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家——在我生病的日子里

作者:江水年年 发布日期:2016-03-16 11:08:00
  我是新到的一个物业公司,这个物业公司包括保安、保洁和其它管理项目,主要都是服务性质的。

  记得那天我上的夜班,第二天早上吃完饭休息,如常,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左在。起来活动了一下,六点吃晚饭,准备七点的夜班,没有什么异常。

  上班以后,我的任务是一项新任务:检查一至五层楼房的水、暖、电以及其它安全情况,每两个小时检查一次。这些设备均在每一层楼的两边和中间,检查了每个设备要打点,通过打点记录你每次检查执勤的时间,现在保安工作均有这种监督设备。

  第一次是当班班长领着我,告诉我操作规程和应注意的要点,以后就是我自己按时独立执勤了,在执勤过程中如有遗问再请教。

  我打完第二个轮回的点,到第三回的时候,感觉头脑有点不舒服,头脑发昏,记忆力下降,甚至刚才记住的关节又都模糊了。

  这时我就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儿,希望能过去。没想到头脑更不清楚了,连前几次打过的点都忘了,顺原路返回也不行:找不到来时的路,记得还是从一个什么出口,出去转了转,又从大门进去的。

  于是我请假休息,班长说太晚了,现在人们都休息了,况且很多员工都回家了,不在这里休息,找不到替班的。他问我能坚持不,换个岗位也行,找个轻松的。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记不清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甚至说话都说不清了,身体也站不稳。当班班长看着不行,打电话向主管汇报了一下,然后他说你休息去吧,这里我先顶着。

  勉勉强强回到宿舍,幸好,还能找到我的床。顿时天昏地暗,想想过去的事,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脑子里仍然还是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于是我就睡下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19 07:25:37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五)


  我机械地走着,机械地在走着通往回家的路上。在我的眼前,似乎就有这一条死胡同,因为是一条,明和不可行但也要走走,所谓身不由已,我算是体会到了。

  我总嫌汽车走的太快,十个小时的高速,似乎比火车还要快。我不能想象,回去以后该是什么情景,……唉。

  十来个小时,转眼间到了北京,离家还有一百公里就是易县,就到家了。幸好,到北京是三点左右,我还可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要说北京,我并不陌生,累计断断续续生活的也有十几年的光景,不过现在陌生了,以前生活的地方大变了样,更重要的是我的记忆淡忘了,忘记了所有的路口,似乎找不到旧有的痕迹。:

  这里我还插点小曲,下车以后我找不到旅馆,一个开三轮的说带我去旅馆,讲定十元,拐弯抹角的走了一阵,也没看到旅馆,说是往里就是,要交二十元车费,让人坑了。我想这个跑三轮的大概看出了我有病,坑起来较放心。从这方面来讲,北京远不如东胜,我在东胜三年,夜间打车也多次,没挨过宰。

  闲址的多了,其实旅馆没找到还挨了宰,一晃天就亮了,回家吧,不愿回也得回,没有别的出路了。

  我坐的汽车是到六里桥,被人骗了一次我又这回到了六里桥汽车站,记忆中离丽泽桥不远,却怎么也找不到,虽然几经路人指点,又返回六里桥。没办法,花了二十元钱租车才找到。唉,过去常来常往的路怎么也这么陌生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19 17:13:10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六)


  到了易县,还有五十里就到家了,但我始终没有勇气回家,思索再三,还是停了下来,找了个旅馆住下了,想梳理一下自己复杂的情绪。唉,其实想梳理情绪,倒不如再逃避一下现实。

  一住就是三天。首先我想到的是自已的儿子。儿子应该是二十二岁了,按年龄是该成家的日子,他现在干什么呢,职业怎么样,收入多少,如果他还象以前一样,挣一个花一个,那就晚了,要知道,咱们家还没房子呢,我又成了这样,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我不能想象下去。

  其次就是众人异样的目光,象我这种一生失败始终没有爬起来过的人,还有人情,亲情吗?但找到儿子是唯一,不管怎么说,儿子是要管的。

  无论如何也得找到自已的儿子,要不我这一关是过不去的。可是怎么找呢,家中的电话都中断了,按现在只有一条路,回家问问,家里的其他人可能知道。唉,人过五十,混成这个样子,我怎么回去,回去以后别人又用什么目光对待我,我实在不能想象。

  现实已成定局,不会出现什么奇迹了,但我仍幻想着奇迹的出现。记得去年的一天,早上一起床忽然头脑什么记忆也没了,就连电脑我日常的使用也忘了,找不到我的所有应用,跟现在有点类似,持续了三天就过了,我多么希望这次也象去年一样,基本能恢复过来,能逃过这一劫。

  一天,两天,一直到第三天仍然没改变,我绝忘了,只能面对现实。不能想象,对儿子的打击,众人对我的欺视,顾不得这么多了,一路往回去,现实就这样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19 22:00:35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七)


  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只有回家一条,只有回家,才能打听到儿子的信息,走过这一难。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是那么地复杂,那么地沉重。

  我只是机械地等待,等待通往我村的班车,生怕看见有哪怕是一个认识的人。还好,没看见认识我的人。我感到庆幸,如果有认识我的,看到我这种狼狈相,肯定更是自惭形恀,无地自容。

  卖票的问我去谁家,我告诉了她。到了村里,该下车了,我却没看出来,车停下来,我仍然没动,售票员说到了,你不是到某村吗,再过去就是别村了,我才醒悟。

  下了车,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我只能机械地往前走,走了几十步,看见一家房子,细看了看,认出来了,是大哥家,过河就到家了,去吧,只能在大哥家落脚。

  走近院内,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我喊了一声大嫂,大嫂走出来一见是我,寒暄了几句,问我从哪里来的,我就把生病了一五一十地说了。

  大嫂说:“现在得这种病的不小,你年轻,不怎么严重,好好看看,没事的。”说着立即给本村医生打电话,告诉医生我病了,让他过来看看我在医院检查的片子。

  然后大嫂问我:“告诉孩子了吗,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说,没有,前几年电话本就丢了,从此和儿子就中断了。大嫂说幸亏前一段时间他回来我记下了他的号码,于是又打电话给我儿子,告诉他我回来了,在外面得得了病。

  然后大嫂又打电话告诉了在家的儿个哥哥们,说我回来了,在外面生病了。随后,在家的我的几个哥哥、嫂子们都来看望,医生也来了,给看了一下脉,以及在医院拍的片子,先给输上液。

  还是有个家呀,弟兄多真好,尽管我不成才,屡次失败,必要的时候他们还是管的,毕竟血肉相连,这是我当时的感觉。但是我想错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出乎我的意料,这是后话。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0 10:05:15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八)


  自从得病之后,有些话说不出,想说,心里明白,嘴却不服使,情不能自抑,多是未语泪先流。凡是见了尤其是亲人,更是如此。我曾努力控制,但自己的情绪始终不能控制。

  儿子安慰我说:“爸爸,没事,这不是我回来了吗。”第二天,就带我去县医院,重新检查了一下,然后又在易水医院住了七天,医生说,这类病要好好调养,按时吃药,并告诉我在饮食中的有关禁忌。

  儿子说:“爸,跟我去北京吧,到那里给你租间房,我上班,还能照顾你,这样两不误。在家是不行的,一来家里的人各有各的事,我大伯大娘又年纪大了,照顾你有困难;再说咱们家没房子,旧房顶子坏了,住不了人。”

  我无话可说,按现在的条件,也只能如此了,房子没法住,旧房顶子坏了,新房还没盖成,这也是我回家的心事。

  在和儿子一起四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感觉比以前好多了,想回去看看,走走,一开始儿子不同意,他说病不好,我不放心。我执意要去,儿子才说:“爸爸,你不能回去,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回去吗?”

  停了一下,儿子说:“如果你没病,随便上谁家都没事,住多长时间也可以。现在你有病,人们心里有负担,怕招惹点什么。你和我出来的时候,他们明知我一个小孩带着你有困难,可谁也没说让你留在家里吧,一大家人谁也没说。再说,在你出来之后没有一个人打听你的病情怎么样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回去反而让人嫌弃。”

  我明白了,什么话也没说。儿子说:“现在你什么也别想,把病养好就行了。病好了,你想干什么干什么,想去哪都行。咱们家我妈走了,就剩咱父子两个,如果你再有点差错,我不敢想象……“

  看来儿子长大了,想事了,是这么回事,我在完全痊愈之前,是没必要回去的。人是高级动物,想的多,考虑的多,疑心大,还是自已呆着吧,等病好了再说。唉,得了点病,头脑也迟钝了,好多该想到的事情却想不到。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0 17:59:00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九)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最愉快的日子应是在二哥这里休养的阶段。二哥在外面给人养牛,他知道我生病以后,打电话说我可以到这里来休养一段时间,因为他知道我的情况,家里没房,孩子在外面做事,住处是个问题,肯定有困难。

  我也愿意去,从小时起,我和二哥交往较多,早年一起在煤矿谋生的时候,多有互相帮助。特别是我小时在初中阶段,父亲早年去世,对我多有帮助,不的给我寄钱接济才得以度过。

  二哥所在地桑园,是个美丽的地方。桑园的山好,山连山岭连岭岭岭连连;桑园的水好,处处有水,源源不断;桑园的人好,热情好客,听说二哥的弟弟来养病,也一起邀请。

  二哥喜欢喝酒,顿顿喝,他说你不能喝,因为身体素质不一样,特别是你还没完全恢复,等好了再喝吧。他喝酒有个好习惯,一个是不多喝,再者喝了酒要吃饭,他说喝了酒不吃饭对身体不好,不象以前我似的,一见酒就失去了节度。

  二哥说白天我要去干活,你自已要照顾好自己,养病要记住这几点:首先按时吃饭,按时吃药,然后适当活动,这里地方大,该出去活动了活动活动,锻炼身体嘛,生命在于运动。所以白天我自己在家就练习收拾屋子,扫院子,洗碗,洗菜,没事到外面走走,活动活动。

  我喜欢走路,边走路,边看?山,看水,看花,看草,看庄稼,看成群的羊,看本地人情。尤其喜欢山,山博大精深,包容万物,更有奇花异草,各种层次,从观赏的角度比平原丰富的多,难怪有名胜的地方多在山区。

  多么怀念小时的情景,那时多么天真,多么纯真,多么快乐,多么丰富,只可惜,岁月不能重来,从山中小孩无忧无虑的快乐重温一下吧,这就是我拍的第一组照片,时间是去年秋天。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0 22:35:36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


  喜欢桑园的山,这里的山自与我们家的不同,山上没有土,清一色都是石头,但大小不同,形状各异,远看,近观,从不同的角度,都会有不同的感觉,不同的层次,不同的美感,从而得到不同的享受,从开始到不管走到哪,不感到重复和单调、乏味。

  更为可贵的是,这些纯粹由石头堆起的大大小小的在头山,长草,长树。这些有生命的东西居然能生存,成长,也开花,结果,年复一年,风吹雨雪仍然坚强地生长着,纯粹是从石缝里钻出来,又从石缝里汲取营养,可见生命力之强,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这些只有骨头没肉的母亲,还养育着各种各样的生灵,并为它们遮风避雨,任凭自己的身体已是伤痕累累。

  我问二哥,这里的石头上为什么能长花草树木,那年咱俩在黄土地下煤矿的时候那些黄土却都是光秃秃的,连草也不生呢?二哥说,你在这里多住几天,你就明白了:这里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万物,原先咱们下煤矿的地方是黄土,没水,既使有时下点雨,那地方黄土不渗水,是立土,自然就不长草。

  我还是不懂,石头更不存水了。有一天雨后我出去散步,沿着大道往前走,见好多石缝里往外滴着水,象泉水。噢,我明白了,原来石头也能存水,多余的流出来,储存的就是钻在石缝里,供生长的花草汲取营养,哈哈,万物与人一样,为了生存,自然各有各的办法。

  是啊,只要存在,生存,就会创造出自已的精彩,生长在悬崖俏壁的花草,更精彩。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1 09:09:17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一)


  对于没家的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也可以说处处是家,所谓四海为家,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不过年轻时好说,没病时也好说,一旦有病,或年纪大了,情况就不同了。

  在侄女家,外孙女一岁多,见来了陌生人,很奇怪,又觉得新鲜,有时到我的房间门口看看,我一抬头,又赶紧离开,边走边喊她姥姥,又喊她妈。每当我一到客厅,她总是看着我,又躲到她妈或她姥姥身边,一边看着我,一边喊她妈,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这就使我很少出屋,不好意思走出门,怕吓着了孩子。

  二嫂说:“白天出去活动活动,不要总在屋里,但不要出大门,出了大门你就进不来了,门口的保安不认识你。"并说:“记住家里的电话,万一出去了进不来你就打电话,我再接你去。”

  那时候脑子极差,刚看到的或告诉我层数和门牌号就忘了,不过数字有些还记着,我就把楼层和门牌号用圆珠笔写在手背上。这使我想起早年我做生意时,有个老头领着个傻儿子,有一次他儿子出去没回来,找了好几天才找回来。为了防止以后再发生类似,在他上衣兜子上缝了一块白布,上写傻儿子的家庭住址和联系人电话。一出门怕找不到家门,哈哈,我也成傻子了,这样我不敢到外面单独走,就从二十三层楼到一层楼从楼梯步行锻炼身体,身体很差,开始二十三层楼梯我要歇两至四次。

  二嫂说:“你老房顶子坏了,不能住人了,你上去看了吗?”我说没有。二嫂说:“看来你只能在我家住了,别人是绝对不让你住的,我们的房盖上了,只是没装修,能凑合着住,就是好了你也干不了活了,只有住在我家了,现在你病了还没在家,你看你回去了哥几个怎么看你。”

  当时我想的没这么复杂,因为虽然我病了,没房子,但不会给弟兄们带来什么麻烦,因为还有儿子呢,他可以干活,可以挣钱,与别人好象无关。但我想错了,想的太简单了,在后来从以亲哥弟兄们的态度和表现,远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是我在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不得不出去的原因。

  那天儿子打电话让我回去,并让同事替他接我。早上起来,小外孙女却一返常态,跟我熟了,又让我抱,是在为我送别吗?唉,看来大人不如小人:大人由熟悉变成陌生;小孩呢,由于单纯而纯真,纯洁,人长大以后,为什么喜欢童年,童年的天真,童年的纯真。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1 15:05:20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二)


  我最初的想法,就是想回家看看,随便走走,看看家里的人们,我有三年多不回来了。把抱着这样的想法,先去了大哥家里,至于其他哥们,看看再说,就算投石问路吧,我虽然疾病缠身,头脑有时还是清醒。对于熟悉的人,尤其是亲哥们,更不想带来什么更大麻烦,我也知道特别哥们,遇事更脆弱,经不起什么考验。

  住了两天,大哥说:“你出去好几年了,这次又得了病,回来去其他哥们走走,也到老房也看看。”当时我的心情特别复杂,想去,总没有勇气,几十年过去了,自已还是这个样子,这次又病着回来,说真的,就到大哥这里我也想了又想,鼓足了十足的勇气才来的。

  大哥的话是对的,但我总拿不出勇会,想转移一下心里复杂的情绪,这时大嫂打回电话,跟大哥说叫我到二哥家住,我二哥嫂及孩子都在外面。这话己明,就是怕我在这里住下。这样第三天,我借口就去了大姐家。

  到了大姐家,外甥听说我去了他家,在教课之余回去了,他说:“听说你来了,我很高兴,要不两三天之内我要去接你,我和我爸妈商量好了,你家的房不能住,让你来我家,这里平时我们都在外做事,就我爸我妈在家,很清静,很选合养病,礼拜天我还可以看看你,该检查了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还是儿时的交往纯真,永恒,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和外甥虽然辈分不同,年龄相仿,儿时在同班上学,每每想在我的心里。但这次不同,虽然他想到了我的难处,但大姐、大姐夫年纪大了,会给他们带来负担。

  外甥看出我的心思,他说:“没事的,你不在我爸妈也得做饭,你来了无非添一双筷子,在你来之前,我已和他们说好了,我爸妈也很高兴。”最后用不容置疑的话说:“没别的出路,这样最好,你就安心养病,什么也别想,先养好病再说。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总感觉天空是阴沉沉的,阳光不再明媚;晚上灯光也不明亮,看东西只是轮廓,怀疑眼有毛病了。外甥说:“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检查一下眼睛是怎么回事,是否需要配副镜子”

  第二天,外甥带我去了县医院,经检查,医生说眼睛正常,没问题。燕青说,那咱就找个专家,全面检查一下,我估计是由栓塞引起的并发症。于是挂了一个专家号。

  经专家检查,询问了一下现在的状况,说:“你现在吃的这些药,是早期的,现在要改改,增加些疏通血液的药,记住,今天我给你开的这几种要常吃,不能中断,以疏通血液。”

  吃了专家给开的药,效果还是可以的,手上的於血消失得较快,外甥说:“我们村有个老中医,在附近很有名气,外地也有很多人找他,不妨也叫他看看。”这样,又带我去看了一下中医,吃了几个疗程的草药。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2 01:00:04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三)


  大哥听说我在大姐家住,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回去,在侄女家住,他们一家人都不在,那间房子没人住。我也原意去,那间房子是买的先前我不错的一个朋友的,很宁静,适合养病。我跟大姐说了一下,大姐说:“不行,现在正是冬天,天气太冷,在这里坑热热的,再说你还得自已做饭,在这里好好坏坏吃现成的,你走了我实在不放心。”

  那时我正在吃草药,我说:“大姐没事的,我做饭还能凑合,吃完这几副草药我试试,不行再回来。”大姐说:“现在年底了,这样吧,过了年你再去,正月初几我回家走亲戚,顺便看看那间房子还缺什么,屋子收拾好了你再去。”外甥也说:“你在这里我可以抽空回来看看你,你去那里就不方便了,我也不放心。”就这样,我决定过了年再说。

  按我当时的推断,我三哥和我四哥肯定不让我在我大姐家过年,他俩其中的一个肯是让我侄子去接我回家过年。但我想错了,一直到年三十哪怕连一个电话也没打。是我把他们看高了,还是我罪有应得,我不知道。可以说,我虽然欠那么多外债,不欠一分亲戚或家里人的。

  我明白了,自从得了病,在他们心目中,我已经死了,就这么现实。这也难怪,记得鲁讯先生有句话:“凡是从小康坠入困境的,最能看清世人的真面目。”何况我一生贫困,从与小康无缘,亲戚朋友把我忘记,也就理所当然了。

  最出乎我意外的,还是我四哥,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交往较多,共事也多,互有帮助。头过年他到大姐家办事,见过两次面,每次只说了一句,而且两次都是一句相同的话:“孩子过年回来不”,而且他和我四嫂是一起去的,我四嫂一句话也没说,看来,过去曾经有过的美好经历都成了回忆。

  家是不能回了,现实告诉我,我已被彻底遗放,这种遗忘,来自心底,再怎么提醒也唤不起曾经的记忆。看来,回家到大哥给我提供的侄女的闲房,这也好,住在那里,与自然为伴,想想旧时的故友,回忆一下童年的记忆,倒是一种更高的享受。据说周围的都已搬迁,很宁静,哈哈,自得其乐,孤芳自赏,自是另一种境界!

  年十一,大姐要回娘家走亲戚,本村有开着车同去的,搭车一起去,我乘大姐忙乱之际把我的箱子搭在车上,怕大姐发现,上边用别的东西盖上,到家大姐也就没法了。大姐这里虽好,可大姐年纪已大,在这里毕竟增加一份负担,再说,大姐虽然意,外甥也愿意,人多心杂,各有想法,前几天外女回来很不高兴,高谈阔论了一番,意思是凡是正干的生活都很好,不正干的如何如何,且怕我听不见,嗓音大了点,其意已明,这话明明是对我说的。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2 11:52:37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四)


  先到大哥家,放下礼品,大姐就按家分发过年的礼品去了,我却无处可去,只能在大哥家停下,原准备收拾一下侄女的房子,个人过几天清静的日子。大嫂的面色很不好,她说:“还不去各家走走,看看。”事已如此,我还有什么可看?现在我已成了人们多余的人,见了我肯定也不会有好脸色。如果大姐一看这种气氛,肯定不让我在家,但我不能再去大姐家了,为避免大姐执意再让我去,我还是躲避一下,好在别人也不在意我是不是存在。

  我跟大嫂说:“大嫂,我下去买点药,有两种药吃完了。”大嫂说:“药吃完了怎么不在下边买,回来再下去不是找麻烦。”我说:“在大姐家她不让我单独出去,她不放心。”大嫂说:“那你就去吧,买了药早点回。”这样我就去了。

  到了下边,找了个地方休息了一下,心思大姐什么时候走。到了下午四五点左右,四哥给我打来电话,声硬地问我在哪,什么时候回,我说有一种药药房买不到,我再转转,估计明天回来,四哥把电话一挂,什么也没说。

  过了一会儿,大哥打来电话,“在哪,还回来不?”语气更生硬,我一下子火会上来,不就是借个地方住一段吗,你让我住就住一段,不让我另行地方。我不加思索地说:“不回去了”。大哥说“噢,行,行”电话就放下了。性格就是这样,所谓山河易改,秉性难易,就是这样。人都到这样了,还瘦驴拉硬屎,就是这个道理。

  晚上大姐给我打电话:“兄弟,回来吧,我让你一起回家想看看人们对你的态度,再决定过年以后是否让你回来,没想到你把东西也带上了,去了我才看见,我要是知道,说什么也不让你回去。回到家里,我看出了人们的态度,我是不会让你在家的。在我这里,吃好吃坏不看别人的眼色。”说着,大姐已泣不成声。我说:“大姐,你年纪大了,我不想给你带来累赘,我出去散散心,以后有时间再回来看你。”

  外甥也给我打电话,外甥说:“舅,你的情况与现在人们对你的态度,我早就预料到了,之所以叫你在我家,我爸我妈善良,没有什么私心杂念,对你还是同情并关怀的,如今你有病,什么也别想,把病养好了再说。”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回来时给了我一千块钱,说让我买点吃的,后来不知怎的他媳妇知道了,好吵一顿,年都没过好。看来,我不能再给别人增加麻烦了。

  第二天,我已是黔驴技穷,一天没想出办法,晚上,心思还是去东胜吧,那里公租房便宜,还能找到那里的街道,而在易县,连街口也找不到了。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什么也没说,北京的房费很高,加上吃药肯定租不起,儿子说:“来吧,我给你买上票,你去试试。"

  到了北京,儿子给我买了车票,我在等车,这时大哥打电话过来,我说我要去东胜,大哥说回来吧,这时语气很和蔼而诚恳,真象我从前的大哥;四嫂也打过电话,真象我记忆中的四嫂,这是半年多我感到的唯一一次温暖,只可惜我买了车票。他们问我儿子知道不,我说知道,他们才放心。如果儿子不知道,也是我一意孤行,出了什么事与你们也无关,大可以不必担忧。

  说实在的,大哥对我确实是好的,毕竟给我找了间房子,我也可以想象把侄女的房子决定先让我住会说服和克服多大困难和阻力,从这一方面来讲,对于大哥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还是到陌生的地方去,在陌生的地方,接触的都是陌生的人,因为陌生,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线,可以平静地交往。这样,人生就少了许多麻烦。又想起了三毛的一句话:“人生不先全是痛苦的,阳光真美,你说对不对?“是的,阳光真美。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29 22:02:13
  生了一场病,认识了所有的人。童年的时候也得过一场病,两者后果不一样:童年有以后,年近老年就没有以后了,所以亲友们态度迥然不同,就这么现实。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7-05-30 02:08:45

  “到了北京,儿子给我买了车票,我在等车,这时大哥打电话过来,我说我要去东胜,大哥说回来吧,这时语气很和蔼而诚恳,真象我从前的大哥;四嫂也打过电话,真象我记忆中的四嫂,这是半年多我感到的唯一一次温暖,只可惜我买了车票。他们问我儿子知道不,我说知道,他们才放心。”
  我又要走了,恐怕儿子不知道,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似乎家里就有了不是,这是他们的心理。“我说知道,他们才放心。”走就走吧,也是你儿子同意的,太精明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05 19:12:07
  十几年前,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同龄人卢江,清早在外出做工的路上还没走出村口,就在本村的水库旁边翻车跌入悬崖,不省人事,到了医院还没来得及抢救就去世了,那时我正在家,他的父亲告诉我这个咢咢耗同时让我去他家帮他料理一下后事并等待卢江遗体的回归。

  等卢江的遗体回来,弟兄几个抬着担架走近院门就情不自情地放声大哭,以至于到哭不出声音的时候。弟兄几个径直抬往卢江的父亲的屋子里,卢江的父亲有些疑问——按我们这里的习俗,在外夭亡的不能入主祖坟,需要寄埋,当然更不应该进正室了停留(当时卢江的屋子还没装修好),总之进家就是不吉的意思。这时卢江的二哥果断地说:“现在都到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信这信那,你们要是信这信这些就放我屋里,我不信”。就这样放在了正堂。

  当然,人是不一样的,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和角度。这次我是抱病而回,如果没有得已残生,同样是外鬼,我是绝对无法进入我们的家的。当然,情况有所不同,但大同小异,都是在破落中的人生底层,可见人与人命运不同,家与家人情也不一样。我有理由断定,就是死在外面也无人问津。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09 22:20:00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五)

  家是一个人身心的栖息地,既然我已经没了家,也就只能继续流浪了,继续浪迹于人世的沧桑。因为记忆力几乎完全丧失,就连最近的足迹也只是模糊的,还是到东胜,也许能找回点足迹,为了生活,这是唯一的可能性,现实只能如此了。

  到了东胜,山河依旧,却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恍如隔世,原先住过的公寓,大多易主,不认识了,原因,由于大多煤矿停产或转产,流动人员也少多了。找了地方住下,下来就是自己还能干什么工作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我的头脑和说话受到了障碍,想说什么,心里明白,一旦说出来,言不由衷,又欲言又止,无法与人交流与交往,让人一看就是精神有问题。找了几个营生,人家都说等消息,慢慢也就不了了之了。

  还有生病之前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去试一下。做为故地,就简单些,因为知道我的工作能力,直接安排工作就可以了。可是不是之前的工作故地,告诉我地址,还得自己去找,东胜不大,地址找起来也不难,可我却要费很大力气,就是找到了高楼大厦分不清层次和方向,又一次次失败。

  想起过去的故友,大都不在了;好象也有几个,但要命的是失去了联系,以前的手机号不能用了,旧手机也几经刷机丢失了所有信息,就连微信,因为生病期间未登录也处在保护状态。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我又一次进入了黔驴技穷的境界,儿子打电话说回来吧,家里这边房子便宜些,消费低,给你租间房,我每月给你生活费和药费,先养养吧。进斗兄也隔一段时间打听一下,知道我的状况也说回来吧,我亲家有一间公租房,一年也不在家,象征性给他们点钱,凑合着先养病要紧。

  就这样我就又回来了,进斗兄给我联系了一下房子,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11 16:40:33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六)

  这是一个破落的家属院,原住户大都已搬迁,剩下的多是做生意的临时住房,没有独立卫生间,门口有一个公用卫生间,卫生间旁边是个垃圾堆,水电还正常,买东西也较方便,离商店不远。

  院子呢,还算可以,正房四间,两侧各有配房,院子就不大了,中间有两个花池,栽着一棵李子树和一棵杏树,而杏树被风折断了。院里有几个花盆,我就在花盆里养了几盆花。白天在院子里绕树转圈,就算散散步,也算锻炼和散心,而后买买菜,做点吃的,一天也就过去了。

  猫在围墙和房顶时而戏耍,又时而静静地等待猎物,狗也遥望而后窥探,就是不进来,好在花枝在生长,时而更新叶和花。需要喜欢和珍惜的,是一阵雨水过去冒出来的几个喇叭花,顺墙往上蜿蜒,我就找了几根树干,放在花边让其依附而上,每天浇水时看看长了多高,又新开了几条花。

  慢慢地,出去也走走,到县城三里路,可以走过去再走回来,看见卖馒头大饼之类的顺便买回点,想到人活着也不错,艰难些似乎自食其力也丰富,从心里来说真的也没希望有人来看过我,有一次去电信营业厅交话费出来碰上二燕了——她正玩手机抬头一看是我,立刻起来问我干什么呢,说她正等放学了接孩子,让我等一会儿放学了一起去她家,我说不去了;问我在哪儿住,我还真没记住我所在的地方是什么村,又问我的手机号,那时办的手机号不久,我自己也不知道,就这样离开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12 20:53:03
  听说古人在不得志的时候寄情山水,实在是一种超脱;而我是个俗人,又沦落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不过在无事可做的时候也不得不与山水结缘。路上走走,山坡上看看,附近的寺庙也浏览过,日子也就过去半年多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13 05:12:28
  哦,对了,还见过志国。那天我正在屋子前边的马路上散步,抬头一看是志国,他立刻下了车,说:“叔,你怎么在这里?”,我告诉了他在这里租了间房,志国说他还不知道,让我跟他一起去吃饭,并回忆了我们童年往事及深厚情谊,特别是这次我生病之后对我的关怀和责任,并且说:“吃饭没问题,我绝对不让你饿着……”我想起了给别人造成的麻烦,现在我已经没有资格与曾经的亲友们在一起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作者:stockgoon 回复时间:2018-10-13 14:58:55
  很细腻,感情充沛,祝早日康复。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16 07:22:46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七)

  有一天,大姐给我打电话,说:“兄弟,到我这里来吧,这几天我栽稻子,到这里你什么也别干,就在家给你大姐夫中午做顿饭,早上我做完饭再走,到晚上我就回来了再做咱们一家的饭。”

  这件事我就有些为难,做饭做些简单的家务还是能做的,我也愿意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问题是我病了,又家中一无所有,所有亲戚都怕招惹点什么。去年燕青情谊融长且以不容商量的余地挽留了我,而我大姐夫临近过年时说他丢了点钱,年后外女又有“凡是正干的过得都很好,不正干的如何如何”且“怕我听不见,嗓音大了点”——说明这里出了小人。

  而我大姐是个实在人,实在到了想不到也根本看不出别人心机的地步,再三考虑还是准备去几天,无论如何,不能让我大姐心里不痛快,毕竟她要栽稻子,而我姐夫不能做饭,出去一天也是个牵挂。

  在去的路上,我的心里很复杂,我大姐叫我去她家,是为了我大姐夫,而种种迹象我大姐夫是不愿再让我去他家了。为了给我大姐夫个定心丸,我有必要说明去的目的以及期限:那就是我大姐栽完稻子我就走了,不会在他家停留。

  晚饭时,我说明了来意,我大姐夫当时就拉下了脸子,说:“现在你有病,不是租了一间房子吗,就好好养病就可以了,想看看过来住几天也不是不可以。再说家里条件也不是怎么好,找点活儿多少能挣点。”并列举几个老太太给人拔草也挣点钱,最后说:“难道你还比不上几个半老太太吗?”

  第二天早上,大姐做完饭就栽稻子去了,我大姐夫怕我没听懂他的意思,换了一种说法“别都听你大姐的,你就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把自体养好,别的就不用担心了。”

  这下好,大姐担心她白天栽稻子没人给大姐夫做饭,大姐夫不用我就别在这儿了,还不能跟大姐实话实说,说了两口子又是吵架,我就打电话跟大姐说有点事,就走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21 21:46:52
  两天以后,大姐给我打电话,问我:“兄弟,你怎么回去了,是不是你大姐夫说你什么了?”,我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不就是我生病了吗,不就是我大姐实在一些,我大姐夫怎么能这样?我想了想,跟大姐说:“大姐,我跟你说句话,你千万别放在心里,也别为这件把事情闹大,你能做到不?”大姐说:“你说吧,我听你的话。”我就把我大姐夫的话前后说了一遍,我大姐说“这件事怪我,是我把这件事没处理好,我和他生活了多半辈子了,他的那点心眼我知道,不管怎么说,看在大姐头上,你千万别放在心里,大姐家就是你家。”我说:“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还是那句话,什么话也别说了,你心里有数就可以了。”

  最后,我又问了一下,我说“大姐,去年我在你们家的时候他说丢了点钱,他是不是因为这件事,你相信我会自己从你们那里拿钱吗?”我大姐说:“我是不相信的,我还不知道他那点心眼吗?你别往心里装,就看在大姐头上吧。”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23 15:48:03
  到了秋天,大姐又给我打电话,说该收稻子了,还是说让我去她家看几天家,还是不放心我大姐夫一人在家,那时我在闲居,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去了,就随时编了个瞎话,我说:“大姐,我现在在外地,跟儿子在一起,如果你实在有困难,我回去帮你。”大姐说:“如果你离的远不方便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就可以了。”这才又免去麻烦。人呢,过于实在也不是一件好事,人与动物一样,在特定的环境下不得不保护好自己,可能是一种本能。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0-27 20:59:23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八)

  人在逆境的时候,猫狗不理,现实就这么残酷。我是很喜欢猫和狗的,过去在流离的岁月中,无论走到哪里猫狗成群,猫和狗的记忆散见我的旧作,可以说是我的一大快乐。奇怪,自从这次我生病以来,猫狗也远而避之,可见人生已走到低谷。

  我在出租房里,多么希望有一个猫或一个狗每天与我说句话,哪怕“咪咪”、“汪汪”几声,可没有,猫在房顶戏耍见我在院子出来立即上了别的院子,狗远远窥探,我一走去掉头就跑,只有墙上偶尔几个壁虎依然陪伴。

  最为返常的是,去年我在大姐家养病的时候,他家的那条狗对我很友好,一出门就摇着尾巴绕树挣链,似乎很亲热的样子,但今年再去却疯狂扑咬,喂过的狗反咬还是第一次,可见我的运气已到低谷的低谷!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1-08 15:37:59
  高山流水诗千首,明月清风酒一船——多么美好而又原始自然的意境,多么宁静的境界!当然,高山流水不一定是名山名水,明月清风却是自然而无私的,这些境界多是因人而感慨罢了。尽情山水也是有一定条件的,有的先天有此雅兴;也有的后天由于经历和环境生成;还有的不能融入山水,幼年的时候在我村的乳水洞就有一个人不明详情上吊自杀,旁边放着个空酒瓶和几粒剩下的花生米,后来报案掩埋——个人不同选择与生存、归宿罢了。

  好在我融入了山水,山水有情大概就是这样体会而产生的——也是一种生存与存在,在我徜徉山水之间的时候,有幸看到了一个同样走在人生边上的人,这里不多话说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2-12 18:47:01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十九)

  在寄情山水的日子里,我也偶尔听到一些实事,那就是现在的社会环境较好,也就是国家对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似乎给我的人生注入了一点继续生存的希望,好,象一缕春风吹醒了绝望中的我,根据我现在的情况应在扶贫范围之内:疾病,危房,贫困——这项是政策,也是权益,决定不妨一试。

  外面的人们隐隐约约似乎有时也这么提醒我,为了生存,其实也仅仅就是生存了,我就找到了现任村主人,从与他的交谈中似乎这件事并不难,危房改造就算答应了,他说你跟书记把情况说一下就可以了。

  到了书记家,他问我来干什么,我说了一下自己的现实情况,他说村里没有权利解决我的问题,只能等以后有了相关政策倾斜一下,到时候再和我联系。其它问题什么也没谁,并没有提到关于我现实的危房改造问题。

  我又到了镇里,据说到了镇里直接找镇长书记才管用,不过我们所在的镇里没有镇长、书记的公开办公室,就一个办公室,我找镇长、书记却没有门牌,就连包片的领导也无从找到,问了一下都说不知道,有的一打听就走,只能坐在办公室傻等,等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忙完了为我什么事,我说明来意,他们说镇长书记都下乡了,没人,让我改天再来,又给我们村打电话说你们村有个人在这里,什么什么情况,村书记说这个人多年不在家,他的情况我们不了解,去看看再说。

  过了一会儿村书记和村长就到了,村长先说话,先批评了我不应该到镇里,说我的问题没办法解决,等以后有什么政策再说,这时就和找村书记的话一样了,甚至把和我承诺的危改也没有了。

  不管村干部怎么说,现实就是我的住房和吃饭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说什么也没用,面对现实村书记承诺了一下低保,剩下的也就不了了之了。

  看来,我的问题还不这么简单,从村主任一开始的承诺到后来改变了说话的语气,似乎又有别的想法,但总算给了一点希望。希望是什么?希望就是仅仅的可能性,这个“可能”也许包涵太多学问。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2-13 23:56:14
  记录自己的真实经历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写写停停,似乎比走过这一段路还艰难,一次次“欲言又止”,却又不得不说出来,记录的速度也就远远跟不上走过的路,如同一个苦行僧,忙于走路,没有歇下脚来回顾曾经走过的路。

  岁月在流逝,转眼又到了秋末,冬天很快就会到来,冬天该怎么过,首先摆在我的眼前。就说摆在我的面前的,冬天的生活费、药费本就艰难,再加上取暖费,煤价一直上涨,如雪上加霜。看来,还得想办出去,设想走出去起可能的奇迹。

  想来想去,我还是想到东胜去,还是因为那边公寓便宜些,又不单加取暖费,更多的设想则是还可能找到糊口的营生。天气在天天变冷,看来就得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8-12-20 06:18:40
  人生在世,现实地说就是只要活着,就要努力,哪怕挣扎,也许活着的人虽然不一定都幸福,却大多数还没有勇气去死,只有小数人看破了红尘,从一个世界选择了另一个世界,我还没有这个勇气,至少现在没有。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1-05 15:02:22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二十)

  我在饥寒的时候来到了东胜,毕竟是我曾经的故地——我事发的故地,以度过可怕的严寒——一真的,当时就害怕冬天的到来,冬天对于我来说该怎么度过,现实无情地摆在我的眼前……

  还好,我的折子里多了六百元,村主任说给我的生活费,又跟儿子要了几百元,一共一千元左右,足够路费和暂停几天,接下来就是下一步了。

  下一步,就是找营生。找营生,对我来说就是个难题,所谓难题,难就难在我的病态,人家一看就是脑血栓症状:反映迟钝,说话吐字不清,有时问非所答,这是之前已经验证过的。

  所以找以前曾经工作过的,旧地重游也许会掩盖过去,不行再说。

  我先到奇瑞,前几年在这里干了半年多,人们对我的工作还是认可的,认为我工作认真细致,就是脾气不好。为了掩盖我的病态,找了一个较年轻的曾经好友为伴一起去找营生。

  到了奇瑞,门口站着几个门岗,问明来意,领头的先审视了一番,说我的腿有点拐,也没说要与不要,说需到公司办理入职,我忽而看出这是我前几年在这里干时的马经理,我说:“这不是马经理吗?前几年跟你干过的!”“马经理”审视了一会儿,又问我在哪个岗位干的,似乎还没想起来。——后来听人说,这确是“马经理”,但不是从前的“马经理”,而是他的弟弟,从前的马经理已去了丹东另开项目,难怪对我没有印象。

  从奇瑞出来是奇瑞零部件,以前我记得这两个项目是一个保安公司承包的,现在不是,是两个保安公司承包的。走到奇瑞零部件大门口,岗上的保安问我们干什么呢,找活儿吗?我们这里正招人,就在我们这儿干吧。我看条件也不错,再说处于我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有奶就是娘,似乎抓住了一棵救命的草,就答应了。

  就这样,第二天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过来了。这里正缺人,立即上班,工作上我是熟悉的,毕竟以前做过这种工作,无非巡逻,坐岗,查车等。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1-05 17:11:03
  开始无论,因为这个项目是新接管的,所需岗位不多,就一个大门中间有几次车间巡逻,但严重缺人,班长秦少元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1-06 19:29:01
  班长秦少元,开始还很是“礼贤下士”的,毕竟岗位人员不足,就连十二小时制也要客串才能凑合着完成任务,拆东墙磊西墙。至于吃的就难说了:秦少元做饭,“公司”定时送来大白菜和土豆,还有带皮的肥肉。有一次,我打了一次带骨头的菜,吃了问这是什么肉,秦说是野兔,可能忙里偷闲闲暇时间套了只兔子,生活得以改善。能吃上野兔也是幸运,不过当时的土豆炖野兔我还真没吃出来,只觉得变换口味还可以,毕竟是改善了。

  后来人渐渐多了,上班时间较为固定,依非正规单位旧历,就是“精选择优”了,从而充实骨干,在一次与秦少元的交谈中他问:“你以前是否得过什么病,我看你走路腿有点拐,似乎脑血栓的后遗症”。我说:“没有,小时受了点伤。”秦少元往下没说。

  机会终于来了,。过了几天,全场停电,吃饭就成了问题:停电连水也就没有了,奇瑞零部件周边还没有饭店小吃之类的,我们上夜班的下班了连饭也没吃就睡着了,中午依旧,没饭也没热水,就又睡下了。到下午六点左右,按平时我们几个上夜班的就该吃饭了,还是没电,吃饭也就只能等待,其他几个挨不住饥饿就坐车到市里吃饭去了,夜班就剩下我和班长。

  班长秦少元说:“晚上没人了,你上个大班吧,从七点到明天早晨七点。”当时我喝了瓶矿泉水和面包,肚子发胀,我说:“现在我有点肚子疼,大班上不了,还是看十二点的班吧,那时肚子有所缓解我再去。”秦少元恼羞成怒:“不干就别干了,明天走人,夜班也别上了。”这样他一个人就上了岗。

  第二天,“饿走了”的人们回来了,秦少元说:“你走吧,这
  里不用你了,这是经理说的。”我说:“把工资给结了吧。”秦少元说:“工资结不了,须等发工资的时候,你把银行卡卡号留下,到时候就给你打过去了,不会亏待你的。”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08 22:20:01
  我被秦少元“驱逐出境”了,也没有任何手续,就这么简单,后来,我去过多次结工资,有时秦少元不在,就是在也一再推脱。

  直至2017年,去奇瑞零部件有个自称是经理的听了我的情况,答应给我结帐,到了3月2日给汇了一部分工资,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09 18:43:11

  在我生病的日子里(二十一)

  从奇瑞零部件走出来,还是先找个安身的地方,就到了市区附近的公寓。从奇瑞零部件解除合同的时候秦少元给了我二百块钱,我手里还有几十块,我就把手里的几十块钱交了住宿费,又吃了顿饭,剩下二百块心思下一步。

  晚上吃完饭以后,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网页和我的帐号,半夜有点饿了,心想再去买点吃的,一摸身上带的二百块钱不见了,这下我可急了,没钱怎么等到下一步,我的吃饭和住宿就成了问题。

  第二天,我先是向可能的渠道求援,等待结果,而后又到华远卫士求职,希望能走过这一步。

  本来依我的经历和现实已经已经告诉我:求援无望,也许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要尝试一下的,我求援的人有个相似的回答:爽快地答应了就是现在很忙,须等几天再说,可我等不得,等不得也就没办法了!

  好在我又找到了一份职业:华远卫士亿利项目,夜班地库巡逻,就是巡逻打点。这次我吸取在奇瑞零部件的教训,就晚上上班,不在工作地住,租了间公寓,以图掩盖脑血栓的症状,我和公寓老板说了一下没钱,下月再给。因为是熟人,不满中倒也默认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09 20:45:37
  几天后,我的外甥也是我的同窗好友给我寄了一部分钱,虽然跚跚来迟却也算雪中送碳,使我在鄂尔多斯的冬天得到的一丝温暖,看来亲情不如友情,如果没有我们的同窗好友这段经历,是否帮我就很难说了!
作者:汽车例外 回复时间:2019-03-09 20:46:16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10 12:55:06
  应该说,我在亿利集团起初的经历还是较顺利的,亿利集团地库巡逻也是旧地重游,工作没问题,似乎人们不怎么在意别人的形象和身体状况,而对我来说能有口饭吃已实属不易,自然也是危难之中的一棵救命草。

  特别是冬天没什么额外工,比如从前在这里干夜班,是春天,中午或下午需栽花,浇水,植树;夏天,中午或下午还要给花池锄草、浇水——这些都是义务加班,没任何报酬!

  我庆幸冬天好,冬天没有额外杂务,只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可是我想错了,却忽视了冬天的雪,2016年冬天鄂尔多斯的雪很厚,因为气温低,不易融化,结成了冰,所以我们小区的夜班保安全体出动:在风雪中扫路,雪停了以后还要清理周边道路及附近公园,一连折腾了一段时间。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10 18:38:45
  错了,不是一段时间的雪,似乎下了几次雪,大雪后又有几次小雪,小雪盖大雪,记忆中是有过几次,所以清理新下的雪和扩展积雪也就很平常了,几个小区,加上小区之间及通往大路的疏通就是那段时间的主要工作了。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11 19:08:54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俗话不无道理,我的少言寡语本身就给人以可欺之机,再加上掩饰不住的病态就更给人可欺之处了。我在该项目工作时并无失误,依该公司约定第二次入职以后满三个月不扣任何费用,但还是扣了一千元,理由是有一次开会未到场,不参加会议就罚教一千元。

  显然,这是明目张胆的欺辱,我去华远卫士办理辞职的时候,就剩几个工作人员,经理室虽开着却空无一人,问别人总经理去哪儿了,也都说“不知道”或“外出办事”,实际就是躲避。
作者:大爱无彊2019 回复时间:2019-03-19 01:58:40
  就知道你会去找的,实际上就是故意躲避着你,中小单位大多就是这种管理方式:一个明着坑,另一方面躲着,要紧了拖不过去就给了,能躲过去就没事了,他们都是相通的。
作者:江水年年 回复时间:2019-03-23 23:42:53
  就是明坑,当今环境下坑一个算一个,打着正规单位的牌子当幌子。都说苍蝇不叮无缝蛋,现在就是没缝也下蛆,现在的苍蝇老虎都是这么滋生的。
易读助手
Copyright 20010-2011 www.zx884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8848在线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