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生命爱他,到头来只换得肝肠寸断,心死离开。

作者:皮影戏戏捕 发布日期:2018-09-16 21:39:48
  我和刘昊天做了整整四年的火包友,我也整整爱了他四年,可我不敢让他知道,因为刘昊天说过,我一旦动情,就立刻结束!

  所以啊,如此深爱他的我,怎么敢让他知道呢!

  认识刘昊天时我二十岁,那天正好是我妈的葬礼,我在酒吧把自己灌了个烂醉,然后抱着刘昊天撕心裂肺的嚎哭,并强迫他和我发生关系,当然这些都是刘昊天后来跟我说的,我不知道真假。

  但当我醒过来看见刘昊天时,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一种男人叫帅的让人合不拢腿,根本就是移动的春 药。

  反正我对刘昊天的爱恋已经到了痴迷的境界,哪怕只是看他一眼我都能高兴的上天。

  就像现在,大晚上的坐三个小时的大巴去见刘昊天我都屁颠屁颠的,因为我整整盼了两个月了,终于找到了理由去见他。今天是我大学毕业日,我想将这个喜讯第一个告诉他。

  我到刘昊天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迫不及待的要按门铃,但我突然想到今天我收拾了一整天的行李,又坐了三个小时的大巴,现在的样子定是风尘仆仆。刘昊天素来喜欢干净的,我这个样子他肯定是不喜欢的,我赶忙收拾了一下,又化了个妆。

  其实,我最不喜欢化妆,但刘昊天喜欢,我就做。

  我扬起微笑,按下门铃,心跳却骤然加快,紧张,兴奋,还有害怕!我看着手中的行李,刘昊天会看在四年火包友的分上收留我吗?

  门突然打开,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不等我看清楚,整个人已经被拉了进去,连行李箱都来不及拿,门已经砰的被踢上了。

  “昊——”我刚要张口,刘昊天就狠狠的吻住我的嘴,将我整个人都压在冰凉的墙面上,黑暗之中我根本看不见刘昊天,只感觉到他正粗鲁的撕扯着我的衣服,给我一种要被撕裂的错觉。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不是我不愿意给他,是我今天姨妈来了,而且还痛经。

  刘昊天却猛然一把将我转过去,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脸按在墙上。

  “不要!”我慌忙开口,腹部的疼痛感经过刚刚已经明显加重了,这要是做了,我估计要活活疼死过去了。

  但刘昊天一把扯下我的裤子,硬生生就闯了进来,痛得我失声惨叫:“昊,昊天,今天不行,我,我姨妈来了!”我强忍着疼痛祈求,但刘昊天却恍若未闻,比仇人还要凶狠的对待我。

  腹部得疼痛越来越厉害,随着刘昊天刀子一样得抽动,我能感觉到我身上得力气一点点得在流失,我想要挣扎的,但刘昊天跟猛兽一样的力道根本让我动弹不了半分,我也就不挣扎了,想想刘昊天似乎也从来没有这样粗鲁的对待过我,严格说起来,这四年来刘昊天对我算是温柔了,今天他喝成这样一定是遇到烦心事了,既然他想要发泄那就让他好好发泄吧,我的话,也就只是疼了点。

  黑暗之中我只能听见刘昊天低沉的喘息,平日里我最迷恋他这声音,可是越来越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虚冷,双腿发软的连站都站不住,甚至于痛的都想呕吐,但我不能,我不想坏了昊天的兴致,我死死的握紧拳头,咬牙撑着。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感觉渡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刘昊天才结束,我无力痛苦的瘫坐在地上。

  啪!刘昊天突然打开灯,我本能的抬头去看他,却正好看见他漆黑的双眸里竟满是厌恶,我一震,刘昊天却看也不看我转身去了浴室。

  我看着他赤 裸而完美的背影,心却好像被刀子扎了一样,我以为他至少会摸摸我的头,以前每次完事了他都会亲我一下,或者摸摸我的头。

  不不,他今天喝了酒,意识不清正常的。

  我安慰自己,并尝试着站起来,可腹部痉挛般的疼痛让我动一下都感觉自己要死过去了,我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痛苦的喘息。

  “你怎么还在这里!”刘昊天裹着浴巾走出来,晶莹的水珠顺着他肌肉的轮廓滴落下来,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可我对上刘昊天的眼睛,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刘昊天蹙眉,显得有些不悦:“穿好衣服赶紧走,我要睡了!”

  我看着刘昊天的脸,这才发现他脸上根本没有丝毫醉酒的痕迹,心脏不能遏制的疼痛起来,原来刚才他不是意识不清听不见,只是他,不想听而已。

  刘昊天转身往卧室去,似乎不想再理会我,突然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到:“以后也不用来了!”

  “什么意思?”刘昊天的话让我蓦然起身,瞪大了眼睛看他的背影。

  他转过来,将湿发往后捋,轻描淡写道:“我们结束了!”

  害怕,无穷的害怕瞬间将我包裹住,我慌忙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裤子还在脚踝处,鲜红的月经流了我一腿,刘昊天却只是淡淡的看着我,就好像尊贵的帝王看着马戏一般,我手足无措的赶忙拉上自己的裤子,双手却不能抑制的在颤抖。

  我走到刘昊天面前,死死的握住拳头,尽量让自己平静,可我想挽留,疯狂的想要挽留:“为什么,我根本没有爱上你,为什么要结束!”

  刘昊天勾了勾唇角:“我腻了!”

  刘昊天的话却犹如万箭穿心,我看着他,只能看着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刘昊天扫了我一眼:“凉秋,你这一副要哭的样子难不成是爱上我了!”

  “怎么可能!”我本能的否定,要是他知道我爱他,那就真的完了。

  刘昊天却蓦然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原来是要钱啊,不过也是,你毕竟让我上了这么多年,也是应该给你钱的!”刘昊天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这里是一百万!”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银行卡,心脏好似被刀子残忍的割成一块一块,血肉模糊。

  “嫌不够,那再加一百万!”刘昊天又拿了张银行卡给我,神情冷莫道:“凉秋,你这个姿色应该知足了,人不能太贪!”

  心,痛的无以复加,但我抬起头,硬生生的笑了:“刘先生,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有钱,不过,我不是出来卖的,我之所以跟你约,不过是因为你活好器大罢了,既然你腻了,那就这样吧!”我根本不敢再看一眼刘昊天,转身往门口走去,而墙角边那一大滩鲜红的血刺红了我的眼睛,疼,真疼。
作者:皮影戏戏捕 回复时间:2018-09-16 21:40:45
  可我打开门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眼泪不能抑制的疯狂流下来,可我不舍得就真的这样断了,不舍得:“刘先生,对于你的技术我是非常满意的,如果你还想约,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腻了!”刘昊天声音冰冷,没有丝毫眷恋。

  我的手指死死的抓着门柄,眼泪顺着脸颊疯狂的掉落在地上,我不想走,我还想再看看他,摸摸他的脸,哪怕听他说最刻薄的话也没有关系,可是,刘昊天不给我任何机会。

  “那好吧,刘先生,再见!”我用尽了全身力气道,然后赶紧关上门,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冲回去抱刘昊天,祈求他。

  可我知道,刘昊天一旦做了决定,没有任何迂回的可能,我的纠缠只能让他更加厌恶我。

  我,不想他厌恶我!

  我拉起行李箱往外走,没走几步竟下起了倾盆大雨,冰冷的雨水浇透我全身,我没有管,只是让它混合着我的眼泪放肆的流着,而腹部的疼痛感剧烈的让我根本无法行走,可是我突然觉得痛的很好,让我分不清,到底是哪里在痛。

  砰!

  我突然双脚一软,整个人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痛,真的好痛,痛的我在积水中撕心裂肺的哭。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一直到我哭累了,眼泪流不出来了,雨也停了,我才找了个宾馆休息,只是我躺着,睁着一双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也不看慌忙接起,我以为是刘昊天后悔了,但手机那头一阵沉默,我又看了眼来电号码,是个陌生的号码,我一僵,慌忙道:“小宇,是你吗?”

  但那头依旧是沉默。

  “小宇,是你对不对,姐姐知道是你的!”我用最温柔的声音道。

  “你个小畜生,一个不留神就跑这里来了,啪!”突然,一个尖锐的女声在那头骂道,还有打骂的声音。

  “邱淑贞,你不许动小宇,不许动他!”我大喊,但那头的打骂声却越来越重,我愤怒的大喊:“你再动他,我杀了你!”

  “你杀了我,好啊,你有本事就来啊,我今天还就是要好好的教训这个哑巴小畜生,你又能拿我怎么办!”邱淑贞得意道。然后就挂了电话,我打回去,却再也没有人接了。

  我心急如焚的赶紧回去,以邱淑贞的性格一定会虐待小宇的。

  我进凉家大门的那一刻,恨不能狠狠的抽自己一个巴掌。

  倾盆的暴雨,一道瘦小的身影就站在大雨之中,全身被浇透。

  “小宇!”我跑过去,紧紧的抱住他。

  我的亲弟弟,全世界唯一的亲人,年仅五岁。但此刻的小宇浑身冰冷,没有丝毫的温度,一张小脸被冻的毫无血色,苍白如纸,而削瘦的小身体上竟遍布着伤痕淤青。

  “对不起,对不起,小宇,姐姐来晚了,对不起!”我紧紧的抱着小宇,眼泪混着雨水从我脸上掉下来。

  小宇伸出手,帮我擦掉脸上的眼泪,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笑,却看得我心刀扎一般得疼。

  我知道,小宇是在安慰我,他这一身的伤哪会不疼,一定是疼极了的。愤怒在我的胸腔燃烧着,邱淑贞那个恶毒的女人,竟连一个五岁的孩子都虐待。

  我抱着小宇,愤怒的进去。

  金碧辉煌的客厅里,邱淑贞穿着真丝连衣裙,脚上是镶钻高跟鞋,正优雅的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看见我们进来,轻蔑的瞥了眼:“两只落水狗进来干什么,家里的瓷砖都要被你们弄脏了!”

  我将小宇安置在一边的沙发上,拿起旁边的花瓶朝邱淑贞砸去,邱淑贞尖叫起来,慌忙跳起来躲开,样子是那么的可笑。

  愤怒已经将我燃烧蒙了,我看见什么就拿什么往邱淑贞的身上砸,我要将她虐待小宇的双倍讨回来。

  这个女人,这个我恨入骨髓的女人,是她抢走了我妈妈的一切,最后还生生逼死我妈妈。

  我妈从楼上跳下去砸得稀巴烂的那一幕,我永远不会忘记,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我妈妈不会死,小宇不会变成哑巴,我的家庭不会支离破碎。

  但这个女人,现在竟然还要虐待小宇。

  恨意,将我完全包裹住,我拿起边上的椅子就往邱淑贞的身上要砸去。

  “救命啊,救命啊!”邱淑贞蜷缩在角落,双手抱在头上,满脸的惊恐,看见邱淑贞这个样子,扭曲的快感油然而生。

  砰!

  我手中的椅子还没砸下去,只觉得头上一阵剧痛,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我的眼前蓦然一黑,手中的椅子早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上一下接着一下的剧痛。

  我的意识空白了一瞬,当我忍着剧痛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男人正拿着我刚刚的椅子,愤怒的一下接着一下往我身上砸,那双眼的愤怒,恨不能将我生生杀死。

  我看着笑了,这个愤怒砸打着我的男人,正是我的生父——凉海冰。

  “海冰,我好害怕啊,幸亏你来的早,否则,否则你就见不到我了!”邱淑贞眼泪汪汪的委屈哭诉,身体还颤抖着:“早上我正要喂小宇吃饭,结果凉秋回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就,就——”

  “老婆,你放心,我绝不会让这个不孝女伤害你半分!”凉海冰温柔的安慰邱淑贞,这一幕看得我当真想要呕吐,邱淑贞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看向我得眼角露出得意,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来邱淑贞早就看见凉海冰来了,所以人家才故意不躲得。

  我笑了,这不是邱淑贞得老伎俩了嘛,可这么多年,凉海冰就吃这一套,信服得逼死了自己得老婆,现在还要打死亲生女儿。

  “你个逆女还有脸笑,看我不打死你!”凉海冰举起椅子又要往我身上砸,小宇疯狂得跑过来阻止。

  “不要!”我阻止小宇过来,但我的话刚落,凉海冰竟一脚踢开了小宇,年幼削瘦得小宇一下子就被踢到地上,头狠狠得撞到了墙面。

  “小宇!”我担心得要跑过去看,但凉海冰抓住我得头发,直接用脚踹我。

  “凉海冰,你这个畜生!”我红了眼,愤怒得起身跟凉海冰扭打在一起,但我的力气哪里比得过凉海冰,一下子就被他按在地上,一拳一拳的打着。

  我就像一块海绵,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一拳一拳受着,我的心是那么的荒凉,这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啊!

  “凉海冰,你最好今天杀了我,否则,我一定杀了你们!”我撕心裂肺的喊。

  “你个小畜生,老子今天就打死你!”凉海冰骂道。

  我却笑了,死,对我倒是一种解脱,我早已经在这个泥潭里挣扎太久了,久到我好累,好累!

  但,预期的疼痛没有落在我的身上,我睁开眼睛,却整个人愣住了。

  刘昊天!
作者:皮影戏戏捕 回复时间:2018-09-16 21:41:03
  只见他竟握住了凉海冰朝我挥下来的拳头。

  “昊天,你,你来了!”凉海冰慌忙放下手,脸上惶恐。

  刘昊天拿了纸巾擦了擦刚才握过凉海冰的手,神情倨傲,冷漠,一双漆黑的眼眸冷冷的扫了一眼我,我本能的梳理自己被打的散乱的头发。

  “昊天,你来了!”一道甜美的声音僵硬了我的动作,只见凉莹莹从楼上下来,走过我的身边,亲昵的挽上刘昊天的手腕。

  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恍若遭了雷劈。

  “爸,你这是做什么,就算姐姐再做错什么事情,你也不能这样惩罚姐姐啊,有话好好说,何况,我跟昊天订婚宴就在下个月,我跟昊天都不想生出什么事端来!”凉莹莹道。

  “好好,莹莹说的都对,是爸爸的错!”凉海冰立刻承认错误,并保证绝不会再犯。

  “姐姐,这是我的男朋友,刘昊天!这是我的姐姐,凉秋!”凉莹莹微笑着介绍。

  我看着刘昊天,他今天穿着一身墨色的西装,将他修长完美的身材修饰的完美无缺,凉莹莹则穿了一条苏白色的长裙,披散着一头大卷发,两个人站在一起,俊男美女,绝配!

  我蓦然笑了,我放下了想要整理散乱头发的手,从地上站起来,疼,被凉海冰砸打的地方撕裂的疼痛着,而我的心,更疼。

  我的生父恨不能活活打死我。

  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和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居然是情侣,而且下个月要订婚了。

  “哈哈哈哈!”我想着想着,笑出了声。

  刘昊天漆黑的眸子凝了起来,我知道,那是他不悦的前兆,四年了,整整四年了,我对他的一举一动,都熟悉的心痛。

  我转过身,不再看他们,我怕,再看一眼刘昊天,我会落泪。

  我走到小宇的面前,查看小宇的伤势,幸好没磕破头,我抱起小宇要往外走。

  “凉秋,你要把小宇带去哪里?”邱淑贞赶忙拦在我面前,神色着急。

  我自然知道她在做戏,我连眼皮都不想抬,想绕过她离开,凉海冰却一把将小宇从我怀里粗鲁的抢了过去:“你个逆子还想带走小宇,立刻给我滚出去!”

  愤怒,悲凉,在我心中弥漫着,但我深呼吸,强迫自己平静:“凉海冰,我把小宇带走,让你们一家三口好好生活,不是更好吗?”

  “凉秋,你这说的什么话,小宇当然也是我们的家人,你也是,我们都是一家人啊!”邱淑贞假惺惺道。

  “滚,给我立刻滚出去!跟这个小畜生有什么好说的!”凉海冰突然一脚踹在我的腿上,我差点踉跄的摔倒在地上。

  “小姐,你先走吧,小少爷我会照顾的!”大概听到响动过来的张嫂将小宇搂在怀里,劝我道。

  我看见张嫂的瞬间差点流泪,张嫂是照顾我长大的,在这偌大的凉家,也就只有张嫂是真心待我的。

  但我倔强的拉着门边,不肯走,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我不能再让小宇受伤了。

  小宇却走到我的面前,对我摇摇头,然后用他的小手将我往外推。

  双眼,酸的生疼生疼,泪,几近夺眶而出,我的弟弟,年仅五岁的弟弟,他明明还这么小,却如此的懂事,他是知道我留下来会受伤,才想我走。

  可我,却如此的没有用,竟连护他周全都不能。

  “小姐,我一定会照顾好小少爷的!”张嫂道。

  我蹲下身,紧紧的拥抱住小宇,然后将他交给张嫂,转身离开。现在的我啊,当真是太没用了,当真是——恨不能一个巴掌将自己抽死。

  “姐姐,姐姐!”凉莹莹追出来,拦住我。

  我收起所有的情绪,冰冷的看着她,凉莹莹紧紧的挽住刘昊天的手臂,温柔道:“姐姐,下个月我跟昊天订婚,你一定要来,我跟昊天给你留位子!”

  我看着凉莹莹,忽然冲她笑了:“凉莹莹,你确定要我去,或许我去了,你会后悔一辈子,刘先生,你说是不是?”我对刘昊天宛然一笑,然后不顾凉莹莹错愕的表情,转身离开。

  只是转身的瞬间,泪,却潸然落下。

  我爱了整整四年的男人,整整四年,恨不能剖开心肺爱的人啊,现在竟然跟别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还是凉莹莹,在一起,并且要订婚了,怪不得,怪不得不要我了!

  我想笑,我特别想笑,但眼泪却模糊了我的视线,让我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但当我抬头的时候,我却发现,我竟又来到了跟刘昊天初识的酒吧。

  我笑了,然后走了进去,我要了一箱红酒,坐在跟刘昊天认识的老位子,没命的喝。

  我的心,真的太疼太疼,好像有一把钝刀一点一点的在撕裂我,我怕我不把自己灌醉,我就会活活疼死的。

  “美女,心情不好啊!”一个流里流气的黄发男生拿着酒瓶在我对面坐下:“一个人喝多没意思啊,我陪你喝啊!”

  “好啊!”我看着黄发笑,眼眶里却全是眼泪。其实,我的酒量很差的,一杯啤酒就醉的人,但我今天已经喝了一瓶红酒,却没什么醉意。

  “心情不好啊,就要大口大口的喝酒!来,你一瓶,我一瓶,喝!”黄发热情的重新给我开了瓶新的,递给我,我接过,就往嘴里灌。

  黄发看着我喝,一双眼睛眯了起来,从对面顺势坐到了我旁边,手搭上我的肩膀:“是不是被人伤了,不要伤心,哥哥来安慰你啊!”

  肩膀被触碰的感觉让我恶心,我想要伸手将黄发的手推开,但连喝了两瓶红酒,头开始眩晕,身体又难受又无力,黄发见状,将整个身体都靠过来了。

  “你——”走开!

  “凉秋,你还真是一刻也不能缺男人啊!”我话还没说出口,一道冰冷得声音响起,我一抬头,就见刘昊天神色冰冷得站在我对面。

  我一愣,随即扯开嘴角笑了,身体整个依靠在黄发身上:“是啊,我就是不能缺男人,但,这跟你有关吗?”心,在滴着血,但我脸上得笑异常妖艳。
作者:钜记手信舅 回复时间:2018-10-13 22:15:05
  微信扫码继续看

  
易读助手
Copyright 20010-2011 www.zx884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8848在线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