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区新利街民利村干部私卖土地乱象揭秘

作者:阿城新利街高树良 发布日期:2018-10-12 20:27:39
  阿城区新利街民利村干部私卖土地乱象揭秘
  俗话说金秋万民乐,此时正是农民收获一年希望的季节,然而,黑龙江阿城区新利街民利村高树良、李明军,李旭华,赵春等农户却还都在为土地被黑龙江省建工集团强征却拒绝对土地附着物进行合理土地赔偿而奔走,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高树良2015年就已耕种的三年才能收获的川贝药材却被村镇干部推说不知情而拒绝合理赔偿,其他十来户村民种植的粘玉米也因为没有签订不合理的征地协议而没被赔偿,在这场强征过程中,马壮也经历了父亲马金生被黑龙江建筑集团雇佣人员用铁棒打伤后二次病发不治而亡的伤痛,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最让高树良等村民们不理解的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没了,当地纪委也调查了,可村干部有几大迷团至今没对村民们公示,一是村干部到底私卖多少公家土地?二是村干部把卖子孙后代饭碗土地的钱到底都挪用到哪去了?三是村上卖给黑龙江省建工集团是企业用地预征土地程序合法性存疑,存在少批多占情况,到底多征占了多少?四是村违建现象严重,不但村干部私卖土地被买主违建,而且村支书自已也带头违建。
  高树良、李明军、赵春等在内的一部分村民一直质疑并村支书何景仁、村会计刘兴富私卖长期耕种霸占的村集体土地,村民们反映村会计刘兴富98年土地小调整后,应分2口人共9.8标准亩土地,另以权谋私霸占耕种了村集体沁头垄子12亩长达20年,2014年刘兴富又将这块村集体土地当成自已所有的私卖给的中乙包装建厂,村支书何景仁应分5口人17.9标准亩土地,另将村集休顺道子树苗地10余亩霸占耕种,2015年何景仁也将这块村集体私卖给了一家私企建厂。高树良等村民们认为村会计、村支书二人耕种土地时就没有经过全体村民同意,是以权谋私霸占的,何景仁还是破坏树苗地后耕种的,而且这地籍仍属集体机动地,根据村民组织法,村集体经济重大事件必须经村民大会批准通过,二人没有权利将土地违法私卖并将卖土地款据为已有,虽然在村民们在向纪委举报后何富仁将所卖土地款做帐上交,但高树良等村民们对从不进行帐务公开的村账目的真实性、客观性、公正性存在质疑,因为村支书本人就是违建者,又纵容买土地的私企任意改变土地用途,同时民利村二次预征土地过程后,国家财政给农民的土地各项补贴依然照发,直到2017年7月23日黑龙江省建工集团强征土地后,这些补贴才停发,然而,给村民们土地赔偿金却按照2012年预征时结算,对此,高树良等村民认为,如果预征给黑龙江省建工集团企业的土地合法,那么土地已经在预征中土地流转,当地政府就存在着违法套取国家土地补贴的情况,如果被征地农民的土地各项补贴合理,那么村民们的土地赔偿金就不应该按照2012年结算,而应该按照实际被征占的2017年结算,而且高树良等村民们认为,黑龙江省建工集团所征占的土地并没有经过公开拍卖的法定程序,1995年,国务院《关于做好1995年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意见》(中发〔1995〕6号)就已明确提出,今后不准搞“土地预征”,而阿城区新利街民利村竟然置国家文件于不顾,在黑龙江省东风监狱、黑龙江省建工集团的二次土地预征中,违法多征占村民土地囤积,从中谋利的动机昭然若揭。
作者:阿城新利街高树良 回复时间:2018-10-20 22:49:11

  
  
  
  
  
  
  
  
  
  

  
  
  
  
  
  
  
  
  
  

  
  
  
  
  
  
作者:阿城新利街高树良 回复时间:2018-10-21 16:37:5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89a1131d0102xrc4.html
作者:阿城新利街高树良 回复时间:2019-03-10 13:32:02
  土地卖了,钱哪去了?

  天涯论坛上发布过“阿城区新利街民立村私卖土地乱象揭秘”一文后,很多网友私信回复诉说自己所在地有不同的版本,但大岁数村集体在买卖土地中有大量的村集体经济积累,成了富村,可在阿城新利街民立村高树良、李明军等村民心里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反倒认为村却因此穷了,因为村卖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钱却不知道哪去了?而且,至今他们几户的土地补偿款和地面附着物补偿款和青苗款都没有得到任何补偿,被推来推去足足扯皮了一年多。
  2017年7月23日,黑龙江阿城区新利街民立村高树良、李明军,李旭华,赵春等农户还在同政府交涉“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区”项目征占土地补偿问题,在与高树良等村民没有协商好和签订任何协议的情况,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区的建设施工方黑龙江省建工集团直接动用大型机械和大量保安强征,在这场强征过程中,马壮也经历了父亲马金生被黑龙江建筑集团雇佣人员用铁棒打伤后二次病发不治而亡的伤痛,而保安的指挥者黑龙江建工集团却无人受到追责,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高树良2015年就已耕种的三年才能收获的川贝药材被黑龙江省建工集团现场施工负责人张胜利指挥人强行用挖土机挖掉(有视频为证),这之后,高树良等村民多次找到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区园区主任即副总经理王开明谈土地赔偿,王开明一推再推,只说有人负责却拒绝说出详情,甚至说出由当地派出所负责此事,无奈村民多次找到村镇干部,原村书记不管,让找镇干部,镇干部先让建工集团去,理由是强征是建工集团自已强征的。
  2018年3月起,高树良等村民就多次去土地征占方黑龙江省建工集团去反映土地赔偿问题,工作人员口头答复是阿城区政府欠集团钱主动用土地顶的帐,工作人员声称建工集团给农民的赔偿是7.2万,所以赔偿款回去向政府讨要,建工集团不管。村民们回到村委会再次询问,得到村干部给每亩3.26万元,高树良的药材、村民们的粘玉米损失不管,街道办事处,领导和村支书对维权信访的高树良等村民说,不同意爱哪告就哪告去,哪你也告不赢,而且街道办事处还给了高树良书面答复。

  在从村到镇,从镇到区,从区到市,由市到省,由省再到国家级的逐级信访长达一年多的维权过程中,区纪委也把原村书记查处撤掉了,区委也新委派了新的街道办书记,黑龙江省监察委第7巡视组也进入过黑龙江省建设集团巡视,但村民的赔偿款依旧没有任何人与村民们沟通,有焦急的等待和自费的调查中,村民们才慢慢理清了自已的土地征占背后的故事:
  一、土地强征中的各级隶属关系
  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位于阿城区新华镇,建工集团承建的建筑产业示范园项目,一期占地面积28.8万平方米。其中装配式PC构件生产基地、建筑钢结构生产基地和新型混凝土研发试制基地由建工集团投资并EPC总承包,预计总投资额4.5亿元。
  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园区主任王开明是科创投资集团副总经理兼任的,2011年1月任过漠河县长,后任过漠河县县委书记,网络上可以随时查到他的公开简历和其他正负面资料。而科创投资集团和黑龙江省建工集团均隶属于黑龙江省建设投资集团。而现场强征指挥负责人张胜利是黑龙江省龙冠混凝土制品工业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黑龙江省龙冠混凝土制品工业有限公司是黑龙江省建工集团下属单位。

  二、部分村民土地赔偿款疑似冒领和挪用
  在村民拒绝签订协议被龙冠公司工作人员张胜利指挥大型机械和保安强征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规划土地中,出现很多利益相关人,关系也错踪复杂,王开明在同各村民见面时并不和村民直接谈,而是和中间包办的利益相关人李某,而龙冠公司工作人员张胜利对高树良、李明军等村民自称是王开明雇佣的人,对高树良、李明军大包大揽拍胸脯说土地赔偿全由他负责包办,而据说某些镇干部也成了拒签人的包办人。有包办的村民每亩高达赔偿6.6万元,当然高出与村镇签订协议的那部分是由包办人直接从建工集团以土方费或其费用名义领走的,而高树良、李明军等村民也在建工集团内部人员听到了他们的土地赔偿款由张胜利等人以土方费的名义领走,所以他们才得到了正在筹备款项的答复,但由于各单位隶属复杂,利益相关人又错踪复杂,所以即使省纪委第7巡视组巡视过黑龙江省建设单位,但村民高树良的土地赔偿仍没有得到最终解决。连最基本的由哪个部门负责村民们都问不到。

  三、批复与强征面积严重不符,存在违法违规强征
  据公开资料和阿城区政府新闻资料显示,黑龙江省建筑产业现代化示范园一期批复文件是28.8万平方米,但据高树良等同村民们自发核实,实际征占就达到46.6万平方米。
  四、土地强征款项疑似被各种虚报层层截留扒皮
  高树良等村民多次公开举报,认为强征土地赔偿款被虚报截留扒皮,没有依据集体土地征收与补偿条例对被征收土地的农民进行补偿发放,而且各个农户发放不一样,有人有背景的每亩高达6.6万,象高树良、李明军没有背景的就直接拒绝给付。
  2012年4月份,新利街道办事处领导对高树良在内的所有村民公布消息说将出卖7.14公倾土地,因为是高产口粮田,所以大多数村民不同意并集体各级反映意见后,新利街道办事处领导对村民口头公布说土地不卖了,村民这才止访,仍然继续种地。
  2015年高玉良等村民开始种9.8亩药材川贝,18.8亩枸杞,这些药材都等到2018年5月节才能收成药,可亩收300多斤,每斤可以卖到最低450元最高550元,其他村民继续耕种粘玉米等经济作物,几年来镇政府和村委会并未出面阻止村民耕种,而且街道依然给村民照常发放国家对耕种土地的地补粮食等各种补贴。
  2015年至今民利村也没有在本村对土地流转出去等工作对村民们公示,违反了国家征用土地公告法,而且这些年村上卖出的钱究竟去了哪里,没有任何单位根据村民组织法及村务公开条例进行公告和公示。民立村二次预征土地过程后,国家财政给农民的土地各项补贴却依然照发,直到2017年7月23日黑龙江省建工集团强征后,这些补贴才停发,然而,给村民们土地赔偿金却按照2012年预征时结算,对此,高树良等村民认为,如果预征给黑龙江省建工集团企业的土地合法,那么土地已经在预征中土地流转,当地政府就存在着违法套取国家土地补贴的情况,如果被征地的农民的土地各项补贴合理,那么村民们的土地赔偿金就不应该按照2012年结算,而应该按照实际被征占的2017年结算,而且高树良等村民们认为,黑龙江省建工集团所征占的土地并没有经过公开拍卖的法定程序,1995年,国务院《关于做好1995年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意见》(中发〔1995〕6号)就已明确提出,今后不准搞“土地预征”,而阿城区新利街民利村竟然置国家文件于不顾,在黑龙江省东风监狱、黑龙江省建工集团的二次土地预征中,违法多征占村民土地囤积,从中谋利的动机昭然若揭。虽然他们几个村民难以改变现状,但他们应得到合理赔偿却无人负责,仅仅是他们没有任何为之包办和社会关系和背景吗?
  五、村集体土地卖了,而应在村积累账面的卖土地的钱村民们不得在知
  黑龙江省建工集团从阿城区政府买的净地,据建工集团工作人员说给政府288-388元每平方米,结果只给村民28每平方米,村上12元每平方米,其余的全被政府拿走。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划拨土地国家给付168每平方米,给村民15元每平方米,其他的全被区政府拿走,而区政府给时任哈市主要领导汇报说给村民5.3万元,实际村民每亩才得1.05万元。而区政府、新利街民利村利用监狱划拨时一同强行预征的土地10.5万平方米,如果现在卖出土地价达每平方米400元,除去给村民每平米15元,溢价近5000万元,但这块预征的土地目前由民利村管理,但相信土地收入则不再给村民,利民村委会实际上在这次违规违法土地预征中扮演了“开发商”的角色,发生多起违法违规预征土地后,村委会变相成了囤积土地的开发商,对上级政府报帐5.3万元每亩,实发到农户才1万元多,利用提前强征囤积几年再卖的时间差获得高数额小金库,借助各村名义隐藏小金库,按道理,土地卖了,又怎么会领到土地补贴,但实际上,国家的补贴钱依然领到土地被强征前。
  土地卖了,钱哪去了?经过2次大卖土地,高树良等村民认为村应当至少有2000-5000万元以上村集体经济积累,然而村书记何景仁和会计刘景富对外宣称说,村上没有钱了!钱到哪去了?什么时间要回来?没人和村民说,也没人公示,村上各种工程,各种卖地,钱到底是怎么花的,村民不知道,也没公示。即使村书记被查处撤职了,至今村民们并没有得到任何部门的公告和公示,而高树良等村民的土地赔偿款仍然不知何时由哪个单位负责赔付。
作者:阿城新利街高树良 回复时间:2019-03-11 00:37:14
  腐败不除,民难安乐!
作者:中国一民声 回复时间:2019-03-11 08:59:12
  不正常程序的背后,必有腐败产生,违法违规乱纪是腐败分子的温床!
易读助手
Copyright 20010-2011 www.zx884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8848在线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