亮身材好,又有本事,这样的女人要花多少钱才能买的来,而且人本身就不缺钱。
  在那几个人走了之后,我也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薄凝儿,我只感觉这个女人是越来越神秘了。
  “以后这个房子就是你的了。”我说道:“我到外面找个地方去。”
  “为什么?”薄凝儿满脸的狐疑:“这是我们的房子,你也进来一起住吧。”



  。
作者:飘雪默默 回复时间:2018-11-05 13:44:40
  拜读大作
作者:伊一君 回复时间:2018-11-05 13:49:40
  好看好看!!!作者加油!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6 08:24:15

  被一个美女要求同住一屋,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的。
  不过我给拒绝了,人姑娘那么大大方方的,反倒是显得我有些小家子气。
  虽然有这么一个漂亮的未婚妻我很高兴,但是在我心里面还是老爹嘱咐我的东西更重要。
  如果这纸条是那天晚上留下来的,到现在那可过去有半年了。
  我拒绝了薄凝儿,薄凝儿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过薄凝儿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嘱咐我多加小心。
  “实际上你跟我住在一块儿是最安全的,这样对你最好。”薄凝儿说。
  薄凝儿似乎很想让我住下来,但是看劝不动我,就叹了一口气:“你要一个人在外面也行,但是那个鬼随时可能找上门。”
  一想到刘叔的鬼魂,我身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啥,可能是这个薄凝儿太美了吧,让我感觉仙女儿一样高不可攀,在她旁边我浑身不自在。
  “这样吧,我给你个护身符,你戴上。”说着薄凝儿就伸手到自己胸前的沟沟里面。
  那一幕看得我眼睛都直了,恨不得那是我的手。
  很快薄凝儿就从胸口沟壑里面摸出来了一枚玉佩,取了下来,走到我面前,根本不容我拒绝,就把那一块玉佩戴在我的脖子上。
  香喷喷的,很好闻。
  跟美女这么近距离接触,我的鼻尖上面都是汗,眼睛都不敢往前看,非礼勿视。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6 09:24:30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这块玉能够避鬼驱邪,你戴上之后,普通的小鬼近不了你的身,这样我就放心了。”拍拍手,薄凝儿笑眯眯的说道。
  她那个模样,好像是真心的在担心我一样。
  “手机。”薄凝儿冲着我伸出手,可能是出于在美女面前不想丢脸,我把老爹留给我的那个新手机拿了出来。
  “上面就这三个号码啊,那再加我一个好了。”薄凝儿笑着,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输入进去:“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事儿,马上打我的电话,我可不想我未来的老公那么早就死了。”
  然后我提留着两个大行李箱就走了,走着走着总感觉好像有人在后面盯着我一样,我就转身往回看,结果就看到薄凝儿还站在门口注视着我,看我回头还在冲我招手。
  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发酸。
  我跟薄凝儿不过刚认识,被一个我都没见过的婚约束缚着,这是我第一次在老爹去世之后感觉有人关心我。
  离开了之后,我就直奔火葬场,一方面我要完成老爹的嘱托,想要调查清楚究竟出了啥事儿,就必须要从火葬场开始。
  第二个方面,我现在身上没几个钱,撑不了多久,火葬场那边管住,工资高,也能养活我自己。
  火葬场重建了,旁边还建了一座巨大的铜身佛像,据说是请高僧开过光的,能镇邪。
  还是之前的几个老员工,继续在这儿干活儿,我还都认识,除了前面负责登记的换了一个美女,叫苏荔,这个活儿之前是我爹亲自做的。
作者:xueshenghua 回复时间:2018-11-06 10:08:20
  作者文笔很好,给力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6 10:25:00

  刚来这里的时候还闹了一个笑话,人美女看到我直接就问我要死亡证明,还问我哪个亲人去了?
  我说我爹半年前就走了,家里就我一个。
  结果苏荔居然满脸奇怪的跟我说,死半年了,怎么还没烧掉,都烂了吧?
  知道弄错之后,苏荔连忙对我道歉,还说我能来真是帮大忙了,最近火葬场里面都忙不过来了。
  我被吓了一跳,这要死多少人,火葬场才能忙不过来。
  苏荔就说不是死人多,是火葬场里面的人手不够了。
  苏荔没啥心眼儿,而且好像这里也没几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话匣子打开就关不住了。
  “你不知道这地方半年前发生了一场爆炸,死了三个人呢,据说还有一个人的尸体找不到了,外面都说这儿闹鬼了。后来就又重新招了两个人。”
  “可是王大爷仨月前,突然得了怪病,然后人就这么没了。”
  “上上个月,李叔也突然死了,据说是喝了点儿小酒,一头扎到水坑里面,就淹死了。”
  苏荔看了我一眼说,上个月新招了一个人姓张,年轻小伙子,跟你差不多大,准备烧一个尸体的时候,突然身子抽搐,就死了。
  先是爆炸,炸死了三个,然后接连又死了三个人流言就传开了,说这火葬场里面闹鬼,招聘广告发出去都没用,年轻小伙子不愿意来,倒是来了几个六十多的,可是连尸体都搬不动。
作者:无名大胸男 回复时间:2018-11-06 11:20:09
  这是个故事 我以为是自己的情感经历
作者:有蛀牙的糖果 回复时间:2018-11-06 13:11:10
  看得过瘾
作者:雷雨西瓜 回复时间:2018-11-06 17:16:50
  欢迎老朋友。
作者:刀锋很锋利 回复时间:2018-11-06 18:06:44
  马克
作者:范谷秋他爹 回复时间:2018-11-06 18:57:30
  刚看到有人说作者写的不好,你行你去写啊
作者:guanenyu2008 回复时间:2018-11-06 20:26:20
  等着刺激精彩
作者:ov2 回复时间:2018-11-06 21:19:20
  有人在看么,给作者顶个贴啊
作者:王9W 回复时间:2018-11-06 21:32:37
  还有吗?写的不错啊
作者:云雾山木 回复时间:2018-11-06 21:57:15
  楼主有文才。
作者:岂能尽如我意 回复时间:2018-11-06 22:27:40
  记号 渐入佳境
作者:lin_02 回复时间:2018-11-06 23:27:40
  特来支持作者
作者:落尘的书 回复时间:2018-11-07 07:38:41
  make
作者:宋树贵 回复时间:2018-11-07 08:42:24
  给作者顶个贴
作者:yuxiao19841028 回复时间:2018-11-07 09:28:30
  啊忍不住了
作者:七哥很强大 回复时间:2018-11-07 09:36:31
  台上真热闹,台下瞎吵吵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7 09:51:30

  苏荔一番话说的我满脑门的冷汗,看来这地方还真不太平,不知道这些人的死跟我爹的事儿有没有关系。我总感觉,我爹让我来这儿,不是那么简单的。
  然后苏荔带着我到了炼尸炉那边。
  炼尸炉那边有两个五六十岁的大叔正在忙活着,其中一个身材高大,虽然上了岁数,但是看起来依旧很壮实的,名字叫做杨坚,叫他杨叔。
  另外一个岁数差不多,就瘦小很多,看起来像是那种很奸诈的小老头儿,姓林,苏荔叫他林叔。
  还有一个年纪甚至比我还小,可能只有不到二十岁的青年小伙儿,前几天才招进来的。
  苏姐,我就知道是你来了,你身上那香味儿,比桂花都香,我一闻都知道是你!小刘看起来很机灵,也很会说话。
  苏荔明显被小刘夸奖的很开心,俏颜如花,油嘴滑舌的没个正经,诺,这是今天新来的小王,你们认识一下,我到外面去忙了。
  杨叔林叔我认识,我爹还在的时候就是这火葬场的老员工了。看我进来,两个人相视一眼,眉头都皱了起来,然后杨叔就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问我怎么来了。
  我说没办法,人被逼到了这个地步,总得活下去吧,这地方管住能少个住宿费。
  杨叔就叹息了一声,说:“没事儿,安心在这儿干吧,你爹之前那么照顾我们俩,我们也会照应你的,小刘已经跟着学了一天,你也看着点儿吧。”
作者:twtofn86 回复时间:2018-11-07 10:29:58
  赞位
作者:莱州超越 回复时间:2018-11-07 10:55:18
  文笔很棒,故事精彩,支持一个!期待楼主继续更新。。。。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7 11:21:45

  然后我就看着小刘和林叔推了一辆推车进来,白布下面就是一个尸体。
  之前虽然老爹经营火葬场,但是我基本上不往这边凑,实际上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死尸的样子。
  煞白煞白的,尸体已经有一些浮肿,眼球凸出,嘴巴外翻,还能看到一截绿色的舌尖,肚子看起来就跟气球一样。
  虽然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模样,心里面还是有些发怵。
  没想到人死了之后,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边摆弄着尸体,杨叔一边说,跟你讲几点这里面的忌讳,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信这个,但是这个规矩你们最好别破坏了。
  不同属相的人,要进不同的炉子烧,这个人是属龙的,要到那个炉子,千万不要弄错了。
  我点了点头,炼尸炉这边总共有十二个炉子,分别对应十二生肖。
  搬尸的时候,不能嫌脏,要让尸体的头部靠在自己怀里,省的让尸体不舒服。
  杨叔阴恻恻的说着,你让他舒服,他就让你舒服,你让他不舒服,他也让你不舒服。
  那种语气,说的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千万不能撞尸,尸体掉到地上,碰到门上都算是撞尸!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千万,千万不要跟死人说话……”杨叔的声音听起来越发显得诡异了,眼珠子好像都泛着一种绿油油的光。
作者:第六只乌鸦ya 回复时间:2018-11-07 12:51:59

  我的身子都哆嗦了一下,人在这里面工作久了都会变成这样子吗?
  然后杨叔他们把那个尸体给推到了龙首炼尸炉前面,看了一眼那个尸体,杨叔拿了一把刀。
  就在我面前,把刀插进了那个尸体的肚子里面,然后用力一划。
  噗……
  一股臭味顿时在这里弥漫过来,然后里面稀里哗啦都生霉菌的绿色的肠子内脏液体之类的东西流了一滩。
  那一个画面,差点儿看得我都吐了,强忍着恶心,我问杨叔这是干啥?
  杨叔说,这叫开钢锭,把肚子剖开,不然的话在里面烧的时候,尸体会炸,炸尸不吉利。
  然后就是加油,开闸,把尸体推到炼尸炉里面,一点火,尸体立马就着了,扑面而来的就是那股热浪,还有烤腐肉的味道……大火里面,只能看到两个黑乎乎的眼窟窿。
  烧完之后,骨头不会完全烧成灰,一些比较坚硬的地方,比如说腿骨那些,还要人工去砸碎,最后用扫帚把骨头碎片和骨灰扫起来,装三分之一左右到骨灰盒,剩下的倒掉。
  要全部装的话,三个骨灰盒都装不下,感情这人死了,连个全尸都没有。
  打好标签之后,等家属过来领。
  后面还有几个尸体,杨叔揭开白布,看了一眼,然后就让我和小王出去,说剩下的尸体他们两个来烧。
  隐约间,我看到那个白布下面好像放着一个红色的纸封!



  。
作者:敢动动我_试试的 回复时间:2018-11-07 14:56:13
  很精彩,期待更新!
作者:gkajkj 回复时间:2018-11-07 15:53:10
  不知道咋说,但是楼主写的真的很好
作者:岳小帅1 回复时间:2018-11-07 16:24:59
  路过,留个赞,占个座
作者:ayaya00 回复时间:2018-11-07 16:36:40
  整个故事没有什么啰嗦的情节,很多地方读起来既不荒唐也不虚假过度夸张,很不错,好书值得推荐
作者:wordexcel123 回复时间:2018-11-07 18:26:50
  精彩,好久没看到如此好文章。楼主加油
作者:liuhezeran 回复时间:2018-11-07 19:24:20
  楼主千万别太监啊。天涯太监太多了。
作者:Jan111 回复时间:2018-11-07 20:05:30
  从前有个太监。。。。。。。
作者:5750164 回复时间:2018-11-07 23:13:20
  好久没坐沙发啦!郝郝板凳也占不客气啦!
作者:liuxianning 回复时间:2018-11-08 00:59:00
  唉!每天都来看看,楼主快点回来
作者:美杜莎2599 回复时间:2018-11-08 01:14:50
  俺估摸着哩,还有一个半时辰,那啥,就该更行了
上页 1 2 3 下页   
易读助手
Copyright 20010-2011 www.zx884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8848在线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